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4|回复: 1

窥视女博士“污点”隐私,卑微的哥成魔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6 21: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海外




      黑的司机吴添有幸结识了女博士原晶,他还成了她的专用司机和护花使者。吴添仰慕原晶,但对他来说,原晶是高不可攀、完美无瑕的一朵白莲。他感到此生能做她的朋友足以!

  这原本是世上弥足珍贵的一份友谊,一种情感。然而,2016年初,吴添却残忍地将原晶奸杀了。是什么原因打破了那一份美好和坚守?

  黑的哥结识女博士,护花使者“高山仰止”

  结识原晶,对吴添来说,是人生的转折。

  吴添是天津人,出生于1982年。在高二那年就辍学到北京打工。2009年,学了一手精湛电脑维修技术的他,回天津开了家电脑维修店。没过几年,他就买了捷达车。然而,2012年,由于被骗,生意被迫关了门。此后,他干脆做起了黑的生意。

  2014年7月的一天中午,吴添在天津塘沽区搭载了一位去长途汽车站的女人。透过后视镜,他发现女乘客格外时髦秀气。进了车,她打起电话:“宝宝,妈妈不在家要听爸爸的话,睡觉前要记得喝牛奶哦……”几分钟后,女乘客又在电话撒起娇:“老公,天气太热了,你和儿子少出门……”女乘客举手投足透出知性温婉,让吴添对她莫名有了好感。之后,两人攀谈起来。

  当得知女乘客是北京人,每月至少在天津呆半月之久时,吴添说:“你要用车,随时电话我。”女乘客接过吴添递来的名片,翩然下车。望着她的背影,吴添竟怅然若失。

  2014年10月的一天晚上近十点,已回家的吴添突然接到电话:“还记得我吗?我坐过一次你的车。我现在梅江,能接我回市区吗?”梅江离市中心要一小时左右,空车跑一趟去接乘客,费力不讨好,吴添根本不愿干。正想回绝,他灵光一闪:“你是不是北京那客人?”对方充满欣喜:“是我。”吴添忙答应了。

  当晚12点,吴添把女乘客等一行4人接回了市区。回来的路上,女乘客主动和他攀谈起来。她说自己叫原晶,当晚她宴请几位客人在梅江吃海鲜,开车去的客人因有急事,开车先走了。等一群人吃完,已是夜里十点多了。梅江本就偏僻,时间又晚,叫不到的士。情急之下,她翻出吴添的名片,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赶来了。

  将原晶一行分头送达目的地后,已是凌晨一点。原晶塞给了吴添400元:“让你受累了。”吴添只收了100元,“以后你多照顾我生意就行了。”原晶笑着点点头。果真,此后只要原晶一到天津,就会让吴添接自己。在天津办事情,也只用他的车。

  一来二去,两人还成了朋友。很快,吴添便了解到,她出生于1983年,浙江杭州人,北京一大学医学博士毕业。读博期间,她与同校法律系博士袁轩逸相爱了。2013年,袁轩逸进了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原晶则进入北京一外企做了名工程师。2014年国庆节结婚,一年后儿子出生。2014年初,公司在天津和其它厂家联合建厂,原晶负责技术,时间长达一年,公司便为她在天津租下套公寓。

  得知了原晶的身份,吴添五味杂陈。原来,原晶的高度,就连做朋友,也是自己在高攀。他暗暗发誓,别的自己做不到,但她在天津,一定给予她最好的呵护和帮助。因而原晶在天津,吴添不但充当司机,也充当了导游。他常开车带着她去景区玩。原晶如数付钱给他,吴添拒绝:“能有你这样的大博士陪,我的荣幸啊!”原晶总是把钱塞给他:“这是两码事。”吴添心里更多了几分钦佩。

  据原晶对吴添说,和原晶公司合作的厂里有供她用的车。但由于她负责监督联合建厂的技术问题,在和供货商斡旋时,带着合作单位的司机不方便。和吴添说明这一切时,原晶由衷地说:“幸亏遇到你这样可靠的人,帮了我大忙。”吴添谦虚了几句,在陪伴原晶奔波的过程中,他看到了她精明强干的一面,心里对原晶敬慕又多了一分。

 2015年3月的一天夜里11点,吴添突然接到原晶电话,说儿子吃果冻呛在气管,正在医院抢救,问他能否马上送她回北京。吴添立即开车赶过去,经过三小时疾驰,安全将原晶送到了北京一医院。

  儿子脱离了危险后,原晶向丈夫袁轩逸介绍了吴添。身高1.80米的袁轩逸沉稳踏实,他连声道谢,塞给吴添1000元车费。

  半个月后,吴添在天津汽车站又把原晶接回了天津的家。临下车前,他关切地说:“注意身体。”原晶笑着说:“谢谢。我是个妈妈,自己做好,才能给儿子做榜样。我会劳逸结合的。”吴添暗暗对自己说,你一定也要好好努力,否则连这女人的朋友都不配做。

  那段日子,他制订新目标,准备重新把电脑维修店开起来。为此,他把收工时间从晚上9点延长到11点。

  勤快了,收入自然多了。但吴添很快发现:2015年下半年,原晶每月呆在天津的时间长了,但用车的次数却少了。

  2015年底的一天晚上8点,他把原晶送到酒店。快11点时,他经过酒店,停下来打电话给原晶,问她需不需要自己送。却被告知回家了。

  正当他要离开,远远的,却见原晶从酒店出来,紧跟她身后的是个矮个男人。吴添以为看错了,又把车开近了些,确定是原晶。她和那男人上了辆奔驰车,绝尘而去。短暂疑惑后,吴添释然了:原晶肯定是和客户洽谈完后,怕他担心,所以说回家了。

  2016年初的一天上午,吴添又接到原晶电话,说静海县供货商出了点问题,让吴添火速到小区来送自己过去。像往常一样,吴添第一时间赶到,载着原晶往静海县赶。路上,原晶非常焦急,不停电话交涉。两小时后,车子赶到目的地,原晶匆匆对吴添说:“我估计得忙几小时,你四周转转,等我处理完电话你。”

  吴添将车开到了一处小树林旁,听起了音乐。无意中,他发现原晶的笔记本电脑落在后座。他忙打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怕误事,吴添折回了原晶下车的地方,想把电脑送过去。可那幢楼有十几层,单位几十家,根本无从查找。不得已,吴添把车停在了大楼附近,万一原晶想起,他可以第一时间送到。

  吴添玩了会手机后,又想玩电脑游戏,潜意识里,他又想窥探她电脑有什么。这想法一起,就怎么也抑制不住。

  几番犹豫后,吴添开了电脑。尽管原晶电脑设有密码,但这对于他这个电脑维修高手来说,不是难事,他很快打开了电脑。桌面上都是些商务文件、合同,他又在其它盘里查看起来。

  没想到,他竟发现一个文件夹里,赫然有原晶的裸照。吴添又慌又乱,想关掉电脑,但又忍不住,一张张翻看了下去。

  电脑上居然出现了原晶和一陌生男人的大量裸照!吴添见过原晶的老公,照片上的男人显然不是!吴添强摁着内心的惊慌和震惊,继续往下看。结果更让他目瞪口呆,在另外一文件夹里,又出现了原晶和另一个年轻陌生男人的裸照和性爱视频……

  瞬间,他面红耳赤,心底五味杂陈:他一直当女神的女人,一直当贤淑良德的女人,他从不敢有非分之想、生怕有亵渎的女人,却做出如此不堪之事!

  吴添一直呆坐在车里,任凭各种思绪在心底升腾着、发酵着、纠结着。晚上9点左右,原晶疲惫上车到后排,大概太累了,对吴添说了声抱歉后,就闭目休息起来。

吴添从后视镜看着原晶。在微黄的路灯下,原晶的剪影温柔生动,他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躁动,嬉笑着说:“亲爱的,打你手机一直不接呢!”原晶明显愣了下:“大哥,你是在喊我吗?请你别这样。”

  吴添心想,又装清高:“我们都这么熟了,开个玩笑总可以吧!”“你开什么玩笑!你了解我吗?”原晶说。吴添说:“那你告诉我,喜欢什么样男人?我是说床上。”

  大概觉得吴添太过分,原晶说:“大哥,我一向尊重你,也请你尊重我。我不是乱来的那种女人。如果你再这样,我就下车了。”说完,她不再理吴添了。

  吴添没再吭声。原晶的态度,在他看来,是傲慢和蔑视。此时的他,已在那些艳照和视频的冲击下,心理极度扭曲。原晶似乎睡着了,透过月光,她那起伏的胸似乎正发出无声的召唤。他一打方向盘,把车驶入了一条幽静的岔路上,悄悄地将车停在了路边。

  原晶醒了,“到了吗?”吴添没答话,径直拉开后车门,坐进去抱住了原晶。原晶使劲推搡:“你要干什么?”吴添疯狂地撕扯起她的衣服来。

  原晶拼命挣扎,使劲扇了吴添一耳光:“你疯了?”并将吴添往车外推。吴添粗暴地撕扯掉原晶的上衣,“我一直把你当女神,哪晓得你竟是个荡妇。既然你能和别人乱搞,为什么我就不能?”原晶哀求:“大哥,你别这样,我一直敬重你。”原晶的话,让吴添有些苏醒,他停止了撕扯,“我一直当你是我梦中的老婆,这辈子有一次就够了。”

  据案发后,吴添交代,如果原晶哀求他,哪怕敷衍他下,也许他就真放过她了。但也许是他这番“觊觎已久”的表白,让原晶又一个耳光过去:“畜生!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吴添被原晶打得火冒三丈,“我比你干净多了,你还在老子面前装圣女。你跟多少个男人上过床?”也许原晶根本没想到,吴添已洞悉了她的秘密,“我就是跟一百个男人上床也轮不到你!”这话令吴添更怒不可遏,他冲到后备厢,拿起一把扳手,向她的头狠狠地砸去。在原晶的哀求声中,他扔掉扳手,挥起拳头,疯狂地一拳一拳往原晶的头上打去。等她不再反抗了,又奸污了她……

  事后,吴添下车,抽了好一阵烟。等他返回车时,才发现原晶已停止了呼吸。他惊恐不已,忙把原晶的尸体拖到路边的小山沟,用乱石掩埋起来,仓皇地开车回了家……

  第二天,袁轩逸拨打妻子的电话,一直关机。袁轩逸又给妻子公司电话,得知公司的领导也在给原晶打电话一直不通,他惊慌了。

  下午两点,袁轩逸和公司负责人一起赶到了原晶在天津的家,可怎么按门铃也没动静。袁轩逸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房间空无一人。袁轩逸果断报警。

  警方介入后,随即调取了该小区的录像,录像显示原晶在前一天上午10点左右,一人外出,此后一直未归。随即,警方又调取了原晶的手机通讯记录。记录显示,在原晶离开小区前,曾拨打过一个电话,晚上8点45分,原晶又拨打了同一号码,至此手机再没通过话。

  和原晶最后一次通话的人有重大嫌疑!警方当即调取了资料,发现吴添。就在警方打算对吴添进行询问时,当天下午5点,警方接到报警电话,有农民在津南区小站镇津岐公路东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经检验,死者为钝器重伤头部,流血过多,加上口部人为捂压,窒息而死。最终确认死者正是原晶。

  专案组将准备外逃的吴添抓捕,吴添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交代完犯罪的经过,吴添后悔不已。

  案发后,据警方调查,原晶电脑中出现的两个男人,都是天津人,而他们和原晶都是在夜店认识的,并无任何业务往来。他们对于原晶,知之甚少,甚至不知道她是名博士,只是因为单纯的刺激而相互吸引,他们才和原晶发生了关系,并拍下艳照玩乐。对于原晶为何同时和两名男人保持关系,由于她已去世,而且从未向任何人提及,已永远无法探明真相。

  惨案发生后,不堪的真相很快将原晶丈夫击垮,他将孩子托付给年迈的双亲后,辞职去了深圳。2016年7月,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该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添死刑!

  案件尘埃落定。吴添对原晶从高山仰止的仰慕到肆意欺凌的践踏,人性的骤变不过短短一瞬,令人感慨。可能原晶至死也没明白,给她带来杀身之祸的,竟是和吴添毫无关系的、自己存在电脑里的艳照。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8 13: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丑陋的人性!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1-13 08:34 , Processed in 0.04199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