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3|回复: 1

落魄男人要吃“回头草”,蹲守20天灭“连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9 07: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音




 辽宁省沈阳闹市区曾发生过一起恶性案件:一辆绿色吉普车突然撞倒了一个人,当伤者从车底下爬出来后,肇事司机不但没有救他,反而从车上先后拿出了6个装满汽油的瓶子,逐个摔在伤者的身上,然后点燃了汽油。顿时,冒着黑烟的大火在伤者身上燃烧起来,惨叫声吸引了所有过路的行人,场面惨不忍睹。这件事立即在当地乃至全国引起轰动,有媒体甚至把其称为“沈阳版的药家鑫”。

  之后肇事司机、犯罪嫌疑人张兴伟落网,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张兴伟为了作案成功,在受害者所住小区附近蹲守了20天,而报复的对象竟是他曾经的连襟!

  两人之间到底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隐情,又为何要如此残忍相向?

  赔了夫人又折兵,满腔怒火怨连襟


  张兴伟,沈阳市铁西区人,18岁时顶父亲的班进沈阳一家大型纺织厂当了工人。五年后,他与同厂女职工朱丽卓恋爱结婚,次年生下了儿子,一家人的生活平淡而温馨。

  后来,张兴伟工作的单位不景气,大裁员,张兴伟和妻子双双下岗,家里的经济一落千丈。随之,家庭矛盾也产生了。矛盾的起因是张兴伟找工作。张兴伟每天都出去找事干,却总是空手而归,朱丽卓就埋怨他无能,还总拿他与姐夫比较。朱丽卓的姐姐叫朱丽媛,姐夫王仕杰比他年长3岁,从部队转业后进入沈阳铁西区某局工作,不仅收入高,工作也很体面。

  张兴伟不喜欢妻子拿自己和姐夫比,他认为两人的能力水平不相上下,只是姐夫的运气要比自己好得多而已。但朱丽卓不管那么多,央求姐夫为丈夫找个工作,解决一家的温饱问题。

  不久,张兴伟自己到市中心的一家装修公司找了工作,每个月挣的钱足以维持家庭开销。这时候,他心里很安慰,觉得自己并不比连襟差。可是,这只是他自己的看法,妻子朱丽卓并不这样看。张兴伟嘴上不说,心里也在琢磨,怎样可以提升地位,不可以在王仕杰面前总是矮一头。

  机会终于来了。儿子要结婚了没房住,两口子一商量,把家里的57平米住房让给了儿子当婚房,夫妻俩决定租房注册一个公司,既解决了居住的问题,又解决了工作问题。张兴伟提议,开一个建材公司,因为,这些年他跟装修、建材打交道,他熟悉这一行。朱丽卓同意,两人决定以张兴伟为法人代表注册一家建材公司。张兴伟暗喜,这回我是老板了。

  可开公司不是用嘴说说就可以办到的,注册资金至少要十几万元,更难的是要办手续,据说,没有关系,就算具备条件没半年也办不下来。两人于是把57平米的住房办理了抵押贷款,筹够了钱。而后,朱丽卓又找姐夫帮忙办手续,结果,半月就办下来了。营业执照到手的时候,两口子都很高兴,尤其朱丽卓,喜形于色,她兴奋地对丈夫说:“没有姐夫帮忙,我看你猴年马月也跑不下来!”这句话说的倒是实情,可很刺激张兴伟,本来高兴的事,一下子很扫兴,两人又争了起来。就这样,两人矛盾不断。终于,他们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促成最后离婚的导火索还是王仕杰。

  岳父生日那天,大家聚到岳父家。席间,在厨房做菜的朱丽卓喊人端菜,在餐桌边的张兴伟刚要去,这时王仕杰已经起身奔向厨房。张兴伟觉得有点渴,趁势去茶几取西瓜,不想,他看见厨房里的王仕杰和朱丽卓说话十分亲昵。张兴伟联想到妻子平时对王仕杰夸赞有加,不由万分恼火,但他没有做声。晚上,回到家后,他跟妻子又发生了激烈争执,可妻子一再否认,指责张兴伟小心眼。张兴伟越想越别扭,提出离婚。

  分家产时,张兴伟反复提出要公司,因为他不仅看到了建材市场的前景,更重要的是,他已经熟悉业务,建立起了自己的购销网络并摸索出一套独特的经营办法。

  公司刚开业那会儿,由于不熟悉市场,看人家经营什么就跟进什么,结果不到半年就亏损近20万元,妻子甚至泄气地说:“我看申请破产算了,这样下去,会无法收场的。”张兴伟坚决反对。他反复观察、研究市场,发现钢筋、铝合金楼窗等建楼用货走动缓慢,而地板、实木门、铝合金拉门等装修用品非常活跃,这是大批住宅楼兴起产生的效应。看准了这点,张兴伟及时调整经营方向,三个月后,公司终于改变了亏损的局面。

  对建材市场的投入和热爱,使张兴伟坚决和朱丽卓争夺公司经营权,但随后张兴伟发现,自己并不占优势。公司在2006年注册时,从银行贷的那些钱至今未还清,谁要公司,必须首先还清这些债务,张兴伟没有偿还贷款的能力,最后只得放弃。

  离婚前,张兴伟和妻子一直住在公司,这一离婚,不仅公司丢了,家也没了。已经成家的儿子曾劝张兴伟到他那里住,但张兴伟说啥也不去。不是不想去,儿子只有五十多平米的住房,根本没有他住的地方。

  落魄男人欲吃回头草,遭拒绝对连襟生杀心

  后来,张兴伟在铁西区保工南街租了间简陋的房子,带着他离婚时分得的两辆机动车——一辆绿色吉普、一辆微型面包和部分生活用品,开始了单身生活。那段时间,他除了喝酒,就是想过去那些不愉快的事,想着想着就泪流满面。一次一位朋友来看张兴伟,两个人边喝酒边聊。朋友告诉张兴伟,朱丽卓已经和姐夫王仕杰合伙经营那个建材公司了。说者无心,而听者张兴伟却怒火中烧,这个消息,无疑说到了他的痛处。他怎么也没想到,朱丽卓会和姐夫合伙经营自己呕心沥血办起来的公司,而且动作这么神速。他越想越不对劲,认为这是个阴谋。

  送走了朋友,张兴伟越想越窝火,于是,他开着车,直奔建材公司,想要找朱丽卓弄个明白。还不到下班时间,张兴伟赶到了公司,到的时候,王仕杰果然也在。王仕杰正在跟朱丽卓清点货物呢。他见张兴伟来了,也没有回避,继续忙着,而朱丽卓也没理他。张兴伟心想他们果然是合伙了,还一起进进出出,心里顿时涌起醋意,怒火升腾,就想过去打王仕杰,却被公司几名员工拉了出去。

  回到家里,张兴伟又开始喝酒,一边喝一边想前前后后发生的事,越想越窝火,越想越觉得朱丽卓跟王仕杰有一腿。至此,张兴伟心中的郁结更深了。他觉得,他的企业被王仕杰夺去了,他的女人也被王仕杰夺去了,他和他的仇恨不共戴天。

  张兴伟几乎每天都在想如何跟王仕杰算账,可是他又时刻提醒自己冷静点,不可以莽撞。就这样,在以酒浇愁中,不知不觉半年过去了,手里的几个钱也快挥霍光了,他开始筹划挣钱。怎样才能挣到钱?张兴伟最初想申请跑乡下的公交线路,用自己的面包车载客,可是,试了一下,没戏,根本没有线路可申请,再者,自己的面包车也办不到营运证。于是,他就出租面包车。可是,现在的车子有的是,活儿却时有时无,出租的几个钱,根本满足不了他的生活需要。于是,他就开车帮人拉点货物,有时也趁天黑载客。

  这期间,有朋友给张兴伟介绍对象,他先后处了几个,都因他太穷,连最起码的住房都没有,把人家吓跑了。这给张兴伟打击很大,他不时回忆和朱丽卓在一起的一幕幕。让他最难忘的还是他们刚刚结婚的那几年,妻子里里外外的操持家务,把一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都夸他娶了个好媳妇,那时他觉得自己真是幸福!他多想再回到从前啊!可是,这可能吗?这样一想,他非常痛恨王仕杰,没有他,也许他和朱丽卓不会离婚。

  张兴伟也不知为什么,有时会很想念前妻的好,甚至想复婚,内心里,他也希望朱丽卓能感到后悔。一天晚上,他实在睡不着,就试探着给朱丽卓发了一条短信,跟她说想挽回这段感情,结果没有得到回应。这让张兴伟非常失落。

  2008年3月的一天,张兴伟开车给一家建材公司送货,货到之后,找老板结账,不料,老板竟然是熟人——他以前的客户。不到两年的时间,小小的客户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建材业的大老板,而自己,跟人家正相反,由老板变成了小小的甚至是可怜的打工仔,张兴伟心里很不是滋味。更重要的是,老板的一句话深深刺痛了他:“听说,你的建材公司现在由你的连襟和你老婆联手经营,现在市场这么好,你干吗要把公司让给他们?”张兴伟尴尬地笑了笑,接了运费匆匆离开……

  联想到近来,总是听到有人议论前妻和连襟的事,张兴伟不禁怒火中烧,感到自己作为男人的自尊被无情地践踏、蹂躏。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太便宜王仕杰了,应该报复一下他,让他也没好日子过。事后,张兴伟又想通过找王仕杰的妻子朱丽媛来收拾他,可朱丽媛却觉得他是无理取闹,根本不搭理他,弄得张兴伟灰溜溜的。

  机会来了。这天,儿子邀请张兴伟去吃孙子的生日饭,张兴伟很高兴。这一次,他花了115元给孙子买了儿童电动车,这是他整整一天的运输收入。可是,跨进儿子的家门,他发现,朱丽卓也在,不由心里很不自在。他抱起孙子亲热,眼睛却不自觉地斜视朱丽卓几眼,不知为什么,朱丽卓的样子,又一次让他想起当初的幸福时光,一下子非常心酸。

  席间,儿子劝说他们以后能摒弃前嫌,和平相处,不要再斗气了。张兴伟和朱丽卓面面相觑,却都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可儿子言辞诚恳,当初离婚的时候,儿子就持反对意见。儿子的话,弄得饭局有点压抑。这之后,张兴伟又做了几次努力,想挽回这段感情,可都以失败告终,张兴伟的心里越来越觉得凄凉。

  农历大年三十,张兴伟接到儿子的电话,要他和朱丽卓一起去他家包饺子,吃年夜饭。自从离婚之后,张兴伟十分期盼这样的日子。可是,吃完饺子,春晚节目刚刚开始,朱丽卓接了个电话起身就要走。望着朱丽卓坚定离开的背影,张兴伟猜想她一定被王仕杰叫去了,心里愤愤地认为,朱丽卓心里只有王仕杰,连儿子都留不住她的心。这一刻,他再次下定决心,要报复王仕杰。

  蹲守20天灭连襟,这场战争哪有赢家

  此后一年,张兴伟一直在选日子准备伺机下手。农历腊月二十九,张兴伟决定就在这天下手干掉王仕杰。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日子,张兴伟就是想到此前王仕杰没让他过好年,他也不想让王仕杰过这个年。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已经打听好,腊月二十九到初一,这三天在局里带班的是王仕杰。这个时候,人们都出去玩乐去了,没人会在单位陪伴,容易得手。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晚上10点多,当张兴伟费了好大劲绕过门卫潜入王仕杰单位时,却听见里面哗啦哗啦的麻将声。原来,王仕杰为了排遣寂寞,找了几个朋友在会议室玩麻将。张兴伟只好扫兴而归。由于撤出时大意,差点被门卫发现。张兴伟思来想去,决定另想办法。这之后,张兴伟不再贸然进入王仕杰的单位,先后三次在他的单位附近蹲守欲实施报复计划,均告失败。

  不久,张兴伟决定孤注一掷。他将吉普车开到王仕杰所在的小区附近隐蔽好,就等着下班回家的王仕杰露出破绽。为了打好“持久战”,张兴伟在车里准备好了食品、水还有过夜的行李。他这次计划得很周密。为了避开王仕杰人高马大的身材优势,避免与其短兵相接,形成一对一的格斗局面,他决定,从其身后发动攻击,用吉普车先把他撞死。他甚至设计好了,一旦吉普车不能当时将其撞死,就用汽油将他焚烧至死。古人不是有“点天灯”一说吗?这招更能解心头之恨。为此,他还去加油站灌了一壶汽油,回到家将之分装到六个玻璃瓶里,以备后用。

  可是,一天,两天……几乎每天,王仕杰都是开车进出小区,根本没有机会下手。在熬了20天后,机会终于出现。王仕杰从家里一个人步行出来,直奔小区大门,好像要打的出行。张兴伟慢慢尾随其后,就在王仕杰要到达路边的时候,张兴伟的车就像离弦的箭猛然冲了上去。这时王仕杰已发觉不妙,往后退了两步,可他哪里躲得过如此精心策划的布局,他应声倒地。但几分钟后,他本能地爬起来,朝着路边匍匐。

  张兴伟见王仕杰并没有死,于是停车,冷静地实施第二方案。他从车里取出一瓶汽油,摔在王仕杰头部,瓶子碎处,汽油溢出,张兴伟用火机迅速将汽油点燃,火焰瞬间在王仕杰身上蔓延。这时,张兴伟又先后从车上取出几个汽油瓶如法抛掷,冒着黑烟的大火迅速蔓延,火光冲天,惨叫声声。这一切,都是在过往的群众眼前进行的,好像他不是在杀人,而是在鼓捣什么游戏。

  被大火焚烧的王仕杰慢慢不动了,张兴伟这才住手,然后,从衣兜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5000元百元面值的现钞,雪花一样扬向天空。趁着围观的群众弯腰捡钱的时机,张兴伟悄悄溜掉。在离开现场的那一刻,张兴伟朝火焰回目一瞥,露出狡黠的狞笑……

  然而,现场的人并不都是贪财之辈,很快有人反应过来,打电话给110报了警,有的向120发出了求救信号,很快,伤者被120拉走,现场被警戒线封锁,但张兴伟早已无影无踪。而王仕杰被送到沈阳市武警总院后,经7个小时的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经鉴定,他全身烧伤面积达百分之九十五,为三度烧伤,是烧伤等级中的最高级别。

  沈阳市公安局向社会公开发出对嫌疑人张兴伟的协查公告,并悬赏10万元奖励举报者。之后,民警在铁西区肇工街北四路排查过程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张兴伟拥有的另一辆挂有假牌照的微型面包车停留在该路段一小区内,立即向分局报告。警察迅速赶到现场,将正在车内睡觉的张兴伟当场抓获。

  张兴伟对杀害王仕杰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用这种残忍的手段杀害连襟的事,在沈阳传得沸沸扬扬,谈之色变,纷纷称其为“沈阳版的药家鑫”。王仕杰的领导、同事得知后,深感痛心和惋惜,王仕杰平日里在单位业务能力强,对人也很热情,同事们都希望他能早日通过手术康复。

  该案件给世人留下很多启示:文中张兴伟已经做出了离婚的选择,就应该一切朝前看,而不是沉浸在过去的阴影里,反复纠结屡加恨意,最终酿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给多个家庭带来巨大的伤害。其实,宽容别人也就是在宽容自己,放对方一条生路,实则是给自己的人生从头再来的机会!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9 09: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襟应该互相帮助!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4-22 10:23 , Processed in 0.04392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