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海外逸士

長篇科幻小說《新西遊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05: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說無敵天王呂朋家住蜀山南麓的一個小村子裡。該村居民閑中常喜入山狩獵﹐故都學有一些防身功夫。呂朋從小也學會幾手。後來進了附近縣城中學時﹐課餘及假日﹐常去圖書館借閱武俠小說﹐甚至看得廢寢忘食。他嚮往著自己也能學會書中描述的種種神乎其神的功夫﹐能得到一本練什麼高深武功的秘集﹐喝到些石髓中蘊藏的萬年空青﹐吃到些千年結實的奇果。終日這樣異思怪想﹐上課也不好好聽﹐作業也不好好做﹐總算勉強混到中學畢業。大學當然考不上﹐連職業技能學校也沒考上。父母讓他在附近的農場裡工作﹐他也不好好幹﹐經常不上班﹐往蜀山裡跑。歲月匆匆﹐他就這樣糊裡糊塗過了二十歲的生日。有一天﹐他又一早往山裡去﹐還帶上獵槍及幾天的乾糧。他想走得深一點﹐或有奇遇。有時他遇到同村的人﹐也來打獵的﹐說上幾句﹐又一人向山深處走去﹐肚子餓時﹐邊走邊吃點麵包等乾糧﹐喝些裝在水壺裡的飲料﹐走到黃昏時﹐再也沒碰到人﹐因為一般打獵的人都要當天回家﹐決不會走得太遠﹐而他是『獵者之意不在獸』也。這時天已漸暗﹐因在林中﹐更覺黑了。他就拿出電筒來照著走﹐餓了又吃﹐渴了又喝﹐直到走得倦了﹐一看手錶﹐已是半夜二點鐘。他選了一棵較粗大的樹﹐爬上去﹐坐在一根較大的橫枝上﹐用帶子把自己系在樹幹上﹐頭靠著樹幹﹐一會兒就沉沉入睡了。一覺醒來﹐雖有天光透入﹐但難估時間﹐一看錶﹐已是早晨九點多。他鬆綁下樹﹐在附近找到一條小溪﹐匆匆洗把臉﹐漱幾口水﹐就著溪水吃了些糕餅﹐再動身向山深處走去。第二天他專找山洞﹐因為武俠小說中的練武秘籍多半是在山洞裡發現的。所以凡見山洞﹐不管大小﹐都要進去一看﹐但從未看到像武俠小說中描述的那樣有石榻石桌﹐像修道人居住過的山洞。他想只有這種山洞才會藏有秘籍。

    有一次﹐他遠遠看到一個山洞﹐忙奔過去﹐也不再看一下﹐就一頭鑽了進去﹐結果『喔唷』一聲﹐額頭腫起一塊。原來那個山洞太淺﹐一進去就碰痛頭。幸好不嚴重。他揉了一下﹐繼續前行。第三天晚上﹐他已來到一個人跡罕見的地方。在一條很小的溪流旁邊﹐有一棵幾抱粗的參天大樹﹐周圍還長著各種樹﹐是一片疏密相間的森林。他坐在地上﹐靠著一棵樹幹﹐正好面對那棵巨樹。他檢視一下背包﹐見口糧已所餘無幾。他一面拿起餅乾來吃﹐一面想著明天怎麼辦﹐還是回去﹐還是繼續前進。如再向前走﹐能否找到吃的東西。他一時難作決定﹐想先睡一宿﹐明天再說。他拿起電筒﹐東照西照﹐想尋一根合適的枝杈過夜。當電筒光照到巨樹幹上時﹐他看到樹幹上離地一丈多高處有一個大可容人的樹洞。他想﹐平時都在樹枝上過夜﹐今天換個新鮮﹐到樹洞裡去過夜吧。他吃好餅乾﹐喝些尚餘的飲料﹐隨後抽出身旁的匕首﹐在樹幹上刻幾個可落腳的凹處﹐隨即收好匕首﹐背起包﹐手腳並用﹐爬到了樹洞口﹐見裡面剛好容一人坐臥﹐底下還有乾樹葉墊著。他爬進樹洞﹐坐在樹葉上﹐感到比坐在樹枝上過夜舒服多了。忽然他覺得臀部底下隔著樹葉有一樣東西。他立刻伸下手去一摸﹐好像是隻小布袋﹐裡面有東西。他拿出布袋﹐打開一看﹐裡面有一隻葫蘆及一本紅色封面的小冊子。他先看小紅冊子﹐只見封面上正中寫著四個大字『元始神篇』﹐左下角一行小字『元始天尊留贈有緣人』。看過《封神演義》的讀者當知元始天尊其人﹐乃太上老君之師弟﹐姜太公之師父。或有讀者要問﹕『據說神仙寫的天書像畫符一般﹐凡人怎看得懂﹖』讀者有所不知。元始天尊法力高深﹐能前知數千年﹐後知數千年。自姜太公封神以後﹐他因閑著沒事﹐就細細推算後事﹐知道以後天道雖公﹐人道難公。因為人乃萬物之靈﹐靈就靈在能想出各種對策來應付公正的天道。於是天道到了下面﹐經過對策的折光作用﹐就變成了不公正的人道。因而在以後的年代裡﹐將會出現一種人﹐稱作『俠客』﹐來替天行道。他們都有一身武藝﹐能到達法律所不敢去的地方﹐以懲治邪惡﹐伸張正義。這些人的武功會一代比一代越來越高﹐越來越邪門。(如不越來越高﹐越來越邪門﹐怎能招來更多讀者﹐使銷量劇增。)元始天尊算罷未來﹐因洞中歲月悠閑﹐便開始寫一本教人練武功的冊子﹐用那時會使用的文字來寫﹐定名為『元始神篇』。學會其中的功夫﹐將是天下無敵。(讀者試想﹐在《封神演義》中﹐元始天尊的道法僅次於他師父及師兄。當然﹐按他寫的書所練成的功夫必定天下無敵﹐除非他師父或師兄也寫一本同類的書。且有的武俠小說提及前古仙人廣成子﹐說他本領如何如何大。廣成子乃元始天尊的徒弟也。)這本書慢悠悠地寫了一千年剛完成﹐也不過是本薄薄的小冊子。可見是幾經思考﹐擇其精髓要義而寫之。其中一字足抵其他練武秘籍中的一百字﹐一千字﹐甚或一萬字(﹗﹗﹗)。書寫成後﹐擇時擇地﹐藏之於深山的一棵大樹洞裡﹐用法術封閉﹐一般人看不見﹐找不到﹐以待有緣人到來。那時法術才自動破解﹐書才出現。

    卻說呂朋看過封面﹐再看裡頁。只見其他頁上都是空白﹐只有第一頁上有字。他就湊在電筒光下看。上面寫道﹕『來者有緣人乃吾徒申公豹再世。彼多世之中盡作歹事﹐亦遭惡報。望今世中能勤習吾篇﹐改惡從善﹐修成正果。勉之勉之。』呂朋閱畢﹐始知前因後果。自己第一世為人時原是申公豹﹐想起被填入北海眼時﹐身上猶感到一股冷意﹐再想起師兄姜尚已幹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自己今世一定要練好本領﹐也要幹番轟轟烈烈的事業﹐方不負師父栽培之意﹐方不負人生在世一遭。想罷﹐再翻閱第二頁時﹐上面有字出現了。寫的是『葫蘆內有丹丸十粒。每丸能使人耐飢一年﹐並增十年功力。爾今先服一粒﹐再按第三頁起所載秘訣練功。每年今日感飢餓時再服一粒。十年功成﹐可下山行道矣。』呂朋閱畢﹐忙取過葫蘆﹐剛一打開﹐一陣異香撲鼻﹐忙倒出一粒納入口中﹐順津而下直入肚內﹐只覺得百脈舒暢﹐連身體也輕快起來。呂朋忙蓋好葫蘆﹐藏在身邊﹐再翻到第三頁看時﹐只見上面寫著如何做吐納功夫的步驟和訣竅﹐並有圖示。呂朋就按圖示﹐參以文字說明﹐憑著自己的悟解﹐練了起來。倒底不愧是申公豹轉世﹐練過道法的人﹐一上來就對了路子。據說練功不對路子就會『走火入魔』。這四個字聽來就有點邪門﹐並且所有的武俠小說中都沒有說明什麼是『火』﹐什麼是『魔』﹐『火』是怎麼『走』的﹐『魔』是怎麼『入』的。故在上也不甚了了﹐但看其描述﹐常是全身或四肢等不會動。這在現代醫學上應稱作『癱瘓』﹐俗名『中風』。不知是也不是﹖故以一得之見求教於高明。再說呂朋既是申公豹轉世﹐申公豹原是聰明之人。不過聰明如沒用到正路上﹐比不聰明還壞。如果笨蛋去做壞事﹐只會做些小壞事﹐如偷雞摸狗之類。而聰明人做壞事﹐一定做大壞事﹐像無中生有﹐陷害好人﹐甚或竊國賣國等等。這與有本領有學問的人不肯為統治者所奴用﹐就比笨奴才還要遭白眼一般。否則為什麼秦始皇要『坑儒』呢﹖所坑者乃不肯為『朕』奴用之儒也。數千年來﹐逐鹿中原而能取得統治權位者﹐都有一定的學問(用手腕也是一種學問)或能重用有學問的人。反則﹐沒一個能成功的﹐只不過鼓噪一時而已。所以歷來的統治者不怕工人農民造反﹐充其量不過亂一陣子﹐但一旦由有學問的人來領導﹐則其威脅性不可估量。因此﹐中國的統治者不但在統治層中因爭權奪利而狗咬狗﹐甚至常對不屬統治層而又沒造反的知識分子也儘情整治折磨。可見中國的讀書人是最難做人的﹐有時甚至連明哲保身﹐不問世事也是一條罪狀﹐遑論其他。

    再說呂朋加緊練功﹐每到一個階段﹐小冊子下一頁就會現出字來﹐教他下一步怎麼做。他把這本冊子當作寶書一般。他練了五年內功﹐冊上就現出怎樣練『那摩般若波羅密掌』的口訣﹐共九式﹐每式有三種變化﹐計二十七掌。其中最後三掌最厲害﹐名為『吉格羅多』﹐『摩訶多羅』和『阿里古里』。呂朋把式子練熟後﹐加上內勁發出一掌﹐想看看究竟有多厲害﹐不料縱深連排五棵成抱大樹均被擊折﹐因為他五年中吞了五粒丹丸﹐已有五十年的功力了。在他掌法練成後﹐冊子上又出現如何練『無敵劍法』的口訣﹐下註一行小字云﹕『樹洞頂上有一把劍﹐乃爾師叔通天教主當年大擺誅仙陣時所用四劍之一﹐斬仙劍也。此劍非同小可﹐爾好自用之。』閱畢﹐頭頂上一聲輕響﹐現出一把連鞘的劍來。呂朋忙伸手拿下來﹐抽出一看﹐光芒四射﹐暗中可當燈用。按此劍既為仙法所練成﹐且成劍又比干將莫邪早好幾百年﹐所以舉世名劍與之相比也望塵莫及。呂朋愛不釋手﹐天天按譜練劍。無敵劍法共有三百六十招﹐像圓周三百六十度﹐周而復始。每招又有十個變化﹐計三千六百個式子。如果每個式子都用上﹐連續可發三千六百招﹐還可周而復始﹐豈不把對手累也累死﹐當然是無敵了。讀者或許要問﹕『他自己不累死嗎﹖』請勿忘記﹐他吃了一葫蘆仙丹呢。卻說呂朋練了足足三年才把此劍法練得純熟。

    這些年來﹐呂朋經常翻看小冊子後面的空頁﹐看有否字出現。一天晚上﹐他打坐前又翻了一下小冊子﹐只見空頁上又出現了字﹐是『赤燄神指』的練功口訣。練法是雙足著地﹐從大地的深處吸取熱能﹐隨後集中起來﹐從指端放出﹐經過發功作用﹐打到前面任何物體上時﹐最高可達攝氏一千度高溫﹐真可熔金爍鐵﹐無堅不摧。要發此指功時﹐必須身子著地﹐否則無法吸取地熱。所以呂朋練此功時﹐不能在樹洞裡﹐就在地上打坐勤練。這多年中﹐他在練功之餘﹐常到森林各處走走﹐熟悉一下環境。離巨樹不遠的那條小溪邊更是他天天必去之處﹐飲水漱洗。一天﹐他正坐在溪旁﹐忽見上流順水淌下一物﹐待近來一看﹐卻是一隻小松鼠。他忙把牠撈起一看﹐周身血跡斑斑﹐奄奄一息﹐但毛茸茸的﹐非常可愛。呂朋不忍心見他死去﹐就拿出葫蘆﹐倒出一粒仙丹﹐放在小松鼠口內﹐再滴進些溪水﹐讓仙丹化掉﹐順喉而下。一會兒﹐小松鼠就活了過來﹐並能口吐人言。(讀者且莫說在上在荒天下之大唐。在上此招學自其他武俠說部﹐有什麼猿猴化去喉中橫骨﹐口吐人言。雖說猿猴之屬近於人類﹐但真正能說人話的﹐恐怕世上絕無。因為元始天尊乃鴻鈞老祖的第二弟子﹐他所煉的仙丹豈同一般﹐不要說松鼠﹐就是細菌吃了也會講話。在上小時候常聽到這麼一句話﹕『先有鴻鈞慢有天﹐我比鴻鈞還在先』。可見鴻鈞老祖之厲害。按下不表。)呂朋一人練功正感寂寞﹐現在雖說少了一粒仙丹﹐但卻多了一個能解寂寞的伴﹐可算得失相當。小松鼠吃了仙丹也不覺得飢餓﹐而且一粒仙丹可使人耐飢一年﹐按身體比例計算﹐則小松鼠至少可二十年不食。(扣除仙丹使牠活過來及能說人話的作用部份。)呂朋給小松鼠取了個名﹐便於使喚。因為小松鼠經常在樹上爬上爬下﹐呂朋突然想起一句成語『緣木求魚』﹐就把牠叫作『緣木』﹐並教牠武學中的撲擊招式。

      歲月荏苒﹐轉眼已進入了第十年。一天﹐呂朋忽然覺得有點餓了﹐打開葫蘆一看﹐仙丹已吃光。一算日子﹐尚不到十年。他想起原來給小松鼠吃了一粒。現在怎麼辦﹖還是提早下山﹐還是再練一年﹖提早下山吧﹐怕沒按規定練成﹐下山後如碰到強手會吃虧的。再練一年吧﹐吃什麼過活呢﹖人在猶豫不決時﹐總想有個人商量商量。但空山寂寂﹐林木森森﹐哪裡去找人商量。於是他只能與小松鼠商量。(讀者且莫笑﹕『人怎麼與畜生去商量﹖』須知有時與畜生商量比與人商量還好。至少畜生不會出壞主意﹐不會讓你上當。)呂朋把此事對小松鼠一說﹐小松鼠想此事是因救牠而起﹐牠責無旁貸﹐理應盡力而為。牠說牠會天天去找果實之類的東西給呂朋充飢。呂朋一想暫時這樣也好﹐於是決定繼續練功。這下可忙壞了可憐的小松鼠。牠找到果實後﹐每次能帶回來的很少﹐只得多跑幾次﹐不是幾次﹐而是幾十次﹐有時上百次﹐才夠呂朋吃。好在畜生頭腦簡單﹐感恩圖報是不遺餘力的。且呂朋已吃了九年仙丹﹐耐飢作用總還有些存在﹐又學會導引辟穀之術﹐雖說尚須飲食﹐但較以前之量少得多了。表過不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4 06: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中歲月易過﹐匆匆又是一年。一天晚上﹐呂朋就著劍光翻閱小冊子﹐只見最後一頁忽然現出字來。寫的是『爾今功夫已成﹐即日可下山行道。好自勉之﹐勿負吾望。』看畢﹐小冊子忽化一道金光﹐沖天飛去。呂朋往空拜謝。翌日一早﹐他收拾好東西﹐把劍包在衣內﹐帶了小松鼠離山而去。一路向南行來﹐只聽得人們在紛紛傳說﹕有一家外國公司要在中國招聘武術人才﹐在廣州市郊設下擂台﹐比武招聘﹐薪水福利優厚。許多身懷武技之士紛紛趕往廣州。呂朋想﹐下得山來﹐總要找個工作才可糊口﹐不如去比武應聘吧﹐也可試試自己練的那些功夫是否天下無敵。想罷﹐也隨著一些武林人士趕往廣州而來。呂朋發現﹐不論廣州城內城外﹐許多旅館早告客滿﹐即使尚有一二間空房的﹐租費已漲了一倍﹐據說是為適應市場規律﹐且旅館出租房間﹐本無國定價格﹐就像商店出售電視機一樣﹐二百多年前就由四百多元漲到五千元一架﹐二百多年後﹐雖說產量大增﹐也要十萬元一架。再說豆腐﹐由一個制錢而四分﹐再漲到四角而一元﹐二百多年後﹐雖說產量大增﹐仍要十元錢一塊。據說這是物價規律。但據鄙意所得﹐物價乃社會現象之一﹐社會乃人類群居而形成。人為萬物之靈﹐是社會的主人﹐應該可以調整與節制物價。為什麼不逐漸降低物價﹐也相應逐漸降低工資﹖只要物價與國民收入成一定比例即可。何必要弄得物價數字大得嚇人。何不發行些小輔幣﹐如半分及釐毫等﹐使物價向小計數發展﹐聽著也舒服些﹖更有日本國﹐物價數字還要大得嚇死人﹐再發展下去﹐恐怕要以『光秒』﹐『光分』﹐『光時』﹐『光日』﹐『光月』及『光年』來作物價的基本單位了。最便宜的東西也要賣『一光秒』﹐即為三十萬。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做出來的事也是奇怪的﹐不可思議的。

    卻說呂朋忽然記起身邊不名一文。他只得來到擂台附近路宿一夜。第二天開擂之日﹐參加者﹐還有更多的看熱鬧者﹐擠得台前空地上幾無插錐之處。離擂台一側較遠處有一堆像陣圖一樣的石頭。這時已到上午八點鐘。台上出現一個洋人﹐來到台口﹐向下一拱手﹐操著一口標準的國語﹐對台下之人說﹕『本人代表敝公司﹐國際古董綜合貿易集團有限公司﹐來華招聘武術人士。凡欲應聘者﹐請先去那邊石頭陣圖中走一遭﹐能出來的初試合格﹐隨後可登台比武。勝者固可受聘﹐敗者如武功好的也可獲聘。現在開始。』於是有好幾十人都湧向石陣。這石陣只有兩個門﹐一個進一個出。其實這不是諸葛武侯的八陣圖﹐也不是五行九宮之類﹐而是西洋的迷宮。進去的人走了將近一小時還沒有一人走出來。魔如豹也在其中。他突然用『響天徹地功』﹐(類似佛門獅子吼功﹐金剛禪唱功等﹐無非是提足中氣﹐利用共鳴而已。)對陣內之人說﹕『我們跳出去吧。我自有辦法對付洋人。』於是好些人陸續跳了出去。石陣約二丈高。魔如豹躍高五丈﹐接著在空中一個翻身﹐身子平臥﹐像鶴渡寒塘一般﹐橫躍五丈﹐已在石陣之外﹐隨著在空中又一個翻身﹐頭上腳下﹐像乘降落傘著地一般﹐穩穩落在地上﹐看得台上洋人也叫好。有的人一躍兩三丈高﹐但不能一下子躍出陣外﹐就先落腳在陣中石牆上﹐再以其他石牆接腳﹐躍出陣外。跳出來的人不個十幾個。其餘人功夫不濟﹐兩丈高的石牆也跳不上﹐只能疊羅漢爬出來。魔如豹領了跳出來的十餘人走到台前﹐台上洋人先開口說﹕『跳出來不能算。』魔如豹道﹕『閣下只說過能出來就行。沒說非得從另一個門走出來。怎能不算﹖』洋人一想也對。於是這些人就算初試合格﹐但已惹腦了人群中的魔如虎和魔如狼。魔如狼手提獨腳銅人﹐走過去一下把石陣之外牆打塌了一大片。魔如虎過去一記霹靂掌﹐石陣倒坍了幾道牆。掌風霹靂聲﹐加上石牆倒坍聲﹐的是聲勢驚人。看得台上的洋人嚇呆了﹐想﹕『中國人怎會有這樣的功夫。我們外國人要用炸藥才能炸坍這些石牆。』於是他說﹕『有這些真功夫的人本公司都錄用了﹐不必再參加比武。其他人也可一顯功夫﹐再決定錄用與否。已錄用之人請到台後去登記。』那些從石陣中跳出來的人﹐以及魔如虎魔如狼等都向台後走去。人群中陸續又出來幾個人﹐一個年青女子走在最前面﹐到得台前時﹐那洋人問道﹕『你們只是要露一手﹐還是要上台比武﹖』那女郎說﹕『比武怕會傷人。還是表演一下吧。請給我塊一米見方的鐵板及一口活豬。』那洋人也不管她要這兩樣東西作何表演﹐就叫人去準備。那女郎退過一旁等待。另外幾個人中有的表演劈空掌﹐有的表演捏石成粉。總之﹐都是有真功夫的人。那洋人就請他們都去後台登記。一會兒鐵板與活豬都已運到。那女郎叫他們把鐵板豎在台前地上。她走上去在上邊輕輕一按﹐那塊鐵板就嵌入地面十公分﹐倒不下來。接著﹐她讓人把活豬放在鐵板一側﹐叫人按住﹐不讓牠跑掉﹐她自己則在鐵板另一側﹐退到十丈之外﹐舉起纖纖玉手﹐伸出尖尖食指﹐叫按住豬的人放手離開。那鐵板後的豬剛要舉步跑開﹐被女郎用手一指﹐立刻就叫了一聲﹐倒地死去。那洋人看得呆了﹐好幾分鐘後﹐才像醒過來一般﹐問那女郎這是什麼功夫。她說這功夫叫太乙中子二指禪﹐發射出來的乃是中子流束。洋人不懂古怪的中國名稱﹐但他知道中子彈是非常厲害的﹐能穿透鋼板﹐那女郎能從手指上發出中子彈來﹐這種功夫真是聞未所聞﹐於是趕緊請那女郎到台後去登記。這時呂朋從他站著的地方一躍就到了台前﹐足有十幾丈遠。那洋人看到又吃了一驚﹐忙抱拳一拱說﹕『這位俠士有何指教﹖』呂朋說﹕『我借這鐵板表演一下。』洋人忙說﹕『請。』呂朋不慌不忙退到十幾丈後﹐站在那女郎剛才站過的地方﹐隨即用神功吸入地熱﹐舉起手來﹐伸出手指﹐對著鐵板指了三指。洋人忙低頭一看鐵板﹐上面有三個手指大小的洞﹐成『品』字排列。洋人不免又吃一驚﹐想﹕『這個人的手指簡直成了焊割吹管。中國人的功夫怕是超過了現代科學。不知有沒有人能從手指上發出高能激光束來﹐像激光槍一樣﹖』於是忙請呂朋去台後登記﹐心想﹕『不知中國究竟有多少異材奇士﹖』忙向下一拱手說﹕『時光不早﹐欲應聘者請速賜教。』等了會兒見沒人出來﹐又說了一遍。下面之人大部份是看熱鬧的﹐哪有怎麼多的異能之士。有好功夫的人早已出來了﹐餘下功夫一般的人看了前面那些人表演的神奇武功﹐自知無法相比﹐也就打起了退堂鼓。所以洋人連說三遍﹐還是沒人出來。洋人說﹕『既然諸位中無人應聘﹐招聘工作到此結束。』說罷﹐向下一鞠躬﹐就回台後去了。台前眾人也就一哄而散。洋人回到台後﹐見已登記之人早有人在招待他們午餐。洋人按登記表計點一下人數﹐共有二十三人。其中三個是女的﹐二個已是中年﹐五十多歲﹐一個尚是妙齡少女。讀者想必早已猜到﹐此少女就是魔如鹿。午後兩點鐘﹐洋人把這二十三人請來﹐待大家坐定後﹐他才說道﹕『諸位已被本公司錄用。本公司專營各國古董生意。這些古董在運送過程中及在倉庫裡時﹐都須有像諸位這種武林高手來護送或防衛。所以諸位會隨時受派去世界各地執行任務。諸位中如有人不願受派去任何地方工作的﹐現在就可取回登記表﹐應聘之事作罷。如願留下為本公司服務者請即通知家人﹐會隨時出國工作﹐短期內不能歸家。諸位中有誰要取回登記表的﹐請舉手。』洋人看了一會﹐見沒人舉手﹐很高興﹐就指著坐在旁邊一個獐頭鼠目的人﹐對大家說﹕『這位是本公司在中國分公司的代理人江先生。在本人回國期間﹐這裡的一切事務都由江先生負責﹐諸位必須聽從他的安排。現在給諸位三天時間去處理私人事務或通知家人。三天後晚上六時﹐大家到廣州羊城飯店集合。我們好好吃一頓祝賀祝賀。現在諸位可以離去。』於是眾人站起身來﹐三三二二離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05: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天晚上﹐廣州的羊城飯店來了好些糾糾武夫。有兩個那天去看熱鬧的招待員一眼就認出了這些英雄好漢﹐忙引他們去一間預訂好的雅房﹐內中已擺了三桌酒席。那個矮矮的洋人史密斯先生當然在場。據識相朋友說﹐五短身材是大富大貴之相。但大富大貴之人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做壞事。那個江先生也在場。有兩個彪形大漢乃江先生的保鏢。還有一個戴眼鏡的汪先生﹐是江先生的狗頭軍師。席間﹐大家無非東南西北﹐天上地下﹐瞎吹一通。那洋人叫江先生把各人姓名介紹一下。席終時﹐洋人說﹕『現在我們一起乘車去本公司在華的一個倉庫。』說罷站起身來。其他人也同時站了起來﹐跟著他一起走出飯店。門外有一輛大型客車﹐大家魚貫上車。關上車門後﹐裡面不開燈﹐漆黑一團﹐看不見外面﹐因為窗都封住的﹐連駕駛座後也有擋板隔住。眾人藝高膽大﹐不以為意﹐好在洋人和江先生也在車內。大家閉目養神。車行了好久﹐等停下後﹐大家出來一看﹐是個荒涼的地方﹐附近有條小溪。太陽已升高了。有人一看手錶﹐是上午九點四十八分。眾人到溪邊洗了把臉。有人送上早點﹐是各種糕點飲料。吃罷﹐休息一會﹐又上車出發。等再停車時﹐眾人出車一看﹐到了一座荒山腳下。所謂荒山﹐乃無人之區﹐並非不毛之地。山上都是森林。洋人領著大家穿林而上﹐走了個把小時﹐到達一個洞口﹐有鐵門關著。洋人在門旁按電鈕﹐按了好幾下﹐大約有暗號的﹐鐵門自動縮入牆內。洋人領頭﹐大家跟了進去﹐鐵門隨即閉上。裡面走道縱橫﹐兩旁有許多石室。各處都亮著電燈﹐大概有發電機在工作。洋人領大家走進一間較大的石室﹐像是會議室。中間一隻長桌﹐四周有椅子﹐沿牆還有沙發。洋人坐在長桌一端的大圈手椅中﹐請大家隨便坐下。江先生坐在椅後的一隻沙發上。汪先生坐在他旁邊。兩個保鏢站在門口。等大家坐定﹐那洋人開言道﹕『本公司雖做古董買賣﹐但這些古董的來源是不用本錢的。這句話我不用解釋﹐諸位也懂。只是古董賣掉後的錢大部份用來救濟世界上各地的窮人﹐小部份我們大家分﹐用來養家活口。所以本公司的宗旨是劫富濟貧﹐這很符合中國的武俠精神。我們打劫的都是各國的博物館。那裡的東西都是各國統治者搜刮的民脂民膏。這些藝術珍品都是各國勞動人民創造的﹐是他們的汗血結晶。我們現在把這些東西拿出來歸還給勞動人民﹐是物歸原主﹐是公正合理的﹐正符合你們各位英雄俠士的追求和抱負。所以希望各位能同心協力﹐替天行道。』原來這家公司是一個國際文物古董盜竊走私集團。他們要網羅好手進行盜竊走私活動﹐怕人不肯上賊船﹐造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說法。其實這也不是他們的首創。歷來做壞事的人﹐包括蒙騙別人替他們去賣命或屠殺群眾的人﹐都會挖空心思想出一套理論﹐說人家怎麼怎麼不對﹐自己怎麼怎麼對﹐甚至被駁倒了﹐或根本沒人再相信他們﹐這些戈貝爾的信徒還是喋喋不休地重複著﹐就像謊話說一千遍真的會變成真理一樣﹐以說明他們做壞事或殺人是對的﹐那些被殺的人們是該殺的﹐儘管被殺者手無寸鐵﹐均屬善良百姓。如果人們﹐特別是手拿武器的人﹐都能不受他們謬論的蠱惑﹐世界上必會少許多壞事﹐少許多屠殺。

    再說那批應聘之士聽了洋人的話後﹐有的覺得有些道理﹔有的是既來之則安之﹔有的雖感到不對頭﹐卻想看看大家的態度再定行止﹔有的想洋人說得好聽﹐做得究竟怎樣﹐想看看再說。且他們都是藝高人膽大﹐也不知『怕』為何物。所以洋人說完話﹐沒有人則聲。洋人還以為大家都接受了他的說法﹐接著又道﹕『我們既是一個組織﹐不管叫公司也好﹐叫什麼會社也好﹐叫什麼黨也好﹐總得有個紀律﹐大家必須遵守。凡倉庫重地有專人負責﹐其餘人不得擅入。任何人未奉派遣﹐不得隨意出洞。在本人回國期間﹐這裡的一切事務由江先生負責。大家必須服從他。現在請諸位先去自己房間休息一下﹐等鈴響時﹐請至餐室用膳。』於是大家站了起來﹐由汪先生帶引去各人臥室。汪先生邊領大家前行﹐邊作解說﹕『這間議事室是全洞中心。出門向左是生活區﹐是大家吃飯活動睡覺的地方。向右是史密斯先生和江先生的辦公室及倉庫等重地﹐無事誰也不能去。』邊說﹐邊一路帶大家去看餐室﹐活動室等﹐裡面可下棋﹐打牌﹐打桌球等﹐還有電視和小電影可看﹐隨後領眾人去各自的臥房﹐門上都貼了各人的名字牌﹐不會走錯房間。汪先生安置好眾人﹐就離去了。

    卻說數天後洋人離去。於是洞中各處都可以聽到江先生的吼叫聲﹐怒斥聲﹐打人耳光聲。如果有人走過江先生的辦公室附近﹐還可以聽到呻吟聲﹐痛叫聲﹐因為附近有一排禁閉室﹐一間行刑室﹐用來對付違反紀律的人。而怎樣算是違反了紀律呢﹖這要看江先生的喜怒而定﹐而且他隨時可以訂出一條規章制度來﹐說什麼什麼現在是不對的﹐隨時可以打罰他看不順眼的人。中國數千年來的習慣是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只有強權﹐毫無公理。除了力強者勝﹐哪有是非可言。卻說那些應聘來的人﹐有的在自己臥室內加緊練功﹐有的看看衛星轉播的電視節目消遣﹐有的到活動室去。總之﹐一個月來關在洞裡都悶得慌了。一個人去問江先生能不能出洞在附近山上打獵﹐給江先生痛罵了一頓。另一人因肚子餓了﹐在規定午餐時間之前到廚房裡去問有沒有東西可以先吃一點﹐恰巧給江先生碰到﹐而且恰巧碰在江先生的火頭上﹐於是說他違反紀律。他不服﹐爭執起來。江先生說他目無領導﹐叫他兩個保鏢打了他一頓﹐足足躺了三天才好。其他應聘來的人聽到此事都不服。一個月來﹐零零總總﹐發生了好幾起事。因為都是小事﹐大家也都忍了下來﹐只在背後罵他『小人得志﹐作威作福。一定是拍馬奉迎﹐投洋主子所好﹐踩著無辜人的頭顱血跡﹐才像乘直升飛機一般升到現在的高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04: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合該有事。魔如鹿起身較早﹐離開臥室﹐向盥洗室走去。盥洗室位於議事室附近。當她行近時﹐忽聽得傳來呼痛之聲。她循聲走去﹐發現聲音來自議事室另一側﹐屬於禁地。她從未去過那裡﹐不知那裡的情況。她想也許有人出事﹐極需救援。於是她不顧禁令﹐毅然向那裡走去。她經過一間石室﹐門關著﹐但有叫痛之聲從門內傳出。她猶豫了一下﹐不知這間石室裡藏著什麼東西﹐能不能進去﹐但呼痛之聲不斷傳出來。她想也許有人被什麼重東西壓住在裡面﹐救人要緊﹐就不顧一切用手去推石室的門。門雖關著﹐並未上鎖﹐一推就開﹐只見裡面一個人裸著上半身﹐吊在一邊﹐兩個彪形大漢在給他上刑。原來這間是行刑室。受刑之人是廚房裡打雜的。兩個彪形大漢是江先生的保鏢。江先生也負手站在一旁觀看。因為那人給江先生送宵夜來﹐不小心一滑﹐杯碟點心翻了一地。本來是小事一件﹐再去拿一份來不就好了﹐但剛巧碰到江先生心情不佳﹐就吩咐捉去上刑。為什麼江先生心情不好呢﹖他一直想在新來的那批人面前立威﹐但大家都不服他。本領較差而落單的人有時被兩個保鏢抓去打一頓﹐碰到本領差不多的﹐打一架而散﹐碰到本領強的﹐灰溜溜地逃走。江先生都裝作不知。但大家心中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新來的人皆看不慣江先生強橫霸道的所作所為。有的人私底下說﹕『把他殺了得啦。』現在只差有一個人『登高一呼』﹐眾人必都將『揭竿而起』。江先生還不知自己身邊已危機四伏﹐仍然作威作福。那個汪先生還常為他出壞主意﹐為虎作倀﹐助紂為虐。這就叫『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那天﹐當魔如鹿推門進去時﹐江先生一看是一個漂亮少女﹐單身一人闖了進來﹐不覺淫心陡起。雖然他早就知道新來的人中有三個女的﹐其中一個少女生得最美﹐因無機會下手﹐只能乾瞪眼看看﹐嚥嚥唾沫而已。今天她單身闖入﹐豈非天賜良機﹐可惜的是那天擂台招聘時﹐江先生﹐汪先生及兩個保鏢剛巧去別處有事﹐沒看到魔如鹿的功夫﹐否則殺了他的頭也不敢動這妄念。江先生想須先立個下馬威﹐使她不敢言動﹐隨後再制伏她。於是他走上一步﹐豎眉瞪眼﹐大聲斥道﹕『這是什麼地方﹖是你可以隨便來的嗎﹖你已違反紀律﹐快去我辦公室等候處理。』魔如鹿不想把事鬧大﹐就說﹕『就是違反紀律﹐也不能把人打成這樣﹐都是自己人。有什麼事對我說﹐我跟你去辦公室。你先把他放下。』江先生想﹕打也打夠了﹐氣也出夠了﹐現在要緊的是把這個雛兒弄到手﹐於是吩咐把那人放下來。那人被放下後﹐躺在地上不能動彈。江先生還要問他﹕『你違反紀律該受刑責。你服也不服﹖』那人忙有氣無力地說﹕『我服﹐我服。』江先生又問﹕『你是真服還是假服﹖是心服還是口服﹖』那人忙道﹕『我口服心也服。』讀者或均知道﹐中國古代﹐被皇帝賜死的大臣﹐在臨死前還要謝恩﹐說死得應該。在封建王朝不復存在之後﹐對要殺之人拖出去槍斃了之﹐也不要他再謝恩或表示該殺﹐總算有了那麼一丁點兒的進步。但對被用其他方法整治的人﹐還是要問他心裡服不服﹐是不是該關該打﹐該挨罵該寫檢討。其實這是多此一舉的。大可不必問別人心中服也不服﹐只要問自己處事公也不公即可。話休絮煩。再說江先生命人把那人抬回他臥室﹐隨即對魔如鹿說﹕『跟我來。』

      他們進了他的辦公室後﹐江先生還不止步﹐向裡間他的臥室走去。魔如鹿不知裡間是什麼﹐當然跟了進去。兩個保鏢留在外間辦公室裡。魔如鹿進了裡間﹐一看是臥室模樣﹐不知江先生想做什麼。總之藝高人膽大。她看著江先生﹐聽他怎麼說。江先生到了裡間﹐立定後轉過身來﹐扳著臉說﹕『你這次違反紀律非常嚴重。本應嚴厲處置﹐』停了一下﹐他換了較溫和的口氣說﹕『但姑念你年幼初到﹐只要順從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中國之事一向如此。)說著露出一臉淫笑﹐走上前來﹐就要抱魔如鹿。魔如鹿一聽原來如此﹐心頭火起﹐等江先生湊上來時﹐順手一記耳光。雖說『順手』﹐但練過武的豈同於弱不禁風的女子﹐況江先生拳腳平平﹐所以一記耳光打落兩顆牙齒﹐滿嘴鮮血直流。江先生忙拔出槍來。好個魔如鹿﹐不慌不忙向下一蹲﹐向後一仰﹐飛起一足踢去。江先生扣動扳機﹐一槍擊去時﹐魔如鹿早已蹲下後仰﹐一槍打在牆上。魔如鹿一足已到﹐踢在江先生手上﹐把江先生手上的槍踢飛。兩個保鏢聞槍聲馬上衝了進來﹐向躺在地上的魔如鹿舉掌就劈。江先生忙躲去牆角邊。魔如鹿雖躺下地上﹐忙提氣聚功﹐用十成之力﹐雙掌向上迎去。等四掌掌風接實﹐兩個保鏢被震退﹐背撞在牆上。魔如鹿翻身站起。江先生已乘機逃了出去。兩個保鏢緩口氣又兩邊夾攻過來。他們不相信一個年輕姑娘能一掌擊退他們。他們認為她一定是沾了躺在地上的便宜﹐不然的話﹐必定比他倆震退得還遠。所以他們再次凝聚十二成功力﹐分左右夾劈過來。按說兩打一﹐且又是大打小﹐不合江湖規矩﹐但只有正人君子才泥於規矩﹐與小人之輩講規矩道理無異於『與虎謀皮』。他們總是不講道理﹐不擇手段﹐恃武為勝﹐只要槍權在手﹐那管法律公理。卻說魔如鹿見江先生逃走﹐急於去追他﹐一見兩個保鏢又來阻擋﹐忙用兩手食指分別指向二人﹐發出二指禪中子流。這兩人怎堪一擊﹐也像豬一樣咕咚咕咚跌翻在地﹐二命嗚呼歸地獄了。魔如鹿本來也不想殺他們的﹐因見他們平時一貫為虎作倀﹐殘刑無辜﹐且怕被他們纏住打個一二百招﹐會讓江先生逃走﹐所以立下殺手﹐除之為快﹐也算為被他們殘害之人報仇。且說江先生逃出辦公室﹐一路狂奔﹐一路呼叫﹕『快來人﹐有人造反了。』不管舊人新人﹐聽得江先生呼叫聲都一路迎來﹐剛好在議事室門外碰上。人群中有呂朋﹐魔如虎﹐魔如狼﹐魔如豹﹐因為他們功力高﹐當然耳朵也特別靈敏。江先生見了眾人﹐忙向大家編造魔如鹿如何造反之事。他說﹕『我正在對一個違反紀律的人施行處罰﹐魔如鹿闖入她不該來的地方﹐並把犯紀律者搶走﹐又犯上打我﹐罪在不赦。』說著﹐他給大家看打腫的臉﹐嘴角的凝血﹐手上吐出來的兩顆牙齒。大家看了﹐不但不同情他﹐反而暗覺痛快﹐可見他平時的為人。這時魔如鹿已趕了出來﹐只見江先生正對眾人指手劃腳訴說什麼﹐忙排開眾人﹐走到他面前。江先生一見魔如鹿到來﹐心理直打哆嗦﹐表面上還強作鎮靜。魔如鹿指著江先生鼻子﹐對大家說﹕『這個衣冠禽獸﹐我今天決饒不了他。』接著把事情本末講了一遍﹐又問大家﹕『這個衣冠禽獸該不該殺﹖』不管新人舊人都恨透了江先生。本領差的人怕他兩個保鏢。本領好的人﹐因尚未受到欺壓﹐一時也不想多事。現在魔如鹿一帶頭﹐大家都說﹕『該殺﹐該殺。』江先生慌了﹐忙叫兩個保鏢。魔如鹿道﹕『你乖乖受死吧。他們在閻王殿裡等著你呢。』江先生本來在想﹐魔如鹿來了﹐怎麼這兩個保鏢還不來﹐現在一聽﹐心裡冷了半截﹐好在大丈夫能屈能伸﹐一收平日的威風﹐忙跪下叩頭﹐直叫﹕『姑奶奶饒命﹐饒了小的一條狗命吧。以後——』話未說完﹐已被魔如鹿用手一指﹐發出一股中子流擊中腦袋﹐就嗚呼哀哉了。魔如鹿到底還是個少女﹐她只知仗義鋤惡﹐也不考慮後果如何。這時﹐魔如豹站了出來﹐說﹕『現在江先生已殺掉。以後洋人來時﹐我們怎麼交代﹖』眾人尚未思慮及此﹐聞說都面面相覷。魔如豹接著說﹕『洋人死了心腹﹐如果無所作為﹐今後怎能馭眾。他要想今後仍控制大家﹐則必要殺人立威。為今之計﹐我們只有自立為王﹐不受洋人指揮﹐但可與洋人談判﹐做他要我們做的事﹐他給我們報酬﹐算是平等交易。眾人以為如何﹖』到底不愧是智金剛﹐馬上替大家想出了主意。武夫一般都是四肢發達而頭腦簡單。眾人一聽都說好。有的人武俠小說看多了﹐就說﹕『我們把這裡改作山寨﹐劫富濟貧﹐替天行道。』於是好多人都贊成。魔如豹說﹕『既然大家都贊成立為山寨﹐國不可一日無君﹐寨不可一日無主。就請大家推舉一位寨主。』大家醞釀了一會﹐也推舉不出一個威望足以服眾的人來。其中不少人是新來的﹐相互還不夠瞭解。有人胡亂提了一二個名字﹐也沒人附議。最後有人提議比武決定寨主。眾人無異議。因洞內狹窄﹐施展不開﹐所以到洞外空地上去比武。一直無令不能開的洞門終于被打開了。眾人到得洞外﹐先深深地呼吸了一陣子新鮮空氣﹐再在洞前空地上圍成一個人圈﹐要想做寨主的人站到中間﹐接受挑戰。最後勝者即為寨主。首先站出來的是個中年人﹐叫彭不成﹐內外功均達超一流水平。他在當中一站﹐抱拳作了一圈揖﹐開言道﹕『兄弟不才﹐並非想作寨主﹐出來只是拋磚引玉﹐希望有哪位仁兄能勝過兄弟。兄弟衷心擁戴他為寨主。』他這些話都是從武俠小說裡學來的。這時人群中走出一人﹐年三十左右﹐抱拳為禮後﹐說道﹕『在下李不利﹐功夫平平﹐不是想出來比武作寨主。只是這些天來﹐雖然同處一堂﹐始終無由切磋討教﹐所以這次藉機出來﹐想請彭兄指教。』彭不成笑道﹕『好說﹐好說。』於是兩人就交起手來。彭不成練的是睡羅漢功﹐似睡非睡﹐似醉非醉﹐動作滯緩。李不利練的是強力龍爪功﹐掌風呼呼﹐十指如鉤。儘管他掌風凌厲﹐但到了彭不成近身一尺處總是遞不進去﹐因為彭不成有一股暗勁凝聚在周身一尺內。打到三十合外﹐彭不成總是只守不攻。李不利莫測對方深淺﹐還以為他只練挨打﹐不練打人﹐所以就疏於防守。他剛使一招『金龍探雙爪』﹐兩手向對方井肩穴抓去﹐準備中途變招為『天地交合』﹐一手從上而下抓胸﹐一手自下而上抓腹﹐但尚未變招之際﹐彭不成動作突然由慢而快﹐真個迅若脫兔。彭不成踏前一步﹐兩手一合﹐一個『童子拜觀音』插了進來﹐迅即變為『白鶴展翅』﹐兩手一分﹐把李不利的雙臂碰了開去﹐胸前門戶大開。李不利還來不及變招﹐彭不成已用大手印法一掌推在他胸上﹐將他推出五步之遠。幸好彭不成不想傷人﹐沒用內力發掌﹐所以李不利毫無損傷。他忙抱拳一拱﹐說聲『多謝手下留情』﹐就退入人群中去。行家一出手﹐就知深與淺。所以內行外行見事處事﹐迥然不同。外行而要指導內行去做內行之事﹐則必然越做越糟。更壞的是做糟了還不肯自己承認改正﹐反而指責別人﹐這樣一錯再錯﹐事情越來越糟。結果別人遭池魚之殃。只有先把自己變成內行﹐才有資格去指導別的內行。閒話休提。許多人自忖功夫不如的﹐就縮在一邊﹐免得出乖露醜。粉金剛魔如鹿並不想做什麼寨主﹐也就袖著手在旁觀。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找工作弄出這麼個結果來。渾金剛魔如狼一向只服鐵金剛魔如虎的﹐現在既有魔如虎在場﹐他當然也不會去爭寨主之位﹐所以也不出場。智金剛魔如豹自負才智本領﹐當然不肯屈居人下﹐所以把寨主之位看作非他莫屬。這時見無人出來﹐他就步出場中﹐也不作客套﹐抱拳說了聲『請』﹐就拉開架勢﹐立個門戶﹐等待對方進攻。彭不成見來者是個二十多歲的年青人﹐也不放在心上﹐說聲『請』﹐就打了起來。豈料二十招一過﹐彭不成漸覺不敵。原來魔如豹的師父﹐那位『前輩異人』﹐比彭不成師父的輩分還高出兩輩﹐所以他教出來的徒弟﹐彭不成碰到當然就不成了。彭不成自知必輸﹐覷準機會﹐乘勢托地跳出圈子﹐說聲『承教』﹐退入了人群。魔如豹意氣洋洋﹐大聲說道﹕『還有哪位賜教﹖』言下之意﹐如沒人出來﹐他就是寨主了。這時呂朋想自己學了這一身功夫﹐如不能出人頭地﹐豈不辜負師父的期望。其實元始天尊是要他做好人做好事。做好人好事並不一定要出人頭地的。所以世上許多年輕人常把尊長的期望弄錯了意思﹐結果適得其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說呂朋走了出來﹐兩人也不打話﹐抱拳一拱為禮後﹐就交起手來。到底是元始天尊的徒弟﹐又有九十年的功力﹐所以剛一交掌﹐魔如豹就被震退五步﹐而呂朋卻紋絲不動。魔如豹知道自己功夫比對方相差太遠﹐於是就發出陰陽掌來﹐想用看家本領取勝﹐不料對呂朋毫無影響。原來呂朋練『赤燄神指』時﹐既能吸取地熱﹐本身已可與大地相通成一片﹐所以魔如豹陰陽掌上發出的電流等於進入了大地中。魔如豹一看連陰陽掌也不能取勝﹐知道對方必有異能。大丈夫能進則進﹐不能進則退。於是他抱拳一拱﹐說聲『承教』﹐退入人群中。呂朋立在場中﹐也不說話﹐只對眾人作了一圈揖。這時魔如虎走入場內﹐對呂朋為禮﹐說聲『請』。呂朋也說聲『請』。魔如虎立即舉掌發招﹐是霹靂掌的第一掌『子』式﹐當胸推出﹐向對方正面擊去。呂朋一見聲勢﹐知道有些厲害﹐忙打千斤錘站定﹐並用混元一氣功抵住。不愧是元始天尊所傳之絕藝﹐霹靂掌風打到身上紋風不動。呂朋再用功加強混元一氣﹐反震回去﹐結果魔如虎抵擋不住﹐退了一步﹐只得認輸。魔如狼一看﹐心中不服﹐忙提獨腳銅人走進場內﹐也不打話﹐舉起銅人蓋頂打下。一百多斤的銅人﹐加之用上全力﹐總有千斤之重。一般人只能躲避﹐不敢招架﹐而呂朋藝高膽大﹐不但不避﹐等銅人臨得切近﹐凝聚全身功力於右臂﹐舉手用巧勁一托﹐隨後用四兩撥千斤的功夫﹐向橫裡一推。魔如狼只覺得推力巨大﹐銅人幾乎脫手而去﹐忙加勁握住﹐身子不由自主地被帶動得在原地轉起圈來﹐轉了兩圈﹐方能收勢﹐於是忙換招﹐把銅人往地上一豎﹐用手撐住﹐身子平飛起來﹐鞋子早已留在地上﹐赤足向呂朋蹬去﹐一取胸﹐一取腹﹐只要讓他紫砂腳踩中身體任何部位﹐就會筋斷骨碎﹐毒發身死。呂朋也不躲避﹐覷準來勢﹐用雙手在他腳掌上一托一推﹐魔如狼身子直飛出去。銅人倒在地上﹐砸了一個淺坑。魔如狼也非平庸之輩﹐忙在空中一個鷂子翻身﹐頭上腳下穩穩落在地上﹐心想呂朋這次必定毒發身死﹐不料轉身一看﹐呂朋好好站在那裡﹐看著他。他想雙方並無冤仇﹐只要呂朋肯認輸﹐把寨主之位讓給魔如虎﹐就給他一丸解藥。他走過去穿上鞋﹐對呂朋一抱拳說﹕『不知呂兄掌上有何感覺﹖』呂朋笑著舉掌相示﹐上面沒有一絲痕跡。原來呂朋推飛魔如狼後﹐看看自己手掌有沒有弄髒﹐不料上面有一絲淡淡的紫痕﹐但因呂朋服了元始天尊的九粒仙丹﹐已是百毒不侵。這絲淡淡的紫痕給他用功一逼﹐早已消失。魔如狼一看無奈﹐只得認輸。於是大家推呂朋為寨主﹐上尊號曰『無敵天王』﹐定寨名為『大同為民寨』。呂朋封魔姓四人為四大金剛﹐位同副寨主。封另外同屬新聘來的十八人為十八羅漢﹐職同各路頭目。其他舊人馬仍各司其事。但舊人馬中有些人心中不服﹐稱那些新來的人物為『奪權得利派』﹐自稱『失勢失利派』﹐居然勾心鬥角﹐明爭暗鬥。是可知中國人是無處不分派的﹐無處不鬥爭的。一部古往今來的中國歷史可用『結黨分派﹐爭權奪利』八個字總結之。

    卻說諸事停當﹐大家都要回洞裡去時﹐卻發現洞門緊閉。門口原有電鈴。有人上去按了一下﹐揚聲器裡傳出汪先生的聲音﹐一連串的罵人話。原來汪先生是江先生的心腹死黨﹐他知道江先生被殺後﹐他也不會有好日子過﹐所以趁大家在洞外比武之際﹐他把洞門閉上﹐並打長途電話給洋主人﹐報告一切情況﹐當然添油加醋﹐把一切罪過都推在對方身上。(這是中國人很喜歡用的絕招。)他滿心希望洋人接到電話後﹐會帶人來把反叛者殺掉。其實洋人接到電話後﹐也不免驚怒交加﹐自悔用錯了人﹐怎麼會去用像江先生這樣的小丑式人物﹐以致事情一團糟﹐但冷靜考慮下來﹐覺得那些人都有一身絕頂好的功夫﹐不是容易對付的﹐上上之策不如與他們合作﹐雖然得利少些﹐終究還保持了基本渠道。所以汪先生的願望實在是一廂情願。再說他拿了一把連發槍﹐幾枚手雷﹐守伏在洞門後一個過道的轉彎處。過了好久﹐聽到門鈴響﹐他拿起遙控話筒﹐大聲罵了起來﹐出出胸中一口悶氣。(其實罵人是很累﹐很消耗精力的﹐不但無損於被罵的人﹐反而暴露出自己的缺乏教養。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認為有必要顯示出自己是有教養的﹐所以罵人之事屢見不鮮﹐特別是尚有剩餘精力而沒處用的人更其如此。)外面的人一聽汪先生的聲音﹐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魔如豹說﹕『讓我來開門。』眾人都讓過一旁。魔如豹走上兩步﹐用起功來﹐把電流集中在兩手上﹐發出陰陽電來﹐通向門上﹐把開門的電路接通﹐就等於開了開關一樣﹐於是門就漸漸開了。汪先生正在探頭外望﹐一看門在自動開啟﹐他也弄不懂﹐怎麼門會自己開的。他端起槍對著門﹐準備有人進來就開槍。門一開﹐魔如豹一馬當先﹐(是不是該說『一豹當先』﹖)魔如虎魔如狼緊隨其後。呂朋率領眾人也陸續入洞。他們走到通道一半﹐突然槍聲大作。魔如虎忙越向魔如豹之前﹐凝足二十四成功力﹐(一般武俠小說中似以十二成功力為最強功力﹐不知有何根據﹖但此項並無國際統一標準。故在上借鑒二十四開為足金之量度﹐以二十四成為足功力。)發出一記寅式霹靂掌﹐掌風呼嘯﹐洞壁晃動﹐石屑紛飛﹐子彈隨著石屑一起向洞內飛去。汪先生總算躲在牆角﹐否則必被飛回的子彈射得七穿八孔。他忙扔出一顆手雷﹐返身就逃﹐不料手雷也被掌風擊了回來。汪先生沒走上幾步﹐手雷就在他身邊爆炸﹐一塊彈片飛去﹐正中他後腦﹐俯身倒下﹐一命嗚呼﹐去地下追隨江先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9-3-18 11:49 , Processed in 0.042173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