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66|回复: 1

悲情男人移情养子,以父爱的名义终结逃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9 09: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





  12年前,他因为全身心放在儿子身上,而忽略了对妻子的爱,妻子与初恋情人旧情复燃。离婚时,他最爱的儿子又判给了妻子,他一怒之下,将情敌捅伤,踏上了漫漫逃亡路……

  从辽阳逃到山东永安,一个长相颇像他儿子的男孩给了他一块西瓜,从此,他与一对善良母子结缘。他从帮母子俩卖西瓜干起,一直到他们有车有房有饭店。因为他对儿子深深的牵挂和愧疚,他把全部的爱都给了这个“养子”,一直把他送进重点大学。如释重负的他终于选择了回乡自首,这是对亲生儿子的深情呼唤和忏悔。让他欣慰的是,养子坦然接受了这个沉重的秘密,与母亲相约等他回家……



为儿子怒捅情敌,惊恐逃亡中邂逅善良母子

  辽宁省辽阳县看守所里,当管教将在逃12年后回来自首的嫌疑人潘宏伟带进接待室时,在此等候的两个小伙子,几乎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爸爸”,然后,三个人抱成一团,泪雨滂沱。两个小伙子年龄、个头长相,都有几分相似,然而,并无血缘关系,一个是他的亲生儿子,一个是他逃亡路上遇到的养子,而且养子刚刚考上全国重点大学……

  今年46岁的潘宏伟,从部队复员后回到老家辽阳县一家印刷厂任副厂长。同年,他与王波结为夫妻。第二年,他们有了可爱的儿子晓峰。潘宏伟对儿子晓峰特别宠爱,从晓峰学会爬开始,他就让儿子骑在脖子上。晓峰大一点了,他又陪儿子下跳棋,领着他去郊外放风筝……他对儿子太过关注,竟忽略了妻子的感受。

  被冷落的王波,得知在县里工作的初恋情人霍大刚离异了,便与他旧情复燃。潘宏伟得知后,十分痛苦,之后和王波离婚了,儿子还是判给了王波。离婚后,潘宏伟和退休在家的父母一起过;而王波,很快和霍大刚结了婚。伤心的潘宏伟把儿子当成了他活下去的唯一寄托,有时间就到王波家看望儿子。

  起初,王波还允许潘宏伟来看儿子,可时间一长,王波就对他看儿子太频而产生了不满。一日晚饭后,他又去看儿子,王波没好气地说:“老霍没在家,你少来,以免别人以为我跟你扯不清似的。”潘宏伟轻蔑地笑道:“我来看儿子,又不是来看你!”说着,两人就吵起来了,潘宏伟骂了两句粗话。

  心有委屈的王波哭着给丈夫打电话,正在外面喝酒的霍大刚撂下筷子就怒冲冲直奔潘宏伟家。看着夺走妻子的霍大刚,不仅不道歉,还敢与自己为敌,潘宏伟怒从心起,操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就朝他捅去……事后潘宏伟惊恐地逃离现场,他不知霍大刚是死是活,又怕被警察抓住,他一咬牙——逃!他很茫然,亲戚朋友那里不敢去,想投奔山东永安市的一个战友。一路上,潘宏伟不敢坐火车和巴士,只能靠步行,偶尔搭一下货车。到了永安,却没打听到战友的消息。此时,衣兜里只有几块钱了,他想找点事干,可又不敢使用身份证,人家都不敢用他。

  5月的一天中午,已经身无分文的潘宏伟,坐在农贸市场的门口发呆,他后悔自己的鲁莽,又想念儿子,思考是不是该回去自首。就在这时,一个小男孩捧着一块西瓜走了过来,怯怯地递到潘宏伟面前,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小男孩与自己的儿子不仅年纪相仿,连长相都有几分相似,眼泪瞬时即从脸上流下。男孩吓得连忙转身跑到不远处的西瓜摊,躲到一个女人背后。女人随即走向潘宏伟,她以为是潘宏伟欺负了儿子,走近才发现潘宏伟满脸泪水。她愣了一下,开口问道:“大兄弟,你怎么啦?”

  潘宏伟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人,摇摇头,没作声。女人又看了看他,然后问道:“我正想找一个人帮我卖西瓜,一天30元工钱,供吃供住。如果你没地方去,就帮我几天忙。”潘宏伟连忙点头答应了。

  原来,这个女人名叫王翠兰,34岁,两年前和丈夫离婚,她独自带着7岁的儿子小军在永安市郊租了两间平房,以卖水果度日。她问潘宏伟为啥只身来永安,潘宏伟撒谎说:“我父母早亡,去年与妻子离婚后,她带着儿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就剩下我光棍一人了。我想离开老家那个伤心地,却在路上把钱包和身份证都丢了……”

  王翠兰把潘宏伟带回家,安排在另一间屋住下。晚上睡觉前,潘宏伟还抱了抱小军,感觉是在抱儿子。因为这番奇遇,潘宏伟暂时打消了回家自首的念头。整整一个夏天,他白天在街头卖西瓜,晚上回到住处,自觉包下了家里的脏活累活。王翠兰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渐渐被他打动。后来,她看到他的鞋子破了,就主动给他买新鞋;衣服脏了,就主动帮他洗;晚上睡觉前,她还让儿子端一盆热洗脚水给他送去。每次小军给潘宏伟送热水时,他都会拍拍小军的头,而小军也会笑着露出两只小虎牙,那两只小虎牙,像极了儿子晓峰,这让他非常心痛,可他却不敢往老家打一个电话,唯恐暴露行踪……


悲情父爱移情养子,血拼百万家业送他上大学

  潘宏伟的突然出现,让小军非常开心。一天,潘宏伟特意买了一副跳棋回来,教小军下棋,这是他出逃以前,最喜欢跟儿子一起做的事。那时,他总是输多胜少,而现在,他又开始输给小军了。看见儿子快乐的样子,王翠兰内心很感动。

  在街头卖西瓜,不时就有辖区民警来问这问那,潘宏伟每次都十分惊恐,悄悄避开。慢慢地,王翠兰有所察觉。一天晚饭后,王翠兰终于问:“大哥,你好像害怕警察,为啥?”潘宏伟早有准备,笑笑说:“小时候因打架被警察抓了一回,之后,就养成了一个毛病,见警察就想躲……”王翠兰笑笑,居然也信了。

  这天晚上后半夜,小军突然大叫,说肚子疼得厉害。王翠兰哭着叫开潘宏伟的门。由于已是凌晨,郊区又偏僻,没有出租车,近5公里的路,潘宏伟背着小军一气跑到了县人民医院。结果,小军是急性阑尾炎,医生说,再晚来一会,阑尾就穿孔了。

  从医院回来后,王翠兰和潘宏伟很自然地搬到了一起住。小军也改口,管潘宏伟叫“爸爸”……4月的一天,小军看着班里同学大多跟爸爸在郊外放风筝,很是羡慕。一天晚饭,他趁给潘宏伟盛饭之机,把嘴贴在潘宏伟耳边说:“爸爸,可以领我去放风筝吗?”潘宏伟笑着点点头。

  这一天,是小军长那么大最开心的一天。小军紧紧拉着潘宏伟的手,心里像喝了蜜。而潘宏伟却想起了晓峰……就在这天晚上,王翠兰诚恳地跟潘宏伟说:“你哪天回老家一趟,把身份证和离婚证拿来,咱把婚事办了吧。”潘宏伟犹豫了一下,说:“翠兰,手续的事随时都可以办,眼下最重要的是多挣点钱,至少要先买套房子,等有了房子我才好意思让你嫁给我呢!”这话王翠兰听了很舒服,她暂时放下了结婚的念头。

  潘宏伟开始琢磨着如何挣钱。7月,天热起来了,潘宏伟想起家乡辽阳的一道风景——烧烤,对!就干这个,他和王翠兰一商量就开张了。没想到,烧烤生意非常火爆,两个月下来净赚3万多元!

  年初,他们花7万6千多元在郊区买了一栋3间的砖瓦房。这天晚上,王翠兰再次提起了结婚的事。潘宏伟说:“眼下我也走不开,我寻思着再弄个门面,结婚的事过些时再说吧。”第二年秋天,潘宏伟和王翠兰用积攒下来的8万元,在县农贸市场东侧承包下一个小饭馆。王翠兰想雇厨师,潘宏伟不同意,厨师月薪至少3500元,如果自己干,这笔钱就是自己的。潘宏伟决定去偷学厨艺。他悄悄到别人家的饭店,或要一个菜品尝,或找个理由进厨房看一会厨师怎样下料。一次,他正在观察一位厨师操作,被人家逮着,一顿暴打,鼻子被打出血,脸和眼睛都肿得馒头似的,胳膊还缝了3针。王翠兰要报警,却被他拦住了。

  这一次王翠兰对他产生了怀疑。晚上,王翠兰悄悄问:“大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被打成这样了,还不让报警?”这话触及到了他内心的痛,可他却故作轻松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要做生意,不要得罪人,如果别人总来找麻烦,还怎么做生意?”

  中秋,小饭馆正式营业了,自开张以后,生意一直很好。之后潘宏伟和王翠兰将小饭馆转了出去,又添了20多万,以王翠兰的名义,在县中心地带,开了一家中型饭店。这一回,他们雇请了两个专业厨师和一帮服务员,潘宏伟也实实在在做起了老板。

  就在这时,又出事了。9月的一天,王翠兰接到老师电话,说小军因恋上上网而逃学,潘宏伟说,我来管。于是他尾随小军到网吧。小军刚坐下,潘宏伟就把他拽到门外,当着小军的面狠狠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小军呆呆地望着他。潘宏伟又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小军吓得忙把他抱住,呜呜哭起来:“爸爸,我错了……”潘宏伟一边流泪一边说:“爸爸只想着饭店,对你关心不够,是爸爸错了。爸爸该打……”这一刻,潘宏伟的巴掌打在自己脸上,也是在向晓峰赎罪,没有他关心的晓峰,会不会走错路呢?

  此后,他总是抽时间陪小军玩一玩。小军的成绩很快稳步提高。到了中考,小军以全市第5名的成绩升入省级示范中学。这一年,潘宏伟再次以王翠兰的名义,为家里添了一辆轿车。

  到了高三这一年,每晚,潘宏伟还要给小军加一顿夜餐。高一到高三,一千多个日夜,这是他最辛苦又最幸福的时光,同时,也是他最煎熬的时光。此时此刻,晓峰该高考了吧,学习成绩怎么样,有没有人接送他上学?在这种幸福与痛苦的交织中,他坚定了一个念头:待小军金榜题名,他就回乡自首!


以父亲的名义终结逃亡,父爱赢得两个儿子

  6月24日,小军以584分的高分,进入了一本录取线。潘宏伟如释重负。几天后,潘宏伟第一次偷偷拨通了妹妹家电话。电话通了,潘宏伟一叫出妹妹的名字,两个人便哭了起来……妹妹告诉他,父亲想念他积郁成疾,刚刚去世,母亲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自从他逃走后,晓峰的妈妈就随调动了工作的霍大刚带着儿子离开了县城,晓峰今年在哪参加高考,考了多少分,她也不知道;妹妹还告诉他,当年被他捅伤的霍大刚经鉴定,虽为重伤,但如果自首,判刑并不会很重……潘宏伟边听边流泪,让他痛心的是不知道儿子的下落。

  当天下午,潘宏伟暗中做好了回乡的准备。饭庄经过几年的经营已成规模,王翠兰已能独立应付;小军也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只等通知书到达手中。是该向王翠兰坦白的时候,他必须回去找儿子。晚饭后,他郑重地跟王翠兰说出了隐藏了12年的秘密……

  王翠兰望着潘宏伟,当年遇见他的时候,他还是满头黑发,为了她和小军,12年泣血辛劳,如今已头发花白……她流着泪说:“我就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但不管怎么样,是你改变了我和儿子的生活,你放弃现在的一切回去自首,更说明你是好人。记住,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我会一直等着你……”

  潘宏伟与王翠兰泪别后,踏上了归家的路。和当初来时一样,他不敢坐火车、汽车,怕被沿途的警察识别抓获,那样,就不算自首了;他也不能在山东自首,辽阳县公安局副局长兼首山镇派出所所长邢臻岳,几次给他打电话,话语充满关切和温暖,并亲口答应他,可以在关进看守所以前,让他以自由之身拜见老母,还可以帮他找到儿子,让他们父子先见上一面。这是多么温暖的感召!

  潘宏伟步行了5昼夜,于24日傍晚到达沈阳。路上,不时有警察检查身份证,他担心意外被抓,就给辽宁电视台《新北方》栏目打电话,说明意图,新北方记者亲自将他送到了辽阳县首山派出所。

  当晚,潘宏伟在派出所刘克龙副所长的陪同下,回到家见到了85岁的母亲。老人已满头白发,目光迷离,似乎认不出他了。潘宏伟扑通跪下,一边磕头,一边嚎啕大哭……而此刻的山东永安,却是另一番情景。潘宏伟离开的当晚,小军就问爸爸去哪了。王翠兰经不住他的一再追问,告诉了儿子实情。小军当即就哭了,说什么也要去追爸爸,王翠兰怎么也拦不住……

  7月26日,首山派出所民警帮忙找到了晓峰,他今年也参加了高考,但遗憾的是,他落榜了。他对潘宏伟既想念又痛恨,不肯来见他,在公安人员反复说服下,才勉强同意来到派出所。7月28日,小军和晓峰先后来到了首山派出所。见面前,民警陈中秋将两“兄弟”叫到一起进行了“沟通”。小军说,爸爸之所以迟迟没有回来自首,只是在等他上大学。这次爸爸放弃一切回来自首,就是为了找到晓峰,早一点补偿他,希望晓峰不要记恨爸爸……小军的话勾起了晓峰童年的点点记忆,当初他和爸爸都是彼此心中最重要的部分。父亲的不辞而别也让他失去了童年的快乐,其实在他心里,爱是大于恨的……

  “兄弟”俩见到潘宏伟后,小军拉着他的手说:“爸爸,在我心里,您是世界上最称职的丈夫和父亲,我会帮您照顾好晓峰弟弟,您就放心地接受改造,争取早日出来。”说着,他递给潘宏伟一张王翠兰写的字条:“潘大哥,好好改造,早点回来,我们会一直等你……”晓峰拉住潘宏伟的手说:“这些年,我想您,也恨您,听小军说了一切,我才知道,您还是我的好爸爸……”

  潘宏伟紧紧抱住晓峰和小军,哽咽难语。这个在逃了12年的男人,用深藏的父爱,用12年的努力,赢得了两个儿子的原谅和理解,不管法律如何判决,他都愿意接受,因为,还有一个家在等着他……

  (由于涉及隐私,文中人名为化名)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1 13: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男人!就是太冲动!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0-18 23:36 , Processed in 0.0436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