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51|回复: 1

老公暴富后,我想杀了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1 19: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凡小西




今天这封倾诉邮件,是一位叫焦瑶的女人写来的,信件的一开始,她写:小西,我想杀了我老公。






我叫焦瑶,湖北恩施自治州五峰县人。

  2006年8月,18岁的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然而,这喜事,却让我那靠种田为生的父母眉头紧锁。

  临出发到武汉的前夜,父亲从床枕下摸出一迭钱,递给我说:“这里是五千块,给你的学费,是我和你妈攒了好几年的。从今日起,我和你妈就再也没钱给你了。你今后要自己挣学费。”父亲擦了把泪,接着说:“也不要怪爸爸妈妈,我们是农民,只有这个能力。你下面的弟弟焦阳,妹妹焦星都在上学,我们还要为他们准备一些钱。你作为老大,也要想办法帮衬点。”

  看着父母,看着弟妹,我难过,下决心,一定要要读好书,在武汉干一番事业,为弟妹撑起一片天。

  进入大学,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挣学费。我送过外买,当过营业员,端过盘子,还卖过烧烤。

  2008年,弟弟焦阳考上了湖北大学时,各种费用要一万多元。父母一下拿不出,我二话没说,将自已打工积攒的血汗钱8000元全拿出来。还有一次,我因为刚结束一份家教,一时还没找到工作,弟弟焦阳又催着要生活费。我看到武汉商场门前有采血的,虽是义务献血,但有两百元的营养补助。为了这两百元,为了弟弟的生活费,我毫不犹豫地伸出了胳膊……我已经吃够了苦,不能再让弟弟和妹妹吃苦了。

  2009年冬天,读大四的我在武昌一家汽车4S店找了份洗车的工作。洗一辆大车,提成十元,洗一辆小车五元。虽然洗车辛苦,但钱来得快,我干得特别卖力。就在这时,我认识了汪耀辉

  汪耀辉当时还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小伙子,父亲和母亲都是工薪阶层。他当时也在一家公司做司机。

  因为经常来洗车,汪耀辉开始追我。

  我总是拿着抹布和水桶,认真地帮他洗车。一回头,总能撞到他火热的目光。我一阵脸红急忙转过头,他说:“你红着脸的样子,真可爱。”

  从此后,汪耀辉几乎天天往武昌跑,每天都找我洗车。

 2010年秋,我大学毕业了,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

  汪耀辉知道后,说他在的公司缺一名文员,可以聘用我。我开始拒绝了,然而不久后,父亲却因修屋顶摔伤,进了医院,一下欠下了五万多元的医疗费。母亲在电话里对我哭诉这一切,作为长女,我想着父母供自己读书,如今大学毕业了却连工作都找不到,更不用说为父母分忧解难了。我无法平静,最后我把心一横,对母亲说:“妈,别伤心!我已经找了份好工作,每月可以赚一万呢。”

  挂了电话,我拨通了汪耀辉的手机,答应去他们公司做文员。

  找工作这件事,让我很感动,我觉得汪耀辉是真心对我。很快,我就答应了他,成了他的女朋友。

  恋爱两年后,我和汪耀辉结婚了。

  婚后,汪耀辉辞掉了公司司机的工作,开始在武昌小东门租了个门面做建材生意。

  没想到,脑子灵光的汪耀辉很是做生意的料,第一年,就赚了三十万。第二年,更是赚了两百多万!

  汪耀辉发财后,所有的朋友都告诉我,他开始在外面喜欢沾花惹草。有了有钱男人的通病——花心。

 我不得不与之约法三章,如果敢找小三,就立刻离婚。新婚燕尔,汪耀辉立刻答应。

  那年夏天,我弟焦阳毕业了,汪耀辉让焦阳来他的建材公司工作。这让我感到很幸福,我不止一次对闺蜜说,嫁给汪耀辉是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毕竟一家人都从恩施那个穷地方,到了大武汉。

  然而,结婚第四年,大概是汪耀辉对我的新鲜感渐渐消散,也或许是他的生意越做越火。他开始夜不归宿,我也频频在他手机里发现各种暧昧短信。我和他谈话,和他争吵,可没有一点效果。我向公婆告状,他们根本不管。

  不得已,我只有向弟弟诉苦。开始,焦阳也很生气,可他刚到公司上班,每天要看姐夫的脸色行事,又怎么去教训姐夫?他只好劝我:“姐,有钱的男人都这样,现在姐夫让我当副经理,妹妹马上毕业又要麻烦他,别惹他不高兴。只要他还认你,你睁只眼闭只眼就行了。”弟弟妹妹就是我的软肋,一想到他们还需要老公罩着,我也就没了底气。我选择了忍耐,我甚至毫无尊严地对汪耀辉说出了自己的底线,那就是:“不要把女人带回家!”

  然而,汪耀辉没把其他女人带回家,却将病带回了。

  2014年底,我发现自己竟得了性病。生活作风端正的我清楚是丈夫将病从外面传染给了自己,羞辱难当,我与老公大吵了一架,然后带汪耀辉一同治疗。性病是治好了,可我却落下后遗症——由于病毒侵入生殖系统,造成继发性不孕症。我伤心欲绝,对汪耀辉彻底死心。

  我真的想离婚,可一想到弟弟,想到正在上大学的妹妹焦星也不至一次跟我说,等毕业了,要我也帮她安排一份工作,我只有忍。

  那一年,我和汪耀辉分房间睡了。对于他的乱搞,我眼不见心不烦。

 2016年春天的一个周五晚上,妹妹来我家过周末。那天,因学校有活动,焦星化了妆,还穿了一件漂亮的低胸礼服。正好汪耀辉在家,当他看到焦星时,夸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两天后的周日晚上,汪耀辉特意留在家里,当焦星要返校,汪耀辉忙说正好到汉阳去办事,可以顺便送她。一路上,汪耀辉滔滔不绝,大包大揽地对焦星说,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姐夫。

  到了学校,汪耀辉特地把她送到宿舍楼下。女生们看着焦星竟被豪车送回来,顿时一片惊叹。

  那之后,只要到周末,汪耀辉便哪里都不去,在家等着焦星来吃饭。我看出了汪耀辉的居心,不再让妹妹来吃饭了,还警告丈夫:“别打我妹的主意!”

  可是,汪耀辉开始到学校找焦星。他请焦星吃饭、买衣服、去KTV玩……一次,汪耀辉带焦星去香港购物,短短3天,便消费了二十多万。

  更无耻的是,汪耀辉更开始向妹妹诉苦。他说我有神经病,我们之间早都没爱情了。他还说我拒绝和他同房,结婚两年,都没怀孕……单纯的焦星开始怜悯汪耀辉。

  直到后来,我发现焦星呕吐不止,我一再追问,她告诉我她怀孕了。

  她说:“这个孩子是汪耀辉的!”


  我要疯了!

  她是我的亲妹妹啊,而她竟然爱上了一个人渣,有性病的人渣!

  我哭着说:“你怎么这么傻!我的妹妹!”

  然而,焦星却以为我是恨她夺走了老公。

  一向乖巧的妹妹,竟然也像外面那些女人一样,挥舞着胜利的旗帜,野蛮凶悍高傲地说:“姐,汪耀辉说了,他根本不爱你!你们之间从来都没有爱情。你趁早让出你的位置,我要和他结婚!”

  我一点不稀罕汪耀辉妻子这个身份,若不是为了弟弟和妹妹,我怎么会忍到这个地步?

  可是,妹妹竟然来逼宫。

  我怎么忍心让我疼爱的小妹跳火坑?我苦劝妹妹紧急刹车,将孩子打掉,找个好男人结婚,可焦星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不得已,我将那些性病病历拿出来,说:“你姐夫自己在外面玩,还把病传给我,害得我这辈子都不能生孩子!”

  没想到焦星在愣了片刻后,说:“谁没有一点过去?我和汪耀辉之间是真爱,他发过誓,我是他最后一个女人!”说着,焦星从姐姐身边起身,说:“我会把孩子生下来!”

  我开始彻夜失眠,不知道怎样才能拽住妹妹笃定的脚步……



眼见焦星的孕期反应一天比一天重,我心急如焚,希望在妹妹肚子大起来之前,结束这一切。

  我找到了弟弟,想请焦阳出面将姐夫教训一顿,让他断了娶焦星的念头。

  想不到的是,焦阳听后,沉默了一会儿,竟叹了口气说:“姐,你跟姐夫结婚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有怀孕。你想想,姐夫能不着急吗?再说,事已至此,我帮你教训姐夫,就害了妹妹。你还是放手吧,这样我们姐弟仨还还能好好在武汉活着做人……”

  我目瞪口呆,我没想到自己苦心爱护的弟弟和妹妹,竟没一个人理解和帮助自己!如果我的离婚,真的能成全妹妹,也就罢了!可是我太清楚汪耀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渣!

  我打开焦星的朋友圈,我最疼爱的小妹,她是那样美丽那样乖巧,我好不忍心,她竟然瞎了眼爱上汪耀辉!

  我记起,十年前,自己背着行囊,从山城恩施走出来,下了决心要做一棵大树,将弟妹都保护在自己的树荫下。

  我还记得,每当自己勤工俭学挣了钱,给弟弟妹妹寄去时,妹妹总会打电话哭着说:“姐,你就是我的第二个妈。”

  我当然还清晰地记得,汪耀辉当初追自己时的甜言蜜语与海誓山盟,更记得他让自己终生不孕……往事一幕幕难以忘怀,是什么让一切都改变了?都是汪耀辉,是他的钱,让弟弟难以割舍,还是他的钱,让妹妹爱得如同飞蛾扑火。

  我恨透了这一场暴富,它让我最可爱最朴实的弟弟妹妹都活得没个人样儿。

  我该怎么办?妹妹现在已经发了疯地想嫁给汪耀辉。我真恨不得一刀杀掉他,然后同归于尽!

  凡小西说:

  有一句话说:暴富是最考验人的。

  懒惰、好色、贪财、自私,这几乎是人的天性。所以,当焦瑶的弟弟和妹妹看到姐夫的财富后,也迷失了自我。完全听不进去姐姐的苦心规劝。

  但我还是建议焦瑶,一定要用合法合理的办法来处理这场家庭纷争。如果妹妹实在要跳这个火坑,也是你无力解决的。毕竟有些路,需要她亲自走了,才懂得艰难和痛苦!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2 17: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算了!就让出来吧!
Acetag.com Smart Phone Accessories Free Shipp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hop Now - 20% Off All Used Gear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10-16 15:00 , Processed in 0.04341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