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54|回复: 3

老教授父爱愧疚30年,血案捅开“养女是亲女”(上,中,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3 08: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ce 于 2018-4-3 08:35 编辑

知音





 老宅拆迁、得房得款,本是件喜事,却因为老父亲偏爱养女而引发家庭纷争。家人隐晦猜疑间,老父亲的遗嘱再次向养女倾斜。

  面对老伴和儿子的质疑、猜测和恶语相向,老教授刘清平怒砸老伴、刀捅儿子。是什么原因让亲情如此喋血?疑云散尽,真相令人唏嘘不已:原来养女竟是他私生的亲生女儿……

  在南京市栖霞区的一栋居民楼里,江苏省一科研单位、62岁的教授刘清平打电话将养女刘惠夫妇和儿子刘斌夫妇都叫了回来。由于京沪高铁南京段建设开工,陈家位于南京市雨花区的一套近300平方的老宅,划入拆迁范围,刘清平分别得到了一套140平米和一套90平米的房子,以及40万元的拆迁补偿。刘清平将位于郊区的140平米房子连同40万元给了刘惠,刘斌得到了位于市区的90平米房子。

  刘斌无法接受这样的分配,当即黑下脸:“爸,你怎能这样?我是你亲儿子啊,是我给你养老送终!”刘清平大怒:“不知好歹的东西!我是考虑你一向懒散,让你住在市区。市区的房子是什么价,你心里不清楚?我不让你送终,你现在就滚出去。”

  尴尬不已的刘惠夫妇急忙两边劝说,一肚子怨气的刘斌吼道:“别假惺惺的,装什么好人啊,真不知道你们给老头子灌了什么迷魂汤。”说完,拉着妻子愤然离去。在刘斌的心里,刘惠只是个养女,根本就不该分家产,可父亲不仅分了,还分得如此丰厚。

  儿子摔门而去,刘清平的妻子李世梅频频责怪刘清平偏心。刘清平余怒未消,不耐烦地对妻子说道:“你别跟着瞎搅和了,郊区的房子能跟市区的房子比吗?儿子没出息,都是你这个妈惯的。”李世梅气得直抹眼泪,第二天就赌气搬到了儿子家居住。

  养父的偏爱引来的家庭纷争,让刘惠左右为难,她几次到弟弟家里,好说歹说才把养母劝回养父身边。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某天一大早,刘惠就接到了养父刘清平的电话,让她回家一趟。刘惠急忙开车赶到养父家中。见女儿回来了,刘清平一边招呼着老伴过来,一边说道:“惠惠,你坐下,我有样东西给你看。”

  刘清平拿着一张纸从书房里出来,“惠惠啊,我和你妈年纪都大了,有些事情要做个交代。这是我写的遗嘱,我们死后,现在居住的房子就属于你了。”话音刚落,“啊”的惊讶声几乎从刘惠和李世梅口中同时发出。未等刘惠开口说话,李世梅“忽”地一下站起来,气愤地说:“不行,这事我不答应。”

  看着怨怒的养母,刘惠拉着她的手安慰道:“妈,你身体不好,不要生气,这房子我不会要的。”说完又转头对刘清平说:“爸,我知道你疼我,可是我真的不能要这房子,你还是留给斌斌吧。”刘清平摇摇头:“你弟弟太依赖父母,财产给他,他一辈子都会浑浑噩噩、不求上进的。我决定了,你等会就开车带我去公证。”

  李世梅一听,甩开刘惠的手,“腾”地站起来,指着刘清平,双眼含泪地说:“你个死老头子,难道你还嫌家里闹腾得不够吗?你真要搅乱这个家啊!”刘惠心绪纠结:“爸、妈,我是你们的养女,斌斌是你们的亲生儿子,全部留给他吧。”

  刘清平欲言又止,一转身,看见李世梅在书房打电话,刘清平立即跑到屋里喝斥道:“你在给谁打电话?”李世梅不甘示弱:“我给斌斌打电话,他是我儿子,我要告诉他。”李世梅还讥讽着说:“看来我们俩也到头了,以前邻居们总说你和养女关系不一般,我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她哪是个养女啊,分明是个妖精。”

  “你……你胡说八道!”刘清平不由得血往上涌,随手抓起书桌上的瓷笔筒朝老伴砸过去。李世梅凄惨地叫了声,便倒在了地上。听到养母惨叫声,刘惠急忙从客厅跑进书房,见养母满头是血躺在地上,她吓坏了,惊呼着冲上前去,抱起养母吃力地到了楼下,随即开车将养母送到附近的南京武警医院。

  得知母亲被父亲打进了医院,刘斌气得牙齿咯咯响,立即开车赶到了医院。看到刘惠,他冲上前去推搡着说:“你算老几啊,一个捡来的孩子凭什么和我分家产,滚,立即滚。”心里酸苦的刘惠哭着跑开了。

  当天下午,医生告诉刘斌,李世梅是轻微脑震荡,需要住院治疗。刘斌开车赶到父亲家里,给母亲拿衣物,看到父亲呆呆地坐在客厅里,早已怒火满心的他说道:“我们断绝父子关系!为了一个养女,你竟然打伤我妈,我都为你感到丢人,老家伙和养女不明不白的,真龌龊。”说完就转身到卧室整理母亲的换洗衣服。

  儿子的话激起了刘清平无边的愤怒,他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向儿子捅去。受伤的刘斌大吼一声,一下将父亲推开,可水果刀已刺中了他的肚子,血流如注,他顺手用母亲的衣服堵在伤口上奔到楼下,强忍剧痛独自开车去了南京武警医院。

  直到这时,酿出大祸的刘清平才慢慢清醒,他拿起电话拨打了110之后便呆若木鸡般坐在地上。很快,接到报案的110民警出现在了刘清平的面前,刘清平颤抖地说道:“抓我之前,让我见见我的女儿吧。”

  刘惠闻讯立刻赶了过来。见到刘惠,刘清平眼圈一红:“憋了30多年了,惠惠,今天我不得不说了,你不是我的养女,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是你的亲爸爸,亲爸爸啊!”刘惠大吃一惊,双腿一软差点瘫倒。亲情喋血,抖搂出一段尘封了30多年的情感往事。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08: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清平是南京市雨花区人。1969年,他作为工农兵学员被推荐上了南京大学。1973年,24岁的刘清平在组织安排下,到安徽滁州市全椒农村参加“批林批孔运动”。在这里,他和当地姑娘周琴相爱了。

  一年后,刘清平接到回南京报到的通知。临别的那天晚上,刘清平将哭成泪人般的周琴揽入怀中,一番激情之后,刘清平深情地说:“等我回去稳定了,就来接你去南京。”初回南京,刘清平每个星期都给周琴写一封信,因为周琴所在的村子太偏僻,信到了乡里后,没有人往下送,他始终没有接到周琴的回信。不久,单位领导给刘清平介绍了小学教师李世梅。刘清平心里纠结不已,没收到初恋女友的回信,他曾想去全椒找她,可在现实面前,他犹豫了,娶一个农村姑娘,连将来的孩子都是农村户口。而周琴的杳无音信,让刘清平有了负心的理由,他和李世梅确定了恋爱关系。

  痴痴等待的周琴没有等到刘清平按约定来接她,肚子却一天天大了起来。周琴的父母不禁捶胸顿足:“这些城里人是不会回来的,你还是把孩子打掉吧。”可周琴就是不同意。

  后来,周琴生下了一个女婴,起名“刘惠”。那个年月,一个未婚女子怀孕生子,是被人耻笑、抬不起头的,孙家人四处张罗着想为周琴找个外乡人嫁了,但周琴不答应。

  无望的等待中,周琴病倒了,患上了肾癌。想到自己即将离开人世,周琴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年仅一岁多的女儿惠惠,她决定带女儿去一趟南京。

  一天中午,刘清平接到门卫的通知,说一个女子找他。刘清平来到门口一看,大吃一惊,眼前的女子正是他的初恋情人周琴,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女孩。刘清平急忙将周琴带到远离单位的一个路口。

  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周琴强忍着泪,笑道:“你看这孩子像谁啊?”刘清平瞧了瞧女孩,那眉眼分明和自己一样,他顿时明白了,心跳加速的刘清平因为慌乱,声音也变得冷酷:“你有什么就直说吧,我……我妻子现在都怀孕了……”

  周琴一愣,泪水盈满了眼眶,半晌,她才抬起头来,将小女孩揽在怀里,哽咽着说:“我就是想来看看你,这孩子是我哥哥的。”说完抱着女孩就要走。

  刘清平心里一痛,一把拽住她:“你在这里等我。”说完,他就跑回单位。待他气喘吁吁地赶回路口时,已没有了周琴和小女孩的身影。刘清平怅然地站在路边,手里攥着他从同事们手中借来的零碎钞票。

  周琴抱着女儿,一路泪水踏上了回家的路,郁郁寡欢加上心如死灰,半年不到,周琴因肾癌去世了。临死前,周琴哀求哥哥:“我的命苦,不想惠惠也命苦,我死后,你带惠惠去南京找他吧!”

  7月底的一天,刘清平再次接到门卫有人找他的通知,望着找上门来的陌生男子,刘清平再一次看到了那个小女孩,他心里“咯噔”一下紧张起来,陌生男子声音哽咽地说:“我是周琴的哥哥……”

  听着周琴哥哥的诉说,刘清平再也控制不住,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其实那天看到惠惠,他就意识到是他的孩子了,只是,他不敢也不愿认,却因此害了初恋情人的性命。刘清平悲凄地说道:“哥,我和你回去,到周琴的坟前看看她。”

  第二天一大早,刘清平来到了周琴的坟前,泪水滚落:“周琴,我是个混蛋啊,我害了你辜负了你!你放心,我会将惠惠培养成人的。”

  刘清平将刘惠带回了南京,即将为人母的李世梅惊讶不已,刘清平说道:“世梅,我在全椒时,这孩子的父母非常照顾我。我这次出差,得知孩子的父母不幸遭遇车祸去世了,孩子成了孤儿,实在太可怜了,我……我便把孩子带了回来。”善良的李世梅听得差点掉下泪,她将刘惠揽在了怀里……刘清平暗暗松了口气。

  两个月后,李世梅生下了一个男婴,并起名刘斌。怀着一份无法排解的愧疚,刘清平对女儿格外溺爱,倾注了所有的情感。而相比刘斌的淘气,刘惠乖巧懂事、成绩优秀,深得刘清平和李世梅的喜爱。

  刘惠17岁那年,刘清平给她买了一个卡带录音机,一天,刘斌要听歌曲,可刘惠正在听英语,不愿给弟弟换歌带,14岁的刘斌生气地说道:“你又不是我爸妈亲生的,你是我爸从农村抱来的。”

  刘惠震惊不已,幼年时隐约的记忆碎片浮起,她哭着跑去问刘清平:“爸,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看着长得越来越像周琴的漂亮女儿,刘清平的心如撕裂一般,那是他心中无法向任何人倾诉的隐痛。“惠惠,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会,我和你妈就是你的亲生父母。”刘惠哭着点了点头。

  在刘清平的呵护下,刘惠不仅乖巧,也特别有出息。刘惠从东南大学毕业后,考取了日本九州大学艺术工学部硕士。两年后,刘惠归国进了一家国有企业。凭借着实力和聪慧,刘惠很快升任设计部副主任。后来,在刘清平的亲自把关下,25岁的刘惠嫁给了在政府机关工作的李玉强。而刘斌读完高中后,由刘清平托关系,将儿子安排进南京一家电机厂,当了一名普通的工人。

  刘清平退休后,常闲逛到女儿家中,父女俩手挽着手散步,有说不尽的话。只有这个时候,刘清平那愧疚的心才会有片刻的宁静。久而久之,知道这是一对养父女的邻居们总是说些风凉话,但刘清平依旧我行我素,完全不理会。直到遗嘱风波惹下亲情喋血,那份隐瞒了30多年的愧疚的父爱才揭开了疑云……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08: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被警察带走了,刘惠的心都要碎了。幼年时模糊的记忆,与30多年来父亲宠着、呵护着自己的点滴往事一起涌上心头,刘惠跌坐在地上任由眼泪滚落。良久,刘惠拨通了李玉强的电话。夫妻俩急忙赶到了医院,见到刘惠,刘斌虚弱而又怨恨地扭过了脸。

  得知刘斌因为脾脏被刺伤,必须进行脾脏摘除手术,刘惠非常难过。“斌斌,所有的事情都因我而起,你就怨恨我吧,不要怨恨爸爸。爸爸被警察带走了,是他自首的。”刘斌身子颤抖了一下,心里五味杂陈。刘斌的妻子下起了逐客令:“斌斌现在情绪不能激动,你走吧!”刘惠难过地点点头,亲情的撕裂让她的心碎了一地。她又来到养母的病房,望着头缠绷带的养母,她哽咽着说道:“妈,对不起!”李世梅看也不看刘惠一眼:“我们家已被你折腾得快要家破人亡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就当我白养了你30多年!”刘惠一听,顿时泪流满面:“妈,是女儿不孝,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不久,民警来到医院,找受害人了解案发经过,直到这时,母子俩终于知道了刘清平的隐情。刘斌惊呆了,从小到大,他觉得姐姐只是一个养女,却什么都和自己一样,甚至得到了父亲的偏爱,心里一直不平衡,没想到,姐姐竟是父亲的亲生女儿!那一刻,百般的滋味涌上了心头,他终于明白,自己说的那句话,是怎样伤了一直在愧疚中挣扎的父亲。李世梅捶打着床沿,泪水不停滴落:“你把我当傻瓜骗了30多年啊!”刘惠无声地流着泪,李玉强劝道:“妈,您消消气,爸爸一定也是心里苦啊,瞒了30多年,也是怕伤了您的心,要不是这次无意伤了你们,他不知还要在心里憋多久。”李世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那几天,刘惠夫妻俩一直在医院,衣不解带地照顾着李世梅和做了脾脏摘除手术的刘斌。刘惠还将装有全家照片的影集带到病房,一起回忆着一家四口在一起时的温馨快乐时光。说到刘清平过去的故事、刘惠的出生经历,李世梅和刘斌也唏嘘不已。刘斌渐渐理解了父亲为何如此偏爱姐姐,因为那是愧疚的回赠。“妈,这都是那个年代特殊的环境造成的!”李玉强感叹地说道,“您和爸爸相濡以沫30多年,对惠惠视如己出,就是惠惠的亲妈啊!”许久,李世梅才哽咽着说:“惠惠,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你和你弟弟在妈的心里都是一样重,手心手背都是肉。”“妈,您的心,女儿知道。”刘惠哭着扑倒在了李世梅的怀里。母女俩抱头痛哭,李世梅喃喃地说道:“惠惠,你爸还在看守所里,快点想办法救他啊!”

  刘惠止住哭声,告诉养母,她已经找了两个当律师的同学,眼下正在争取给父亲办理取保候审。“妈,爸爸因为致斌斌重伤,已构成了故意伤害罪,要想免于刑事起诉,必须得有斌斌和您不予追究的申请书。”刘斌说道:“姐,那快让律师写申请书,我们签字!”刘惠泪流满面,激动地低声说道:“斌斌,你还认我这个姐。”刘斌泪水差点掉下来:“你是我的亲姐姐啊!”

  几日后,刘惠终于为父亲办理了取保候审。刘清平没有回家,他要直接去医院看望老伴和儿子,接老伴和儿子出院,他的心中有太多的自责和负疚,要向老伴和儿子忏悔,要请他们原谅。

  一走进病房,刘清平就声音发颤地说:“老伴啊,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啊。”李世梅哭着责怪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惠惠是我一手养大的,我也疼爱她啊。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一起担当呢?”“老伴,我骗了你30多年,我不该啊!”刘清平不禁老泪纵横:“这30多年,我的愧疚是双重的,我愧对了周琴,更愧对了你啊。”

  刘清平慈爱地望着刘斌,四目相对,眼角泛光。“儿子,出院后,到爸爸那边休养吧,爸爸做饭给你和你妈吃。”老父亲的话,让刘斌顿时哭出了声:“爸,是我不好,从小到大,一直让你非常失望。这次,还说那么混账的话伤你……”刘清平深情地看了一眼儿子,儿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变得成熟了。

  李世梅说道:“过段时间,我们带孩子去看看惠惠的亲生妈妈吧,30多年了,惠惠一直没有去祭拜……”刘清平握着妻子的手,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半晌,在刘惠的提示下,他掏出一张重新写好的遗嘱交给了老伴,遗嘱中写道:百年后,现在居住的房屋交由儿子刘斌和女儿刘惠共同继承。

  与此同时,刘惠也将40万元的拆迁款转存到刘斌的账下。刘斌执意不要,最后姐弟俩约定,将这40万元钱存起来,作为亲情基金,以备不时之需。

  清明节到来,刘清平带着一家人来到安徽全椒县。物是人非,站在周琴坟前,刘清平百感交集:“周琴,惠惠来看你了,她很懂事很有出息,你在天堂里,安息吧!”清风徐徐,夹着沁人肺腑的花香,一家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那压抑在刘清平心中30多年的重负,终于在亲人的宽容和爱的温情中放下了……

  花香四溢,温馨满心。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12: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啊!没有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4-21 07:35 , Processed in 0.0435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