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2|回复: 0

特朗普长子涉俄邮件:希拉里黑材料?我很喜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2 17: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am Hodg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6年7月,小唐纳德·特朗普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讲话之后。





2016年6月3日,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收到了一封极为直白的电邮:一名俄罗斯政府高级官员找到他父亲的一名前商业伙伴,想要提供关于希拉里·克林顿的黑料给特朗普的竞选团队。

这些材料“可用来表明希拉里以及她与俄罗斯的来往是有罪的,对你的父亲非常有用”,他信任的一个中间人在电邮中写道。“这显然是价值非常高的机密信息,但也是俄罗斯及其政府支持特朗普先生的一部分。”

  • 查看大图

    罗布·戈德斯通的Facebook页面显示,2016年6月9日他曾在特朗普大厦签到,“为会面做准备”。




这位未来总统的长子对于电邮中所承诺的那些材料的来源是否感到惊讶或不安——或者对于此举作为俄罗斯政府持续帮助其父竞选总统努力的一部分是否感到了惊讶或不安——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数分钟内他就回复说:“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我很喜欢,特别在夏天晚些时候。”

四天之后,经过一番邮件往返,那名中间人在回信中提议周四在纽约和“俄罗斯政府的一名律师”会面。

小唐纳德·特朗普同意了,表示很有可能会带上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当时的竞选经理)和妹夫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一起参加会面,现在库什纳已经是特朗普总统最亲密的白宫顾问之一。

6月9日,这名俄罗斯律师坐在了特朗普大厦25楼小特朗普的办公室,而未来的总统就在26楼办公。

在过去几天里,《纽约时报》曝光了这次会面的存在、有谁参加、涉及什么内容。在时报确认会面细节的过程中,这个故事变得清晰起来。

时报看到的电邮往来,详细展示了他们和拥有克里姆林宫背景的俄罗斯律师娜塔莉娅·维塞尼茨卡雅(Natalia Veselnitskaya)之间会面的缘起,以及小唐纳德·特朗普多么乐于接受明知是来自俄罗斯政府的帮助。

司法部以及众议院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正在调查特朗普的助手是否与俄罗斯政府勾结,扰乱去年的总统选举。美国情报机构已经确认,俄罗斯政府试图让选举向有利于特朗普的方向发展。

电邮中说所的关于克林顿的黑料,其确切性质尚不清楚,也没有证据表明它与俄罗斯政府的计算机黑客行动有关,该行动曾导致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成千上万封的电邮被公开。但近日来,那次会面的一些核心参与者的说法,包括小唐纳德·特朗普在内,已经有了变化,或与电邮记录出现矛盾。

在被告知时报即将发布电邮内容之后,小唐纳德·特朗普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而是于周二在推特上发布了电邮的截图。

“致所有人:为了完全透明起见,我在此发布”关于6月9日会面的“所有相关电邮往来”。他写道,“我最初是想打电话沟通,但没成功,他们说这个女人会到纽约来,问我是否要和她见面。”

他还说,那次会面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周一,小唐纳德·特朗普在Twitter上表示,获取对手的信息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周二早上,他发推称,“媒体和民主党对俄罗斯故事投入了极大的精力。如果这场没有任何意义的会议是他们花费一年时间才得到的全部信息,我能理解他们的绝望!”

周二,副新闻秘书萨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在白宫的简报会上宣读了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一项声明,他在声明中维护自己的儿子。“我的儿子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我赞赏他的坦荡,”总统说。

不过桑德斯表示“会将所有关于此事的问题交由小唐纳德的律师来回答”。她表示,她不知道总统上次与儿子交谈是什么时候。

6月9日会晤的幕后故事,涉及特朗普家族在莫斯科经商时结识的一群身份各异的人物。

最初的邮件来自英国出生的前小报记者、娱乐公关人士罗伯·戈德斯通(Rob Goldstone)。特朗普集团尝试在俄罗斯开展业务期间,戈德斯通结识了这位未来的总统。

在6月3日的电子邮件中,戈德斯通对小唐纳德·特朗普说,自己代表的是他们共同的朋友、俄罗斯著名流行歌星叶明·阿加拉罗夫(Emin Agalarov)。叶明在演艺事业中只用自己的名。他是有“俄罗斯唐纳德·特朗普”之称的地产大亨阿拉斯·阿加拉罗夫(Aras Agalarov)的儿子。

阿拉斯·阿加拉罗夫经常吹嘘自己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关系密切:他的公司获得了几项大型国家建设合同,普京曾授予他“俄罗斯联邦荣誉勋章”(Order of Honor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阿加拉罗夫和老特朗普一起将2013年环球小姐大赛(Miss Universe)带到了莫斯科,特朗普家族和阿加拉罗夫家族的关系变得比较密切。

戈德斯通的电子邮件与他周一接受时报采访时所做的声明相冲突,当时他说,他不知道老阿加拉罗夫是否参与安排了这次会晤,也不知道俄罗斯政府是否参与为特朗普竞选团队提供克林顿的黑材料。而他在邮件中则说,维塞尼茨卡雅直接与叶明联系,叶明为了帮助维塞尼茨卡雅而让他与特朗普家族联系。

前不久,库什纳透露确实有过这次会晤,不过没有透露会议内容。他是通过一份经过修订的表格透露这一消息的,该表要求所有申请最高密级权限的人列出与外国政府官员及其代表的联系。今年4月,时报报道过,他没有列出他在俄罗斯的很多联系人,他的律师说那是失误。

马纳福特在回应与俄罗斯相关的国会调查时也曾透露说,确实有过一次会晤,是小唐纳德·特朗普组织的。

两人的代表都没有立即回复置评请求。

维塞尼茨卡雅次日到达,被领入小唐纳德·特朗普的办公室,与会者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智囊团。

维塞尼茨卡雅除了拥有具有政治背景的客户——其中一位在那次会晤期间正遭到联邦检察官调查——她还以游说反对“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闻名。那部2012年的法案旨在惩罚某些涉嫌侵犯人权的俄罗斯人,允许美国没收他们的财产,禁止他们进入美国。这项法案令普京大为愤怒,他通过禁止美国家庭收养俄罗斯儿童进行报复。据一位前高级执法官员称,她的活动和交往引起了FBI的注意。

周一,普京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普京不认识维塞尼茨卡雅,对2016年6月的会晤毫不知情。

在华盛顿,白宫和特朗普律师的一位发言人努力撇清总统与那次会晤的关系,称总统没有参加那次会晤,并且是最近才听说这件事。

阿加拉罗夫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周一,该事件的中心人物、流行歌星叶明的公关员戈德斯通表示,他也不会就此事作出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11-19 13:34 , Processed in 0.04212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