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4|回复: 1

两对夫妻的狗血纠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5 20: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包士山





      包老师,您好!我知道您对于出轨事件已屡见不鲜了,但还是想倾诉一下我的故事。因为,我的故事比许多电视剧还要狗血……

  01

  我叫许欣,29岁;丈夫张硕33岁。我大一时,他大四。恋爱期间,我在校,而他工作了,聚少离多,但六年后结婚。

  我结婚时父母是反对的。我是独生女,父母都是公务员,家境不好不坏;他父母是农民,虽家境贫穷,但他是家族的长子长孙,养尊处优,生性懒惰。

  婚后,我们开始创业,我父母拿出全部积蓄,他父母没钱,把我们的婚房抵押贷款了一笔钱。两边一凑,我们就创业了,可惜经营不善全部亏损。

  他父母最急切的事是抱孙子,我却被发现患有不孕症。为了尽早满足公婆的心愿,我吃药,治疗和做手术等等,折腾下来都未见成效,无奈选择了试管婴儿。张硕去了本地一家公司上班,收入微薄。

  日子被折腾得挺穷,试管之路饱受折磨,终于在婚后的第四年有了宝宝。

  生女儿时,我难产大出血,出了产房还在输血。婆婆抱着孙女坐在我床头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胎生的是女儿,下胎可要生个儿子啊!”我心里一阵难过……

  有了女儿后,我欣喜若狂,每天围着女儿转,而张硕并没有初为人父的喜悦感。下班回到家手机不离手,跟人聊天。后来,我才知道,在我怀孕期间,他出轨了。

  他的情人叫小罗,21岁,已有一个3岁的儿子。他们那边十七八岁就成家了,两家人在一起办个酒席就算结婚,等双方到了法定年龄再去补办结婚证。

  小罗意外怀孕了,她跟老公丁俊并没有分开(他们那种情况结婚、离婚就是一句话的事),不敢要这个孩子。张硕看到外面的女人居然轻而易举就怀上了他的种,心里痒痒。几天后,他依依不舍地陪着小罗去打掉了。

  后来,婆家人商量着说,张硕现在这个工作赚不了多少钱,让我们和张硕的妹妹张玲一起去B城打工。不巧我爸生病住院了,不能陪张硕去B城。

  去B城后,他说在那边的工作又脏又累,回家还要自己洗衣做饭。他要求我带女儿去那边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可我爸并未痊愈,女儿又太小,我觉得走不开。结果,他就把小罗叫到了B城同居。他妹妹张玲以及在那打工的亲戚都知道此事,却瞒着我。

  小罗说她又怀孕了,张硕说如果怀了儿子就生下来,是女儿就不要。后来,他们找关系做B超证实是男孩,张硕决心抛妻弃女。

  那时,我爸病情恶化,在外地医院做开刀手术。我把女儿交给母亲,用轮椅推着父亲上上下下跑,各种心酸就不提了。

  这段时间,张硕就打过一个电话而已。他曾陪小罗回过A城,已经打定主意和小罗结婚,居然带着小罗回了我婆家,睡在我们的婚床上。

  不久,张硕发消息来说要离婚,女儿给我。他没有解释原因,只希望我能放他走。我觉得天都塌了,苦苦哀求,看在女儿份上不要离婚,他不为所动。

  我打电话跟婆婆诉苦,婆婆没透露真相,只是哭着说张硕一意孤行惯了,他们老俩口也劝不动他,让我想开点,将来找个好人家。其实那时,小罗就坐在她旁边。

  我觉得走投无路,每天抱着女儿魂不守舍,终日以泪洗面,一下暴瘦。

  女儿还在哺乳期,张硕为什么如此狠心?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小罗的老公丁俊联系上了我,告诉我张硕和小罗的事。

  丁俊23岁,少年老成,心思缜密。他家庭条件优越,幼时父母忙着生意没时间管教他,他早早辍学走上社会,黑道白道都混过。

  他说,这一年他迷上赌博过年都不回家,对小罗疏于关心,偏偏小罗是爱做梦的女生,喜欢会哄人的男人,没经住张硕甜言蜜语的轰炸做了错事……

 02

  小罗过惯了优越的生活,跟丁俊时从来不用下厨房。怀了儿子后,虽然张硕把她捧在手心里,但是经济条件跟丁俊一比差远了,还要每天做些家务。

  她经常跟张硕发脾气,吵着闹着要钱花,张硕虽然不给我和女儿生活费,却要四处借钱满足她。

  小罗手头拮据时又打电话找丁俊。她跟丁俊保证,汇了钱就回A城并打掉孩子和丁俊和好。丁俊将计就计,想等她回来打掉野种后再正式离婚。

  小罗回家后跟丁俊说,她根本不想要那个孩子,住在我家那几天,我公婆老是念叨着我的好,她心里不爽,想打掉孩子让张硕家一场欢喜一场空。

  小罗从张硕手机里记下了我的号码,让丁俊跟我挑破这些事。

  张硕告诉他爸妈,小罗回了A城,嘱咐他们把小罗接到家里好生照顾。她来家的那几天,我公婆好吃好喝伺候着,并许诺会催张硕跟我离婚然后娶她进门。她心里一乐,又改变主意决定不打胎,跟着张硕过了。

  这下,丁俊不乐意了,打电话告诉我真相……

  小罗的父母坚决反对,找来小罗哥哥和丁俊,告诉丁俊任他处置小罗,打死也不怨他。于是,丁俊和大舅哥两人没收了她的手机,拖她去医院打胎。她不从,丁俊就打她。医院看闹得僵,没答应做人流。

  他们买来堕胎药,小罗拗不过只好乖乖喝了。喝完药,小罗偷来丁俊的手机联系张硕,说孩子被丁俊打掉了,还看到丁俊和我的微信记录,竟然说是我俩合谋害死了他们的儿子。张硕立马打过来质问,我心寒不已。

  张硕和他父母知道孩子没了,小罗也被老公看住了,赶紧打电话找我忏悔。张硕大哭一场,说这辈子就想要个儿子,满足父母的心愿怎么就那么难。

  我蠢得挂相,还安慰他。他说想回归家庭,我没答应。丁俊从我这里得知张家变脸这么快,立马告诉小罗,她便死了心,药效发作了跟着丁俊去医院做了引产。

  张硕回到A城和他父母来我娘家登门道歉,想让我跟着张硕去B城重新开始。我没有答应,他们就回去了。

  两天后,小罗居然联系了我,跟我道歉。我圣母心泛滥,告诉她出了这事,怪的是张硕心术不正,叫她安心坐小月子以后重新开始生活。

  其实,我是犹豫的,不想女儿从小就在单亲家庭里成长,而且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做家庭主妇,失去了自食其力的能力,再者我对张硕还有感情。

  小罗说,张硕把我吃得死死的,她却能把张硕吃定,但她又怵丁俊。听小罗描述张硕在B城多么宠她后,我的玻璃心碎了。

  小罗说她看清了他们一家,不会再愚蠢下去,还把张硕这几天跟她的聊天记录发给我看。原来,张硕一边挽回我,一边哄小罗,估计是想抓到一头是一头。

  几天后,丁俊告诉我,张硕在他们那边,把小罗约出去聊了一下午。小罗跟我坦白了,说张硕不死心,说他心里爱的是她,想娶的也是她,说等她养好身体再给他怀个儿子。她觉得张硕只是把她当生育工具,就翻脸走人了。

  张硕没想到小罗把什么都告诉我了,还在微信里努力挽回,我寒心了,没有答应。两个女人都不理他了,他心灰意冷地在家待着思考人生。

  过了几天,丁俊凌晨打电话来,气急败坏地说小罗和张硕在一起,让我警告张硕,不把小罗送回来,就放火烧他家房子。

  我吓得立马打电话找张硕,张硕却说没有的事,已经收心打算跟我过日子了。

  我打回去跟丁俊说“没有”,丁俊说只有我才会信张硕和小罗的鬼话。

  半小时后,丁俊又打电话来说,找了黑道的朋友,个个拿着刀,刚刚抓到小罗,小罗接过电话跟我解释说,两人只是碰到聊了几句,让我不要多想。

  没过两分钟,张硕也打电话过来,说是小罗在家被丁俊盯得太死,心里压抑才找他出来聊聊,刚才不承认是因为小罗嘱咐了,他怕丁俊从我这里套出话。

  挂了后,丁俊和张硕两个男人通电话开战了。张硕怨恨丁俊不光打掉了他儿子,还从中破坏了我们夫妻感情;而丁俊气他睡了自己老婆,还恶人先告状。

  丁俊让黑道的朋友去砍张硕。张硕吓得躲了起来。后来,他打电话怨我跟丁俊接触太多,听信丁俊的话,才把事情闹到这地步。

  我说:“可笑,这一切都是谁引起的呢?”他不语,挂了……

  第二天上午,丁俊发微信来说小罗又出走了。我打去找张硕,张硕说他躲去B城了。我说还是办了离婚手续再走,他不同意,就没回了。

  一个月后,丁俊告诉我,那晚后小罗是和张硕私奔了,我不信,他们都见过那阵仗还敢冒险?丁俊觉得我太过愚蠢,说不信等着瞧。

  我打电话质问张硕,他坚决否认,我相信了他。

  又过一个月,张硕发微信来说要回来离婚抢女儿,我莫名其妙。原来,那晚张硕把小罗哄得太好,让小罗又沦陷了,跟他私奔去了B城……


  03

  可一个月后,小罗不愿每天过的拮据,又找丁俊忏悔,叫丁俊去接她回A城。而张硕误认为是我给丁俊透露了他们在B城的地址,坏了他的好事,说要离婚把女儿抢走,让我也不好过……

  丁俊发了一个小视频给我,证明小罗自愿跟着他走的,我再转发给张硕,张硕这才死心,并道歉说,只怪自己造孽,是他对不起我。

  小罗为表决心回A城后立即跟丁俊办理结婚登记,可丁俊接她回来目的并不在此,他假装原谅,没多久逼她去离婚,还签了每月支付儿子一大笔生活费的协议书。

  有了协议书,丁俊把小罗赶出家门。小罗没了依靠,又去B城找张硕,而张硕接受了,两人又过起了日子……真够无语!

  我不想跟一个无耻的人有任何关系,就催张硕回来办手续,他让我把协议书写好。

  等到离婚时,我才发现当初太单纯,以为有情饮水饱,房子、车子都在他父亲名下,他没有存款,离婚我什么也得不到。

  他认为女儿的生活费我开高了,说支付不起。我说每月1000元在我们当地最多算是中等水平,并不高。我催他回来办手续,他找各种借口没回。

  我知道小罗在那边,一天没怀上他儿的子,他就耗着一天不跟我办手续。

  现在的我,找了一份薪水不高时间松一点的工作,挣点小钱养活自己的同时,可以留点时间陪女儿。我上班时,我妈就照顾女儿伺候我爸,日子过得狼狈而艰辛。

  我只怨自己,在错误的婚姻中失去了自我,曾有一手好牌,被自己打得稀巴烂……

  包老师,我想听听您一针见血的评论,不管好话坏话都可以讲,说不定对我有很大的启发。期待您的回信!

  我相信,很多读者对于许欣的来信,根本看不下去,因为被气到了;更会有一些读者抗议,为什么我老是写一些傻白甜的故事,真的看腻了!

  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写作偏好。其实,我最感兴趣的是人性研究,而情感只是人性问题中的一个分支;能否看得透感情,取决于对人性的了解程度

  我希望跟大家一起探究人性,从根源上看透种种人生问题。而这些狗血、奇葩的故事,更接近人性的真面目。

  每当有人留言,说读完我的文章,就不想谈恋爱、结婚时,我就知道他们真的没有读懂;如果读懂了,在婚恋中更容易掌握主动权才对。

  闲话少叙,我们来分析许欣和张硕、小罗和丁俊这两对夫妇的感情纠葛。

  许欣的公婆,属于文化水平有限的老年人,加上生活贫寒,他们的思想境界不会有太高的提升,处于人性的自然状态,再狡猾也没有太多弯弯绕。

  譬如,他们对待儿媳的态度很简单:娶你生娃。

  对于他们而言,不管你家境优渥也好,有美好的情操也罢,是为了爱情下嫁也罢,但凡你不能生娃,那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

  因此,面对历尽艰辛才怀上孕而且产后大出血的许欣,他们没有丝毫同情,还要求再生孙子。

  尽管许欣的家境和自身条件秒杀小罗,对不起,她公婆还是愿意选择小罗。不过,他们会给小罗施压。毕竟,除了能生娃,她其他条件都不如许欣。他们不希望她翘尾巴,将来婚后最好低眉顺眼一点。

  很多女孩觉得,自己的公婆不是这样的,思想很开通待人真诚。抱歉,我相信你们的公婆有很好的素质,但更相信他们只是比许欣的公婆多穿了几件衣服而已。

  当今社会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很多出身好的孩子,由于父母重视综合素质教育,反倒更能吃苦,更有责任感,并具备一定的领导力;而不少寒门子弟,却被父母无限宠溺,变成了新型纨绔。张硕恰好就是这样的人。

  张硕非常自私,为人处世的核心就是为了他自己,完全不讲道义和规则。譬如,他认为妻子和丁俊一起害死了他的儿子,非常愤怒,想要讨公道。

  可他不会考虑: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情人的老公,他对这两个人的伤害更大,即使对方联手,也只是捍卫自己的尊严和权益而已。

  许欣爱上这样一个人,怨谁呢?

  许欣是一个为了爱情可以抛弃一切的女孩,父母的反对,她漠视;当张家把房子、车子都不落在张硕名下时,她觉得有情饮水饱,不必计较。

  可无情了,饮水还饱吗?须知,爱情不是永恒的,而是可能转瞬即逝的。当爱情不在了,老公露出渣男真面目,许欣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所有领域的专家竭尽所能,只是为了告诉人们必须面对现实,不要感情用事;惟独主流情感专家们拼了老命,就是为了说服人们重视感情,不要面对现实。

  我不是情感专家,而是人性观察者,哪怕大家骂死我,我的结论依然是:爱情固然重要,但是一定要正视现实!

  无恒产者无恒心,感情亦是如此。但愿许欣们能惊醒吧,不仅要自强,还得放下圣母心,可能会更好。

  许欣如果为了孩子留在婚姻里,就得接受一辈子无望的生活,同时,她会将女儿摁在那种底层生活里,不知将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走出来……

  小罗属于社会最底层的那个人群,精神上守不起道德,又向往美好的生活,但她又缺乏生存能力,惟一能依仗的就是本能的性和生育能力。

  明知道张硕只是把她当生育工具,只要有甜言蜜语,满足她的虚荣心,她就可以抛弃老公(同居男友)甘做小三,跟有妇之夫同居怀孕。

  她的生活状态,就是某一些底层女孩的生态图,没有大理想,没有大追求,看上去能自主,却很难逃脱被男人玩弄的命运。

  至于丁俊,他虽然家境不错,奈何文化底子薄弱,其精神境界很难跨越其生活的大环境,如早婚早育,如赌博瞎混,所以才会跟小罗这样的女孩相爱相杀。

  但是,他毕竟是有脾气有手段的,不能白让小罗给自己戴绿帽,最终还是把她甩了。

  不管大家觉得许欣的故事多么狗血,但是身处其中的人,觉得一切都那么自然,毫无违和感。这才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人性。不知大家从中悟到什么了吗?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0 08: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情虽然复杂,其实简单,就让您的老公去处理好了!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5-27 15:37 , Processed in 0.05726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