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160|回复: 0

Uber高层震荡!CEO休假二把手离职 多米诺骨牌倒了(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4 15: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凤凰网

  美国时间6月11号星期日,可能是全世界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Uber(优步)史上最难熬的一天。从上午十点开始,Uber董事会在洛杉矶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在这次持续数小时的“马拉松会议”结束后两天,该公司迎来了高层的大变动和大震荡——CEO“休假”,二把手“离职”。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

  首先从事情的缘由说起。那就是:Uber出了什么问题?

  Uber的危机从今年年初开始发酵。

  对内对外形象崩塌

  一月份,特朗普总统针对七个穆斯林为主的国家颁布禁令,引发纽约市出租车司机在肯尼迪国际机场大罢工。舆论齐心协力共怼特朗普的大背景下,Uber却宣布自家会继续提供机场接送服务。然后社交媒体上轰轰烈烈展开#DeleteUber的活动,那一周末Uber的出行量锐减10%。
 


  #DeleteUber余温未散,二月份一位前Uber女性工程师Susan Fowler公开发文,抨击自己在Uber受到的性骚扰,以及Uber对此视而不见甚至反过来称她为“一个麻烦”。Susan以自己为例,描述了这家科技公司内部的等级划分、勾心斗角和性别歧视等恶劣氛围。博文引起社交网络一场风暴,迫使Uber 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请来前美国司法部长Eric Holder展开调查。

  3月份Uber汽车共享业务总裁Jeff Jones因为性骚扰议题离职,原因是“......现在很清楚,我职业生涯的领导信念及想法跟在 Uber 体验及看到的并不一致,所以我不能继续担任总裁。”言下之意暗示Uber内部文化令自己极为不满,侧面坐实Susan指控。

  被控非法使用谷歌机密技术

  二月底,谷歌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一纸诉状把Uber告上法庭,宣称:谷歌前高管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谷歌前窃取了公司的机密技术信息,然后成立了自己的无人驾驶startup,并把这家Startup卖给了Uber。就是说,Uber使用了从谷歌非法获得的技术资料,研发无人驾驶技术。
 


  要知道,从谷歌到特斯拉到通用,都认为无人驾驶是汽车工业下一次革命,谁能抓住这次机会,就能在这个年销量过万亿美元的行业占据领军地位。Uber有“以合作之名挖走卡内基梅隆大学技术专家”的前科纪录,所以此次引发科技圈轩然大波的起诉事件,大部分人站队谷歌。Uber业内名声严重受损。

  和政府监管机构玩“猫鼠游戏”

  3月份有媒体爆出:Uber的内部秘密工具Greyball,已经帮助Uber在政府调查人员面前,玩了数年的“猫和老鼠”游戏。这本是公司研发出的阻止不良乘客的工具,后来“基因突变”,被用于阻止监管机构对Uber的调查。此事被捅开后,司法部已经立案调查。
 


  那么Uber到底为什么怕监管机构的调查?举个例子,加州政府4月份表示,Uber因为迟迟不对那些酒驾司机采取行动,将面临超过100万美元的罚款。原本Uber声称,自家服务能帮助减少酒驾,因为你喝多了打个车就好了呀。结果乘客可能发现:这个司机喝的比我还醉?!于是投诉纷至沓来。另外,关于司机性骚扰乘客的投诉络绎不绝,此前有印度女性声称被Uber司机强奸,由公司高管赴印度调查,后来久久无下文。

  

  设立对友商的秘密项目“地狱”

  硅谷耳朵最灵活的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踢爆:Uber运营着一个顶级秘密项目,名字特别耸人听闻——Hell(地狱)。该项目直指Uber在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并且涉嫌违法获取他人信息。“地狱”项目能定位Lyft司机的地理位置,帮助Uber更好地规划自家服务分布;也能找出那些同时为Uber和Lyft工作的司机,把他们和“忠实司机”区别开来对待。法律专家称此举涉及“不公平竞争”。

  说也巧,打开Uber的新闻,下面立刻出现了Lyft的司机招募广告,竞争就是如此激烈

  2017年,为什么是Uber?

  为什么Uber在2017年仿佛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连串的负面事件爆发?

  从外部原因说起。因为Uber此前坐火箭般的高速发展,包括融资数额屡创新高(融资总额已经达到88.1亿美元)、估值突破天际(700亿美元)、业务量两位数增速(2017第一季度相较2016第四季度增长33.84%),暂时压制了其它负面消息的发酵。在全球科技圈和投资圈欣赏惊叹着又一个造富神话的崛起、并且努力模仿Uber模式的过程中,诸如性骚扰、司机背景审核不严格乃至不公平竞争手段,都被轻描淡写地忽视了。“经济发展”暂时成了缓解一切难题的良药。



  但是2016年6月,Uber的35亿美元G轮融资,投资机构只有一个——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整个硅谷开始窃窃私语:只有一家公司忽悠不下去周边的人了,才会去遥远的、“人傻钱多”的中东拉投资,寻找“接盘侠”。自此至今一年,Uber再未拿到大手笔投资,今年4月份的融资并未公布任何细节。

  2016年8月份Uber难敌滴滴打车,退出中国市场,失去了一个支撑其天价估值的重要支柱。这一举动又和Uber另一个“缺陷”难解难分,那就是:在烧掉几十亿美元后,Uber还是无法盈利,因此中国市场看起来仍然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它打不下去了。
 


  这只独角兽已经长到了鲸鲨般的体积,高增速逐渐放缓,接着就会停止,但它仍然看不到高盈利、赚大钱的希望,已经有人开始质疑其模式可行性。一旦利好消息不再,质疑声起,那么此前被忽视的“小问题”,就被搬上了媒体头条版面深入讨论。何况Uber此前,真的攒了很多“罪状”。

  那么Uber为什么就要有这么多把柄给人抓?这就要分析公司内部原因——Uber的“狼性文化”了。长久以来,卡兰尼克的强硬作风,和Uber“不惜一切代价争取胜利”的企业文化名声在外。

  《纽约时报》在Susan发文事件后,通过明察暗访,写出一篇分析Uber文化的文章。其中着重指出:Uber各区域公司都有很大的自主性,只要能取得快速增长和营收,那么很多决定不需要总公司监督。这种以结果为导向的风格,让公司内部弦绷得很紧,员工尔虞我诈,“利用各种手段”完成绩效。Susan博客写道:“每个经理都在和同事竞争、试图取代直系上司。这些经理并没有隐藏自己行为,甚至在会议上吹嘘所做的事情。”

  公司内部压力大,缓解压力的方式也很“奔放”。《纽约时报》称,2015年Uber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全员大会,结果员工们喝酒、赌博甚至吸食可卡因,一位主管性骚扰数名女员工。卡兰尼克本人,曾在接受采访时把Uber称为“Boober”(Boob即胸部),说公司的成功让很多女人对他投怀送抱。此言引发了强烈抗议。

  内部的不择手段竞争、以结果为唯一导向的高压企业文化,让Uber如愿以偿获得了奇迹般高增长高营收高估值,也如双刃剑那样给它埋下多根导火线。在时机成熟时,可能就会引火烧身。这个“时机”,就是Uber增速看到了瓶颈、迟迟看不到盈利和IPO希望时,以一场对新总统的抗议为起点,拉开了帷幕。

  周日大会的直接后果

  上周日在洛杉矶的大会结束后,直接结果就是CEO卡兰尼克的左膀右臂、他在公司最亲近的人、高级副总裁Emil Michael离职。

  Emil本人曾卷入一桩丑闻,就是要花100万美元招募一群研究人员,挖掘那些报道Uber负面消息的记者的私生活,制造丑闻报复他们。后来此事被Buzzfeed报道,Emil被迫公开道歉,然而Uber并没有对他进行任何惩罚。无疑,此事让媒体和Uber结下了更深的梁子。



  此次Emil的离职原因,他在内部邮件中并没有提及,只是说“我四年前进入这家公司,这段经历真心是我一生的记忆”。但有人认为他是为卡兰尼克的麻烦事“背锅”下台的。

  2017年的春天和夏天,已经有多名Uber高管离开公司。除了前文提及的Jeff Jones总裁,4月份Uber负责企业传播的最高主管Rachel Whetsone离职。而引发Waymo起诉Uber的Levandowski,也停止为Uber工作。五月底,财务总管Gautam Gupta离开Uber(2015年后Uber的CFO一职空缺,Gautam Gupta是实际上的财务一把手。)上周,超过20名员工在前司法部长Eric Holder进驻调查后被辞。

  最新进展:CEO将会让权吗?

  今天美国时间星期二,卡兰尼克本人正式宣布暂离公司一段时间(take leave of absence)。五月份,卡兰尼克家庭遭受重大变故,他的父母外出游玩时乘船遇险,结果母亲去世,父亲身受重伤。考虑到CEO现在经受的来自公司和家庭的双重巨大压力,他本人脾气又很急躁,休假一段时间疗养身心,可能是个更妥帖的做法。



  卡兰尼克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提到:“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公司会在领导团队和我的指示下继续运营。我会在需要做出最具战略意义的决定时出现,但我也希望(领导)团队,能够大胆果断地推动公司继续迅速发展。我的离开没有具体时间表,可能比你们预期的更长,或更短。”

  这封信仍然透露出卡兰尼克强势的作风和对公司的核心要求(继续迅速发展)。但根据Eric Holder前部长的建议,他回归公司后,权力将会被削减——“卡兰尼克先生历来拥有的一些权责,应该和公司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共享,或直接放权给他们。”董事会的匿名投票,是接受了Holder全部建议的。

  建议中还有其它条目,都对CEO做出了实际束缚。包括:

  和多样性、员工意见的反馈、员工满意度等维度直接挂钩的管理人员表现评估,评估结果和管理层收入直接相关;

  增加独立董事、独立董事会主席、监督委员会和加强审计会员会,来监管卡兰尼克和Uber管理层;

  对卡兰尼克等高级管理层进行强制性的包容性领导力培训;

  卡兰尼克和管理层必须对人力资源部门及其价值提高公开支持度。

  所以,无论卡兰尼克愿不愿意、何时回归,他手中的公司掌管权力是必要遭到分散和削弱的。

  高管接连离职休假,Uber要如何应对这段艰难时期?一位内幕人士告诉《华盛顿邮报》,来自雀巢公司的执行副总裁Wan Ling Martello将会加入董事会,这位女士也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让Emil Michael离开、让Wan Ling Martello加入,都来自Eric Holder前部长的调查报告建议。

  

  卡兰尼克休假后,Uber或组成一个临时委员会来管理公司日常经营事务。只不过无论谁上,都要面对一连串亟待解决的挑战和危机,包括:

  如何改善工作环境和文化;

  如何在暂不上市的情况下,缓解员工手持股票却无法变现的经济和心理焦虑;

  如何修复外部形象;

  如何继续无人驾驶技术以跟上投资者预期和行业发展脚步。

  Uber会是积重难返,还是逐步走出泥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7-12-10 20:11 , Processed in 0.04318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