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5|回复: 1

情侣相继遭劫杀,成功的喜悦与谁能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 21: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




 2010年10月28日,黑龙江省大庆,一对情侣李云鹏、赵丹携带巨款和他们的好朋友葛春光前去买车之后,一去不归。双方家人好几天联系不上这对小情侣,遍寻无着后,只得焦急地报了警。

  20天后,警方找到了已被杀害并被掩埋的李云鹏和赵丹的尸体。原来,这对年轻的小情侣在买车途中,相继毫无防范地被好哥们儿葛春光杀害。

  2010年11月25日上午,纷纷飞雪中,这对不幸被害的年轻人的婚礼和葬礼同时举行。两个年轻人的父母哭得肝肠寸断,几次昏厥。他们实在无法想通:葛春光作为这对情侣最好的朋友,为何要加害他们?惨痛的悲剧缘何发生?


  年轻校长义交落魄穷朋友,难越的差距躁动的心

  2009年4月的一天,黑龙江省大庆市“1+1辅导学校”校长李云鹏,到小区里的一家理发店理发。

  理发师是个个性开朗,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他一边给李云鹏理发,一边跟他聊天,李云鹏便知道了理发师叫葛春光,20岁,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大同区大同镇人,初中毕业后,便闯荡社会,前不久刚和女友谢小云开了这家理发店。

  李云鹏兴奋地说:“好巧,我是肇州县人,咱们两家离得不太远,以后节假日,可以坐同一辆客车回家了。”葛春光高兴地说:“好啊,那咱们算是半个老乡,以后要相互照应啊!”那以后,李云鹏每月都定期到葛春光的理发店理发,两人很快成了好朋友。

  时年24岁的李云鹏于2008年从大庆师范学院英语专业毕业,在所住的乐园小区开了一个中学生课外辅导班。因为两人都是离家在外创业,加上各自工作中都要接触形形色色的人,碰到一些相似的难题需要解决,所以共同话题越来越多,索性以兄弟相称。葛春光比李云鹏的年龄小,经济实力远远不如李云鹏,理发店经营也不景气,但他早早走入社会,对于社会上的很多事情都玩得转,因此李云鹏大事小事都没瞒着他,很多事情都喜欢找他出谋划策。李云鹏的辅导学校办得红红火火,聘请了五六位老师,每天都有专人负责做饭,伙食很好,有时见葛春光和女友谢小云不愿意做饭,李云鹏就把他们叫过来蹭一顿。

  2009年五一的前一天,葛春光见理发店里的生意很不好,打算回老家陪父母过节,正苦于空手回家面子上过不去时,忽然接到李云鹏的电话,说自己想买些礼物给他的父母送来:“咱俩是兄弟,早就想陪你去看你爸妈,但我忙得走不开,所以买补品给你父母带回去。”撂下电话后,李云鹏就匆匆打的给葛春光送来了一盒冬虫夏草。看着好朋友送来的昂贵礼物,葛春光感动之余,却心酸不已:与李云鹏比自己真是汗颜,连件像样的礼物都不能带回去!

  2009年夏天,李云鹏的父亲李士富因患严重的风湿病,从老家来到大庆市里的医院诊治。葛春光放下店里的工作,找朋友借了一辆车,载着李家父子俩去医院,里里外外张罗。中午,葛春光在饭店设宴招待李士富。吃饭时,他对李士富说:“我和云鹏就是多个脑袋差个姓的亲兄弟,他的爸,就是我的爸,以后,我就是你儿子,你就是我爸了。”一席话,乐得李士富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当晚,细心的老人让儿子拿出当天看病的所有票据核对时,李云鹏有些蒙了:“我一共给了春光2000元钱,看完病后他给我100多元,怎么还差200多元对不上账?”李士富说:“会不会是他自己把钱留下了?你要当心啊,他常年在社会上混,你这个书呆子,跟他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李云鹏不高兴地说:“爸,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哥们呢?我们这么铁,他还会算计我呀?”老人见儿子如此信任朋友,也不便再多说什么。

  8月中旬,谢小云发现自己怀孕了,葛春光很高兴,和她简单地举行了婚礼。李云鹏来到葛春光家,送上500元礼金,还给他们做了证婚人。结婚后,葛春光担心理发店里的劣质化学药水会伤到妻子腹中的胎儿,就让谢小云回娘家养胎,自己一个人苦苦支撑理发店,收入更加捉襟见肘起来。眼见每月赚的那点钱还不够自己挥霍,更没法给妻子上缴,葛春光忧心如焚。




  “分享成功”找错对象,买车买房引来“一头狼”

  与日渐落魄的葛春光相比,李云鹏的人生却充满惊喜。2009年9月初的一天,他领着一个叫赵丹的女孩来到葛春光的店里,葛春光精心给她做了一个可爱的韩式发型。赵丹整个人顿时显得神采飞扬。

  赵丹走后,葛春光的脑海中一直萦绕着她的身影。当天晚上,李云鹏给他打来电话,两人聊着聊着就说到了赵丹。李云鹏说赵丹是新来自己学校的老师,还是同校师妹,他想追求她做女朋友。闻听此言,葛春光心中顿生醋意,但嘴上却说:“这个女孩很适合你,你们好好相处吧,争取早一天把她娶回家。”

  李云鹏听从葛春光的建议,热烈地追求起赵丹来。其实,23岁的赵丹第一眼看到高大帅气的李云鹏,就怦然心动。两个年轻人,有共同语言、共同的事业,感情升温很快,交往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将结婚的事提到了日程。

  2010年国庆节期间,位于大庆市让胡路区的阳光佳苑四期开盘,李云鹏买了一套70平方米的楼房做婚房,总价一共38.5万元,他先期交了12万元首付款,两个人还准备买辆车,但因为刚买了房子,手头有些紧,一时拿不定主意。

  10月下旬的一天,李云鹏陪赵丹到葛春光的店里做头发。李云鹏边等女友边与葛春光聊起买房买车的事,葛春光羡慕地说:“云鹏哥你真是好样的,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多钱?”李云鹏叹了一口气说:“这都是辛苦钱啊!我们每天晚上平均要教50个孩子,每个孩子每节课才收50元钱,这还多吗?”葛春光大脑飞转:“云鹏哥你每月收入有7.5万元?”“哪有那么多,去了教师工资、房租、水电费等等,一个月纯收入也就三四万元。”

  葛春光一听,掩饰不住巨大的失落和不平衡。要知道,他开的店子,累死累活一个月撑破天也不过5000元啊。

  正在这时,李云鹏接到同事电话要他回学校一趟。李云鹏走后,葛春光久久不能平静,尤其听说李云鹏又想买车时,他既羡慕又忌妒——要是李云鹏手里买车的这笔钱是自己的,那不就不用愁了?

  原来,上个月葛春光回家和妻子团聚时,因为没按时缴“月供”,谢小云让他睡了几夜沙发,还扬言说如果再这样没长进,就打掉孩子。葛春光被骂得心里很不舒服,他向谢小云保证:“一定努力赚钱,让儿子出生时能喝上最高级的奶粉!”此后,谢小云每天都要打几次店里的电话查岗。如果发现葛春光不在店里,她就会打车挺着大肚子找葛春光兴师问罪。见他挣的钱不多,有时还跟他大闹。因此,看到李云鹏现在风光得很,葛春光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一个主意突然涌上心头。



  一前一后劫杀两情侣,“不对称”的友情要设防

  两天后,李云鹏接到葛春光的电话:“云鹏哥,大同区里的一个朋友有辆9成新的伊兰特,外观和性能都非常好,大约4万元就能买下来。你们要是方便,就过来看下车吧!”李云鹏很高兴:“有这么便宜的事,还是兄弟好,啥都想着我。我这就去看看。”

  赵丹犹豫道:“葛春光也跟我说过买二手车的事了,但他怎么会有二手车的渠道?这事有点不靠谱,不会是赃车吧?”李云鹏一笑:“就算是赃车,整清楚了也没啥,便宜就行,葛春光路子广,你放心吧。”李云鹏坚持去看看,赵丹也只好依了他。临走时,李云鹏想了想,带上了自己的储蓄卡。

  10月28日,李云鹏和赵丹乘公交车来到了大庆市大同区,与等在这里的葛春光会合。见面时,已是下午,葛春光开来一辆北京现代吉普车,把两人拉到了天宇宾馆,开了一间房,说吃完饭带他们去见车主。吃完饭后,葛春光说:“哥啊,这车我上午刚刚试过,各方面性能都跟新车差不多,你见了肯定喜欢,你带卡没,不如把钱取出来,让我嫂子拿着,我们去看车,你要是相中了,再让她去交钱,免得跑两次。”

  李云鹏见葛春光说得这么有把握,就从兜里掏出一张工商银行的储蓄卡,笑着在葛春光面前晃了晃:“还真让你说着了,我真带了一张卡,要是好,我还真就定下来。”之后,李云鹏和赵丹到附近的工商银行取出了5万元钱。他把钱交给赵丹,让她在宾馆等着,自己则随葛春光去看车。或许,李云鹏觉得,自己不带钱,单独去看车,即使有什么问题也万无一失。

  十几分钟后,葛春光把车开到了郊外一片树林旁。李云鹏当即傻了眼:“什么车?要在这荒山野岭里交易?”但葛春光却安慰说:“车主和我们不顺路,最近的交集点就在这里,我们安心等一下。”可是等了近两个小时,车主也没来。葛春光只得一次次假装给车主打电话。最后,他告诉李云鹏,车主说今天有事来不了,明天再看车。李云鹏只得沮丧地跟葛春光返回宾馆。葛春光安慰他说:“车主刚说了,你是我的朋友也就是他的朋友。为了表达他今天没按时过来的愧意,明天成交时再降1000元下来……”

  其实,据犯罪嫌疑人葛春光落网后交代,得知李云鹏手里有钱后,他已经打算对李云鹏下毒手,他将李云鹏骗去找车主,其实是想趁机杀了他,但由于内心充满了恐慌,当时没能下手。回到宾馆后,赵丹听说没看到车主,便将钱拿出来,要李云鹏再存上。葛春光一听慌了,他怕赵丹一觉醒来不想买了,便一连声保证第二天上午肯定能见到车主。29号早晨7点多,葛春光开车到宾馆接走李云鹏。上车时,他对李云鹏说:“昨天我开了一天车开得累散架了,要不今天你开吧!……对了,你开车技术不行,我不能坐在副驾驶位,得坐在你右后面!”李云鹏说:“随便你!”然后启动了汽车。

  这一路,按照葛春光指点,李云鹏将车开到树林旁,葛春光一边打电话一边说对方快到了,让李云鹏把车停在路边。车刚熄火,葛春光便迅速将准备好的带拉手的铁环套在他的脖子上,使劲儿勒紧。李云鹏压根没想到好朋友会在背后下毒手,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停止了呼吸。随后,葛春光将李云鹏的尸体拖下车,丢进事先挖好的大坑里,用土层层盖好。

  男友走后,赵丹心神不宁,就上网和朋友们聊天。在QQ上,她遇见了自己的一个大学同学林莉。她告诉林莉:“我和云鹏带了不少钱来大同区买车,现在云鹏出去看车了,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林莉劝赵丹:“最好别买二手车,不是赃车就是坏车,很麻烦。”

  中午12时左右,葛春光回宾馆对赵丹说:“云鹏哥把车看好了,他跟车主去洗车,让我回来接你去交款。”赵丹立即退了房,带上5万元钱上了葛春光的车,她想把林莉的话告诉男友,两个人还是买新车有把握些。

  葛春光开车又将赵丹拉到那个树林旁,停下车后,他开始挑逗赵丹。完全不知男友已遇害的赵丹一边骂葛春光,一边拼命反抗,但终因体力不支,很快被葛春光按在身下……事毕,在赵丹哭泣着穿衣服时,葛春光快速取出带拉手的铁环套在她的脖子上,赵丹没等回过神来,便被葛春光勒死。赵丹死后,葛春光将她的手机和包里的5万元现金装进自己的包里。随后,又把赵丹尸体和手提包埋进事先挖好的大坑里。这个大坑,就在埋藏李云鹏的大坑旁边。可怜一对年轻小情侣,就这样转瞬之间命丧好兄弟之手。

  据事后葛春光交代,这两个大坑,是早在接李云鹏前一天就挖好的。10月27日,葛春光为了顺利作案,特意在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租了一辆北京现代吉普车,驾车到大同区寻找作案地点,选好一片偏僻的树林后,他雇了一个人,在树林里挖了长2米、宽1米、深1米的大坑,挖两个坑共花1000元。随后,他又在两家五金商店购买了铁锹、铁丝和钳子,制作了两个带拉手的铁环,将作案工具藏在车上。10月30日,自作聪明的葛春光特意给与李云鹏共同的好友齐祥打去电话,说自己联系不上李云鹏和他的女朋友了。齐祥随后分别拨打李云鹏和赵丹的手机,均显示关机。

  11月2日,李士富接到葛春光的电话:“爸,我好几天联系不上云鹏哥了,他是不是回家了?”李士富多次拨打儿子的手机,均显示关机。他又联系上赵丹远在齐齐哈尔市的家人,赵家说李云鹏和赵丹没回过家。11月3日,李士富到儿子居住地的大庆市龙南公安分局报了案。李士富说,儿子李云鹏的辅导学校,一年多挣了20多万元,除去各项花销,他手里能有10多万元钱。打算在2011年五一结婚,因此10月份在阳光佳苑买了一套房子,孩子的失踪,会不会与钱有关?

  很多迹象表明,李云鹏的好友葛春光作案嫌疑最大。可是,在公安机关调查期间,李士富却又接到“儿子”李云鹏打来的电话:“爸,我开车把人撞了,和丹丹到外地躲一阵,你别担心。”李士富问:“孩子,你的声音怎么不对啊!”李云鹏说:“我感冒了,你快告诉我妈,让她别惦记我们。”等李士富把这个信息告诉负责办理此案的侦察员时,李云鹏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原来,看到李士富报了案,葛春光有些慌了,他到附近的通讯设备商店买了一个“变声电话”,伪装李云鹏的声音给老人打去了电话。试图转移警方视线,没想到,警方因为这个电话,更加怀疑他。

  11月22日,龙南公安分局的侦察员把在大同区一家台球厅打球的葛春光抓获。经过审讯,他供述了杀害李云鹏及赵丹的全部事实。惊闻儿女被杀害,李云鹏和赵丹的父母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双双病倒。尤其是两个母亲,精神几近崩溃,她们整日喊着两个孩子的名字,并几欲自杀,随他们而去。

  在极度的悲伤中,两家人决定,让两个孩子婚礼和葬礼同时举行,也不枉他们来红尘走一遭。2010年11月25日上午,纷纷飞雪中,这对不幸被害的年轻人的婚礼和葬礼同时举行。他们的父母哭得肝肠寸断,几次昏厥。只因为没有谨慎交友,两个年轻的生命如此轻易凋零,怎不让他们心疼欲碎?

  黑龙江省大庆慧中心灵成长工作坊首席心理咨询师牟宗梅对记者说:李云鹏刚刚走出校门,就创业成功,可以看出他的智商和情商都不低,但是对于与自己知识层次和社会经历都无共同之处的朋友葛春光却丝毫不设防,甚至把自己的家底都告诉人家,可以看出他在个人信息的自我保护上还存在一定的缺陷。此案告诉人们,在生活中,向别人透露自己的信息要适度,即使情同手足的兄弟姐妹之间,也要留有自己的隐私空间。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8-18 10:14 , Processed in 0.04307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