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52|回复: 1

五个上司共用“桃色公寓”,小职员求升职葬送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19: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海外





  贫困农村长大的90后大学生欧浩宇,一心想要改变命运,出人头地。为了感谢和讨好给他工作的领导,经常为对方偷情放哨。成为领导的“自己人”后,他为了进一步升职加薪,不惜将自己租住的公寓借给领导“厮混”。谁知,这个秘密渐渐被一干公司高层所知晓,借用公寓的领导越来越多,欧浩宇逐渐骑虎难下。可为了美好的升职许诺,他硬着头皮坚持下来。没想到,就在他当上行长助理没多久,暗恋的女孩出现在公寓并选择了自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感恩赏识,愿做哨兵


  今年26岁的欧浩宇是江西抚州人,父母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家里还有一姐一弟,家境贫寒。2008年,欧浩宇考上了北京工商大学金融学专业。北上求学那天,欧浩宇就盼着自己能出人头地,撑起这风雨飘摇的家。可四年后,成绩优秀的欧浩宇才发现自己竟找不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就在欧浩宇焦虑沮丧时,一位在一家商业银行信贷科任职的师兄,向他介绍了副行长程志超。程志超也是江西抚州人,对小老乡欧浩宇格外优待,甚至亲自面试。没几天,欧浩宇就接到通知,被信贷科录用了。

  欧浩宇高兴得手舞足蹈,他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人勤快又机灵,办完自己的事情后,他还会去帮程志超跑跑腿,处理点私人琐事,深得赞赏。虽然能力不错,但做信贷业务,最关键的就是要有人脉。可欧浩宇一个外地人,哪来的优质客户?

  幸好一切有程志超。只要有业务饭局,他都要带上欧浩宇,并将他介绍给在座的朋友:“这是我的助理,也是我小老乡,有业务上的需求,别忘了照顾我这小弟。”几次下来,饭局上认识的人,真的给欧浩宇带来不少业务。充满了感激之情的欧浩宇,只恨自己没有能力报答恩人的这份情。

  很快,机会来了。2012年11月的一天晚上,程志超突然打电话给欧浩宇,让他赶紧到一家火锅店来。原来,欧浩宇正与小三吃饭,突然遭遇老婆查岗,他让欧浩宇和小三扮演一下恋人应付检查。小三白了程志超一眼:“怕老婆还出什么轨?!”程志超很生气,压低嗓音吼道:“我净身出户了可给你买不了包!”

  没多久,程志超的老婆就来了。欧浩宇赶紧鞍前马后地服侍,顺利帮助领导闯关成功!

  第二天,程志超单独请欧浩宇吃饭。他大吐苦水:“你嫂子心眼比针尖还小,我活得跟犯人一样。这事儿可千万要帮我保密。兄弟,哥哥我的家庭和前途,可都掌握在你手里了。工作上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的。”


  桃色公寓,迷失虚荣

  在程志超的帮助下,欧浩宇的收入连跳两级。两年多时间内,他不仅还完了助学贷款,还帮家里建了新楼。当然,作为回馈,欧浩宇用自己的身份证替程志超开房,方便他和情人幽会。每次程志超与情人幽会,欧浩宇都等在酒店大厅,为程志超通风报信。那段日子,程志超常带不同女人进出高档酒店,欧浩宇的业绩则蒸蒸日上,还一跃成为销售组的小组长。

  2014年6月份,工作上志得意满的欧浩宇,又迎来了感情上的春暖花开。在单位新招聘的一群实习生中,他一眼就看中了21岁的四川姑娘伍涓涓。伍涓涓气质干净清新,格外顺眼。为了接近伍涓涓,欧浩宇很诚恳地教她拜访客户的经验,这让小姑娘对他解除了戒备。

  在交谈中欧浩宇得知,伍涓涓跟他一样,都是清贫农家出生的孩子。母亲在她大二时被检查出患了乳腺癌,一直在保守治疗。伍涓涓大学时就在外兼职,不仅没找家里要一分钱生活费,还常寄钱回去给妈妈治病。这让欧浩宇对伍涓涓更增添了几分敬意。

  经过三个月的考核后,在欧浩宇或明或暗的帮助下,伍涓涓顺利通过考核,留在单位。当晚,伍涓涓请欧浩宇和几个同事出去吃宵夜。喝了点酒的她吐露真言:“我现在一点谈恋爱的心思也没有,等弟弟读完大学再考虑终身大事。”欧浩宇在心里说:“涓涓,给我两年时间,我出人头地了一定让你过上幸福生活,不再这么奔波劳累。”

  2014年11月份,程志超的婚外情被小三故意捅破了,他这次闹了个“净身出户”。一穷二白的程志超搬到了公司宿舍与其他同事合住。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多久,花心的程志超就与一个艺校女生走到了一起。

  圣诞节那天,程志超带学生妹吃西餐买衣服,晚上打算带去酒店“尽性”。可国内的特色是一过节,酒店就爆满。程志超急得绕了好几圈,开着车沿着三里屯走走停停,可没有一间空房。学生妹嫌弃程志超不会办事,说今天没了心情,想回学校。

  程志超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打电话给欧浩宇。原来,欧浩宇在单位附近租了套单身公寓,设施齐备、环境优雅,还能俯瞰CBD的繁华景观。实在是一处浪漫至极的“炮房”!程志超提出希望借用一晚公寓,欧浩宇暂时去单位宿舍住。

  面对恩人的要求,欧浩宇一口答应下来。他整理了一下屋内环境,就拎着洗漱物品来到一楼大厅等欧浩宇。两人交换了钥匙后,程志超拍拍欧浩宇的肩膀:“哥们,患难之间见真情,我一定让你干得更好!”

  可让欧浩宇想不到的是,这一借就借得没完了。恢复单身的程志超简直不要太潇洒,隔三差五带年轻漂亮的女孩回来。每次欧浩宇都提前闪人,在图书馆、咖啡馆,商场打发时间,等候程志超的电话。

  2015年1月底的一个周末,欧浩宇在咖啡馆坐了整整一下午,天都黑了,还没接到程志超的消息。到晚上8点,欧浩宇实在坐不住了,想着程志超应该早就走了,便直接回了家。谁知一推门,发现人事部领导杨征帆正搂着一个女人坐在客厅聊天。欧浩宇连忙道歉,立即退了出来。事后,欧浩宇才知道,公寓除了程志超外,还有另外两个领导在使用。

  杨征帆掌管着人事奖惩,而目前正值伍涓涓的转正期,欧浩宇不敢说什么。只是,自从这层窗户纸捅破之后,程志超还将公寓介绍了另外两个兄弟银行的中层领导。程志超说:“这些领导有家有口的,去酒店也不安全,有个像家一样舒适安全的地方供他们放松,多好啊。我们也需要多亲近他们,朋友多了路好走。”

  欧浩宇的公寓,变成了几个领导随意带女人进去偷情的桃色公寓。他们幽会时,欧浩宇不得不在外游荡,甚至得去办公室睡一晚上行军床。



       改前非,寻回爱情


  2015年五一,欧浩宇西装革履地回到老家,父母笑得合不拢嘴。面对乡亲们的赞赏,欧浩宇内心却有些不堪:要不是自己当上了“皮条客”,能有这么丰厚的收入吗?这和出卖灵魂又有什么区别?

  节后回到公寓,欧浩宇开始仔细打扫卫生。他发现床头柜上有人落下一个精致高档的粉饼盒,盒子似乎被摔过,一角上有裂纹。他猜想又是哪位领导找程志超拿了钥匙来这里幽会。他把粉饼盒放在茶几上,等失主下次来“认领”。

  五个领导幽会情人在那个公寓,约着喝酒也是在那个公寓,约着打牌还是在那个公寓,玩完了,欧浩宇就回来打扫战场。这让他心里很难受,这个家虽然是租来的,可也是他的家啊!他很想告诉程志超,他们需要房子的话,自己去租吧。可面对恩人程志超,这些话他无法说出口。因为没多久,伍涓涓就顺利入职。他明白,这其中自然有程志超的功劳。

  2015年6月,欧浩宇拉来一大笔存款,请要好的同事们吃饭、唱K。在KTV包间里,他看到伍涓涓在补妆,用的那个精致的粉饼盒,跟他在公寓里发现的一模一样,甚至连裂纹的走向都如出一辙。

  干净清新的伍涓涓,居然也去过公寓!欧浩宇头皮一紧,胸口堵得慌:难道她能入职,是这个原因?他百爪挠心却不敢开口问一句话,睡梦中尽是伍涓涓与人苟且的肮脏画面。早晨醒来的欧浩宇快疯了:没想到伍涓涓表面干净清新,内里竟如此肮脏!可他马上又捶打自己的脑袋:“我有什么资格骂她?我为了钱和前途,甘心当皮条客,岂不更肮脏?”

  就在欧浩宇摇摆不定时,一周后,公司的任命书下来了,他被选为新一届的行长助理,年收入达到了四十多万!可此时,欧浩宇的心中却悲喜交加,喜是自己总算熬出了头,悲是感觉自己人格卑劣,靠给领导拉皮条来上位。但如今有了钱就好办事,欧浩宇将公寓让给了程志超等人,并安排了阿姨每天来做一次清洁。他则在楼上另外又租了一间休息。

  9月的一天,程志超突然慌慌张张地打电话给欧浩宇说:“我栽在一个小妮子手上了,那女人寻死觅活,你快回公寓帮帮我。”欧浩宇立即冲下楼,发现程志超早已不在公寓,但主卧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欧浩宇进去一看,竟然是伍涓涓!她穿着睡衣,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床头柜上散落着安眠药。欧浩宇来不及多想,立即将她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抢救。因为抢救及时,伍涓涓脱离了生命危险。

  欧浩宇打电话给程志超,他强压着怒火:“程总,您和伍涓涓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自杀?”程志超叹了口气:“我可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如果不是她为了正式转正找到我,我才不会睡她呢!没想到,这一睡真出了问题,小妮子贪心得很,竟然想让我跟她结婚。大家都是成年人,玩玩就好。我不可能才从一个火坑里爬出来,就要跳到另一个火坑去。”欧浩宇头昏脑涨,说不出一句话来,浑浑噩噩地答应程志超照顾好伍涓涓。

  欧浩宇在病床旁陪了伍涓涓一周,两人说话却不超过十句。大家都各有各的心痛,各有各的难言之隐。

  伍涓涓出院后,没有和任何人交代一句,便辞职离岗了。看着她空荡荡的座位,欧浩宇百感交集。他一直很想问问伍涓涓,为什么会做那么傻的事。但伍涓涓换了手机号,连微信和QQ都注销了。欧浩宇尝试着联系伍涓涓的同学和朋友,渐渐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拼凑起了伍涓涓来银行实习后的情况。

  原来,伍涓涓的母亲在她进银行实习没多久后就癌症复发加剧,伍涓涓和父亲到处借钱凑治疗费。2014年底,她的弟弟又在参加公益活动时出了车祸,腿部骨折做了手术。几件大事挤到一起,钱成了最大的问题。她除了在银行上班,还在外面接了两个家教,人渐渐撑不住了,结果账目出了问题。当时正处在伍涓涓考评入职的关键时期,是当时一个领导偷偷帮她帮这件事给按了下来。那个领导知道她的情况后,还帮了她很多忙。欧浩宇明白,那个领导一定是程志超。

  以欧浩宇对程志超的了解,他明白了真相:程志超发现伍涓涓在金钱和工作上的困难后,用权力之便对她进行了诱惑,霸占了她的身体,玩弄了她的感情后,又想把她当做垃圾丢掉。坚强自立的伍涓涓,受此欺骗,才会选择自杀的方式摆脱痛苦!

  那一刹那,欧浩宇仿佛能感到伍涓涓心里无底的痛楚和冰冷。如果手边有一把刀,他恨不得立刻捅进程志超的肚皮里!但他很快清醒过来:自己还是爱着伍涓涓的,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伍涓涓,陪她一起走过这人生最黑暗的时刻!

  升为行长助理的两个月后,欧浩宇选择了辞职。程志超非常不解:“你好不容易爬到这一步,前途无限,为什么突然选择放弃?”欧浩宇斩钉截铁地说:“因为我想做一个人,一个真正的男人!而不是与豺狼为伍,为淫贼放风!”

  经过几个月的辗转,欧浩宇终于得知伍涓涓的去处——母亲去世后,她和父亲租住在岳阳市区。目前在一家公司做会计。他立刻赶往岳阳,还准备了一束白玫瑰。

  在公司楼下,伍涓涓见到欧浩宇,转身低头就跑。欧浩宇赶紧拦住她:“无论你曾经做过什么,但我知道,你的心一如这束白玫瑰,干净而纯洁。我会一生一世地爱护你、守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伍涓涓泪如泉涌:“你可以接受,但我却原谅不了自己。而且,我不相信你在知道我的错误后,还能选择如此大度?”欧浩宇真诚地说:“每个人都曾经犯过错误。我为了讨好程志超,还曾经把公寓给他和另外四个领导用过……但是我觉得,只要人能够意识到错误,并积极改正,就值得被原谅!”

  伍涓涓点点头,但受过伤的她,还是无法敞开心房接受欧浩宇。不过这抵挡不住欧浩宇如火的热情,他留在岳阳,一边照顾伍涓涓和她的父亲,一边创业。

  欧浩宇在岳阳开了一家果品公司,主打江西和湖南的水果以及农副产品。他跟着公司员工到湖南农户家中亲自检验产品,到江西各个山头去找品质好的水果基地,忙得不亦乐乎。逢年过节,欧浩宇只要人在岳阳,一定登门拜访伍父,陪他聊天,喝酒。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欧浩宇的生意逐渐走上正轨,吴娟娟的心结也渐渐打开,两个曾经迷茫、踟蹰的年轻人终于牵手走到了一起!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1 15: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共用“桃色公寓”,说明职场潜规则无处不在。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2-18 09:35 , Processed in 0.04841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