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31|回复: 1

姐妹互换身份上大学,天国的妈妈怎安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08: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





  两个女儿都能上大学,这是一个母亲最美的梦想。许多年前,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的一个母亲就是抱着这样的梦想,强行做出了一个决定:让因早恋而落榜的二女儿替代三女儿上大学;成绩优秀的三女儿则以二女儿的身份复读一年,第二年再考好大学。然而,当两个女儿都如愿上大学后,这个母亲却至死都无法瞑目:当时各得其所的决定,让两个女儿的人生轨迹发生巨大错位,从此纷争持续20年,还闹哄哄打起了姓名权官司……


  母亲的决定无法违拗!姐姐妹妹互换身份

  一日晚上,高考刚结束。内蒙古自治区海拉尔第二中学高三(6)班女生宿舍里,刚刚满18岁的杨晓静正与好友核对试题答案,开始憧憬大学生活。这时与她同年级、同宿舍、高三(2)班的姐姐杨晓荷打了一瓶开水过来,见妹妹如此开心,狠狠剜了她一眼,自顾自坐在铺上发呆。

  杨晓荷与杨晓静是一对亲姐妹。母亲是一个从天津支援边疆建设的知识青年,先后生下了大儿子杨志刚、大女儿杨晓梅、二女儿杨晓荷,三女儿杨晓静。父亲是当地县级领导。考虑到老二杨晓荷与老三杨晓静的年龄仅仅相差一岁多,所以母亲安排她们一同入学。进入高中,她们又被安排到同一个宿舍。姐妹俩关系并不差,但不知什么原因,父母对性格开朗活泼的杨晓荷更加宠爱。为此,杨晓静心里颇有些嘀咕和埋怨,虽然极少表露,却暗暗攒足了劲,发誓要考取一所比二姐更好的大学!

  几天后,学校组织填报志愿,杨晓静根据估分,毫不犹豫填上“海拉尔师范专科学校”(今呼伦贝尔学院)。7月底高考放榜,杨晓静考得了474分,远远超过了录取线。然而,二姐杨晓荷却落榜了。8月底,录取通知书寄到了母亲单位。当晚母亲回到家中,把杨晓静叫到身边,不待她询问,便公布了一个决定:“通知书到了。这学由你姐姐晓荷去上,你还小,再读一年。”毫无思想准备的杨晓静顿时瞠目结舌,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半晌她才嘟嘴说道:“那怎么行呢?”一会儿,杨晓荷进屋,听母亲要说服妹妹,也说:“算了,我再复读一年……”然而,母亲却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已经跟你们爸爸商量过了,就这样定了。”

  “不!”杨晓静委屈地流下了眼泪,尖叫起来:“你们这是犯法!”然而母亲没理会女儿的反对。在她看来,杨晓荷成绩不好,即使复读一年也未必能考上大学;而以杨晓静的实力,明年能考上一所重点大学。母亲觉得她如此处理是最好安排,姐妹将来都能过上幸福生活。姐妹俩的年纪相差不大,长相区别不大,容易蒙混过关。当晚,她召集全家宣布了互换身份的决定和注意事项:从此,称呼两人的名字不能出错、不能对外提及内幕……

  为了将杨晓荷彻底变成杨晓静,母亲翻箱倒柜,将姐妹俩的初中、高中毕业证书全烧毁了。令杨晓静无法接受的是,二姐杨晓荷也悄悄做了很多毁灭证据的事:暑假期间,她的一些同学来信、明信片也被杨晓荷从母亲单位偷偷截获、销毁。直到杨晓静给同学写信,左等右等没回音,觉得蹊跷,专程去了母亲单位,从门卫那儿才得知真相。回到家后,她冲二姐大发雷霆:“你真以为自己是杨晓静了?起码把信先给我看看,才能销毁!”杨晓荷理直气壮地说:“再跟他们保持联络,我们都会曝光的,到时候你也好我也好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就这样,杨晓静很愤怒很无奈地变成了杨晓荷,而杨晓荷似乎是理直气壮地替代了考上大学的杨晓静。然而母亲根本没想到,看似天衣无缝的身份互换,却是两个女儿人生噩梦的开始!

 9月,杨晓荷拿着“杨晓静”的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去上了大学。而杨晓静却不得不拿着“杨晓荷”的身份证进入海拉尔一所补习学校偷偷复读。翌年,高考结束。“杨晓荷”估分之后,母亲一脸关切地问:“考得怎样?”她不屑作答。母亲又气又急:“我是为了你们好,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是为了晓荷好吧?”此时杨晓静与家人芥蒂丛生,越来越觉得他们对自己太不公平,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高考放榜,杨晓静远远超过了重点本科分数线。母亲非常欣慰地对她说:“你看,我的决策英明吧。如果不是复读一年,你能读重点大学吗?你不但没有牺牲什么,反而前途会更好了。”可杨晓静鼻子里哼了一声。填报志愿时,母女俩爆发了一次冲突。杨晓静要填报师范类大学,母亲坚决不同意:“你报其他的什么专业都可以,你姐在读师范,全家不能吊死一棵树上。”可是,在杨晓静看来,母亲如此坚决反对她的志愿,只是欲盖弥彰,担心二姐代替自己上大学的事实暴露而已!此时,杨晓静心里已埋下一粒背叛的种子:早一点,远远地,离开这个对自己太不公平的家。

  填报志愿时,杨晓静将目光投向了东南沿海——厦门大学。当时,厦门大学在内蒙古招两个专业,她毫不犹豫随便选了一个——化学专业,没有什么理由,就是因为它离家乡很远很远。转户口时,杨晓静坚决要求母亲替她改掉姐姐杨晓荷的名字,取叫杨月薇。又是一年9月,经过七天七夜火车颠簸,杨月薇来到了厦门大学。大学第一个寒假,同学们一个个开心盼望回家,唯独杨月薇拿不定主意。她想家,却不想回到那个“没有温暖的家”;她想不回,又害怕一个人在外过年的孤独寂寞。最后,她决定给母亲写一封信,没料到母亲竟然打电话说:“也好,你一回家过年,肯定会有些同学找你玩,容易惹乱子。”杨月薇眼泪刷地流下了。她啪地挂了电话,无比悲凉地想:多么狠心的母亲,为了姐姐的事情不暴露,居然愿意让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在外漂泊不回家过年!那个春节,杨月薇没回家,也没打电话回家,独自呆在厦门大学校园里品咂着春节的无边孤独与寂寞。

  与姐姐身份互换后,杨月薇的出生日期便成了1月6日,而她真实的出生日期是4月2日。本来北方上学就比南方晚,再加上一年补习,又虚高了一岁多,这样算来,杨月薇比同班同学大了接近三岁,在同学眼中成了“老大姐”,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舍友之间斗嘴吵架,不管她是赢还是输,对方总会来句:姐姐总要让着一点吧,让她一点脾气也没有。大二那年,她暗恋上了一个东北男孩。虽然没表白,却被全体男生都知道了,纷纷拿他们打趣。一天晚上,杨月薇刚到教室门口,就听那个男孩对其他人说:“她比我大,我怎么会爱上一个内蒙大妈!”按真实年龄,杨月薇比他还小。那天晚上,杨月薇委屈地痛哭了。这场小小挫折也很大程度影响了她以后的恋爱,让她日后对爱情缺乏自信。不仅如此,每年4月2日,是杨月薇真实的生日,可只能偷偷地自己庆祝一下。而每次姐姐的生日,她却不得不强颜欢笑地接受大家的祝福……杨月薇似乎被生生地扯成了两半,一半在开着假面舞会,让她一直无法把握好真实的人生。

  姐姐杨晓荷以妹妹“杨晓静”的名义从海拉尔师专(两年制)毕业,被分配到满洲里三道街小学当老师。虽然薪水不高,可这所全市数一数二的学校老师特别受尊敬,办事十分方便。杨晓荷参加工作的第三年,就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李海涛,不久结婚,生下儿子。后来,她又因为工作出色而被提拔为校教导主任。而妹妹杨月薇就读的厦门大学虽然比海拉尔师专荣耀得多,毕业却碰到高校毕业生的就业改革,国家不再“包分配”。杨月薇的专业不是热门专业,她大学毕业后没回老家,背井离乡,进入了一家私企。相对而言私企工作时间长,强度大,要求高。她多次跳槽,辗转于珠三角,每天疲于奔命。直至几年后,她与一位工程师结婚,在深圳罗湖区买下一套小户型,同时进入一家私营的化工企业,虽然待遇不差,可她的生活一直因为工作强度很大而饱受折磨。每每疲惫地回到小窝里,杨月薇就忍不住悲愤:远在老家满洲里的姐姐杨晓荷工作稳定、相夫教子、其乐融融,儿子10岁了……这些幸福本该属于她的!更令她气愤的是,夺走这一切的姐姐似乎没有任何愧疚和感激之情。

  其实,大学毕业后,杨月薇一直在做姐姐杨晓荷的工作,希望两人还原各自的姓名与真实年龄。然而那样做,不是明摆着把自己顶替妹妹上大学的事情公布于众?杨晓荷当然不肯答应。姐妹各执一词,不肯相让。杨月薇每一次回到家乡,都跟二姐杨晓荷为此事发生争吵,次次不欢而散。见两个女儿纷争不断,母亲无比心酸,常常哀叹不已。之后母亲因为心肌梗塞住院,眼看生命就走到了尽头,她支开杨晓荷两口子,把丈夫和大女儿叫到床前:“我放不下的事,只有一件。当年,我希望她们都能上大学过好日子。实际上她们也是各得其所了,没想到这件事竟会闹腾多年,一家人不得安宁,我悔不当初啊……”

  母亲死不瞑目,遗言也一语成谶。杨月薇千里迢迢回乡参加母亲葬礼。一见姐姐杨晓荷就无法压抑内心的怒火。两人在母亲的灵前,大吵一架。若不是父亲出面,杨月薇也许就当众揭穿事实真相了。看在去世母亲的面子上,在父亲的苦劝下,她答应了不再提及此事。从此姐妹彻底反目,整整四年毫无联系。

  一日,满洲里市纪检委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举报“杨晓静”冒名顶替上学。举报者没有透露身份。于是,纪委展开第一次调查。这次调查,让已经整整四年没有跟杨月薇联系的杨晓荷胆战心惊,第一次打电话给妹妹杨月薇。电话刚刚接通,她就质问:是不是你告发了我?杨月薇一听,气不打一处来。然而,杨晓荷依然认为是她举报的,而且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杨月薇给相关部门出具一个假证明,因为杨月薇个人原因主动变更了出生年月。一听二姐更加离谱的想法,杨月薇想也没想,很干脆地拒绝了。

  一日上午,姐夫李海涛发给杨月薇一份电邮,称:“老妹:今天上午你姐姐接受了调查……毕竟你俩当时是对调了档案,一定会有破绽。真要那样你俩都麻烦……涉及违法,你们俩谁也脱不了干系。毕竟当时你们都已经年满1 8周岁了……”见二姐和家人居然带着威胁口吻,杨月薇更愤怒了,没回复。然而有关部门调查后,满洲里市教育局纪检组长两次查阅了杨晓静(即杨晓荷)的档案,包括高中学籍到进入三道街小学的人事档案,没发现什么问题。该局专门到海拉尔二中和海拉尔招生办调阅当年档案,什么都没有查到。事情至此几乎陷入了僵局。此时,二姐杨晓荷已经弄清楚,举报人并非杨月薇。得知真相,杨晓荷希望妹妹杨月薇能够原谅她,可憋闷多年的杨月薇却决定打破沉默,要将当年的事情弄个水落石出,起码也要讨回自己的姓名权。

  之后,杨月薇正式辞职,专门处理此事。她聘请律师,帮助自己索讨姓名权。“我主要想改回自己的生日。我问过派出所,他们说需要提供法院的判决书或者行政部门开具的证明,除非有当地教育局澄清,我才可以改。二姐是拿着我的录取通知书,导致我比实际年龄大,以后无论去哪里工作都提前一年退休,在私企就意味少赚很多钱。另外,我一直希望得到二姐的一句表示抱歉或者感谢的话,可我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句话。”杨月薇还说,20年的诉讼有效期将结束,“我想在这最后关头把事情说出来,我是杨晓静,当年的两所大学都是我考的。”

  杨月薇的姐夫李海涛在采访电话中表示,在“杨晓静”没被举报前,自己毫不知情,所以听闻真相有种被欺骗的感觉。然而他同时表示,“杨晓静”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也不是光靠顶替妹妹上大学。她的大学成绩优秀,工作非常拼命。我总骂她傻,现在看来她是有心理障碍。满洲里市教育局负责人也评价“杨晓静”是优秀教师,常有家长把感谢信写到教育局来。他们说:“我们从未处理类似事件。如果查出杨老师有问题,该怎么处理要查阅相关条文。不过这样好的老师应该开除公职么?有没有因年代太久既往不咎的特例?”

  我们完全可以想见,当年母亲是怀着一片好心,冒着巨大风险,让两个女儿互换身份走了一条“上学捷径”,这样的做法硬生生改变了姐妹俩的人生轨迹,让两人从此心理失衡、生活无法安心,20年来陷入无尽纷争!非正常“捷径”带来的,必然是不正常的生活,甚至是无法预料的后果。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6 10: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解决问题的!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9-25 05:08 , Processed in 0.04165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