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NewsTree.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海外逸士

荒唐女俠(偵探武俠科幻三棲小說連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7 04: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一回  失蹤太太的秘密

唐碧君手邊還有一個案件是要幫中興公司的江偉英董事長找他失蹤多年的第二任太太。這件案子聽上去簡單﹐其實難度很高﹐因為失蹤多年﹐一切當時失蹤時的線索痕跡早就消失殆盡﹐照外國人說法﹐是冷卻了。按常理推測﹐這位太太的失蹤只有兩種可能﹕自動失蹤或被迫失蹤。自動失蹤又可能有兩種情況﹕與人私奔或者因某種理由離開丈夫。但根據江董事長提供的資料看﹐那位太太失蹤時沒帶一樣東西﹐所以私奔的可能性不存在。如果因某種理由離開丈夫﹐為什麼不回娘家去﹖這許多年來她又躲在哪裡﹖用什麼手段來維持生活﹖而且這位太太又不是逃犯﹐沒理由要躲這麼多年不露面。所以這個可能性也不大。而被迫失蹤﹐如果是綁架﹐她丈夫或父母從未收到過要求贖金的信函。這個可能性也不大。最大可能性是被殺害了。一是路上被搶劫而殺害﹐但這樣有身份有地位的有錢太太﹐進出當然有自備汽車﹐不可能經常在路上走﹐並且要走在沒人的偏僻路上﹐才能遭到搶劫和殺害。這種可能性也不大。二是仇殺﹐包括情殺。唐碧君問過她丈夫和父親﹐這位太太沒有仇家﹐也沒有緊追不放的情人。最後剩下來只有一個可能﹐就像外國小說電影所說的那樣﹐當妻子不正常死亡時﹐丈夫是第一嫌犯。反則亦然。當夫妻兩人殺死對方時﹐不外乎因妒而殺﹐或為錢而殺。也可能知道了對方的隱私而被殺。現在已很難調查出當時那位太太有沒有外遇﹐因而遭妒被殺。因財而被殺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那位太太的父母還健在﹐她又沒有接受到大筆遺產﹐況且她丈夫也是有錢人。她也沒有人壽保險﹐可以死後讓丈夫繼承。所以非常可能的殺人動機是知道了對方的隱私。但江董事長有什麼隱私呢﹖唐碧君想到這裡﹐會心地一笑。
 
           *                                   *                                   *
 
邱大住在唐家地下室裡﹐覺得很安全。平時有陳悅給他送飯﹐也抽空陪他聊聊天﹐照現代的話說﹐是在做他的思想工作﹐要把他改造成個好人。唐碧君有空時也來看他﹐告訴他一些有關黑豹黨的近況﹐堅定他棄暗投明的決心。一個人時﹐他可以看電視。唐碧君還為他買來了錄像帶和書籍雜誌等。有一次他問唐碧君他什麼時候可以恢復行動自由。唐碧君說﹕“如果你要快的話﹐把你知道的所有關於黑豹黨的情況提供給我。黑豹黨滅亡得越快﹐你可以越早自由。”於是過一天﹐他寫給唐碧君一張單子﹐列出了黑豹黨經營的一系列商店企業。唐碧君知道這些企業都是黑豹黨人力財力所在﹐如果能給這些企業以毀滅性的打擊﹐黑豹黨真的會一蹶不振。要打擊企業﹐一種採用商業手段﹐通過在商場上競爭而打垮對方。他們沒有這麼大的資金去競爭﹐況且張仇兩家都有人質在黑豹黨手裡﹐不可能用曠日費時的商業手段。另一種就是用黑豹黨對付別人的暴力手段﹐迅速有效﹐但要計劃周密。
            唐碧君與金婉英約好見面﹐討論這次行動計劃。金婉英提議讓張劍森也參加﹐因為現在他們實際上在一條船上。況且他們需要更多的人手來執行這個計劃。於是把張劍森找來﹐三個人一起開會。最後他們確定了計劃﹐分配了任務﹐準備在同一個晚上動手。單子上所有的企業中可分白道企業和黑道企業。他們打擊的對象主要是黑道企業﹐像地下賭場﹐地下妓院﹐毒品軍火倉庫。上次被毀的山洞﹐只是黑豹黨的倉庫之一。張劍森的任務是打回他自己的萬隆公司去﹐再攻擊黑豹黨的地下賭場妓院﹐要消滅黑豹黨的打手。金婉英帶了她二十八個養女﹐去攻擊黑豹黨的倉庫。唐碧君帶了二十個金婉英的養女﹐要先後去攻擊黑豹黨老二老三的住宅﹐把他們的據點一個個拔掉。
            張劍森帶了手下先去攻擊地下賭場妓院。其實賭場妓院經常在一幢樓裡﹐讓客人可以又賭又嫖。留在這些地方的打手﹐武功當然沒有張劍森本人高強﹐而且黑豹黨在這種地方也不過派幾個而已﹐況又沒有防備﹐所以像秋風掃落葉一樣﹐一二個小時內就解決了。隨後就帶人進入了他的萬隆公司﹐叫人把林頭目﹐現在的總經理找來。林頭目不知道公司裡發生了什麼情況﹐就匆忙趕來﹐正好掉進張劍森的網裡。他一走進辦公室﹐只見張劍森坐在辦公桌後的轉椅上﹐不覺一愣﹐但他到底是黑道上混過來的人﹐忙滿臉堆笑說﹕“董事長﹐您回來啦。屬下天天等著董事長回來。現在可好了。”張劍森冷冷地說﹕“林總經理﹐您辛苦啦。”林頭目一聽語調不對﹐忙說﹕“屬下只是盡點心意﹐幫董事長把這個攤子管好﹐免得被其他幫派吃掉。”張劍森說﹕“你不是黑豹黨派在這裡的總經理嗎﹖現在黑豹黨要完蛋了。你自己怎麼辦﹖”林頭目說﹕“我是被迫的﹐董事長明鑒。現在既然董事長回來了﹐屬下回去做原來的工作。”但不管他口齒怎麼伶俐﹐嘴巴怎麼會辯﹐終於被張劍森處決了。其他人當然倒向了他。
            金婉英帶著養女﹐按照地點遠近﹐逐個攻擊開去。她們到了一個地點﹐不管裡面有人沒人﹐一律用火器攻擊﹐把倉庫打得稀巴爛。因為要速戰速決﹐不能給黑豹黨以喘息的機會。最艱巨的任務當然是攻擊老二老三的住宅。唐碧君先去老三那裡﹐因為近一點。她們潛入花園﹐慢慢向屋子包圍過去﹐凡是碰到巡邏人員﹐當無法去點他的穴道時﹐就用無聲手槍解決他。唐碧君從正面進去。她眼光又好﹐又能隔空點穴﹐所以一路毫無阻擋﹐直到屋子附近﹐那裡有許多攝像鏡頭﹐又要避開它們﹐又不能打壞它們﹐因為一打壞﹐裡面監視屏上圖像消失了﹐裡面的人就會知道出了問題。唐碧君讓養女們待在原地樹叢裡﹐聽她口令行事。她自己一個旱地拔蔥﹐跳上最高一棵樹頂﹐隨後腳一點﹐一個鶴渡寒塘﹐躍向對面屋頂平台上﹐避過了所有監控鏡頭。她從平台門裡下了樓梯。這是二層樓的洋房。她就一個個房間找過去﹐裡面有人的﹐就用快速手法點了穴道﹐如對方有武功的﹐就廢了他武功﹐再問他老三侯耀武在哪裡。被她捉到的人都說老三不在家裡﹐去了老大那兒。她讓養女們進來﹐尋找罪證﹐堆在客廳裡﹐隨後她匿名打電話給警察局﹐讓他們來接手辦善後事宜。
            不等警察到來﹐唐碧君帶了養女們去了老二那裡。老二韓法真自恃武功高強﹐花園裡既沒人巡邏﹐也不安裝警報設備。唐碧君知道這種自以為是的人最好對付﹐就大模大樣進了他的花園﹐直達房屋門前。她叫道﹕“韓法真﹐出來跟我較量一下。”裡面的人聽見﹐一個人去報告韓法真﹐其他人出來站在門前﹐也有二十幾個人。韓法真慢慢踱了出來﹐對唐碧君看了一眼說﹕“這位女士是誰﹐似乎有些面熟陌生﹖請問來此有何貴幹﹖”唐碧君說﹕“你們黑豹黨多行不義﹐今天末日到了。”韓法真說﹕“啊﹐我想起來了。這位是人稱荒唐女俠的唐碧君女士吧﹖很高興能跟世界名人一會。”話沒說完﹐已經出招﹐一掌向唐碧君胸前擊到。他手下人也分別向那些養女們進攻。唐碧君只覺得一股陰氣隨掌而來﹐知道韓法真是練的陰掌。練陰掌的人總是比較陰險的。唐碧君忙運功﹐使全身充滿先天太乙罡氣﹐起掌迎去。兩掌相接﹐韓法真震退三步。唐碧君屹立不動。韓法真想這小丫頭好功力﹐但也必定中了他的陰寒毒氣。原來他的寒冰陰掌不是像過去練毒掌的人那樣﹐用毒蜘蛛﹑毒蜈蚣﹑毒蛇﹑毒蠍子﹑毒蚊子﹑毒草等各種毒物混在一起﹐而是把極毒的氰化鉀溶在冰水混合物裡(這是現代練功法)﹐用手在裡面浸﹐同時用功逼住氰化鉀的毒性﹐不讓侵入肌肉﹐只在手掌皮膚表面。練成後可以把毒和陰氣隨掌風發出去﹐使對方中陰毒而死。他一退以後﹐馬上快速進攻﹐想讓唐碧君沒空去把毒逼在表皮上﹐同時唐碧君動作一快﹐毒會隨血液流動得更快﹐發作得也快。他不知道唐碧君早已運起罡氣護體﹐一點沒有中毒。他每一次攻擊﹐都發出陰寒毒氣﹐要加強唐碧君體內的陰毒。但打了多時﹐唐碧君不像有中毒的現象﹐而他自己卻因消耗了過多的體力﹐有些氣喘吁吁。他抽空從口袋裡摸出一隻手雷﹐向唐碧君拋去。唐碧君不等手雷爆炸﹐一掌把手雷向空處拍去﹐“轟”的一聲﹐手雷在空中爆炸﹐沒傷到人。韓法真趁機溜進假山洞裡﹐從地道裡逃走。韓法真一逃﹐他的手下也要逃﹐但被養女們絆住﹐有的死有的傷。唐碧君就在這打鬥的人群中穿插游走了一圈﹐把剩下的打手都點了穴道﹐廢了武功。唐碧君再打匿名電話給警察局﹐讓他們派人來收拾爛攤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04: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二回 任抒真太太保存的日記

早在唐碧君對黑豹黨採取行動之前﹐她已經知道了黑豹黨老大是誰。這要從任抒真太太保存的日記說起。任抒真太太娘家姓狄﹐閨名翠雲﹐有個妹妹叫紈雲﹐嫁給了一戶中產階級姓江的。他們的兒子是領養來的﹐也受過高等教育。人品不錯﹐氣度大方﹐是個有教養的謙謙君子。狄家是富戶﹐看中那兒子人老實可靠﹐就把小女兒嫁給了他。那時他養父母已亡故﹐留下一家餐館讓他經營謀生。他結婚後﹐勤勤懇懇﹐把餐館搞得有聲有色﹐業務蒸蒸日上。任抒真也喜歡這個連襟。兩家住在同一城裡﹐經常來往。餐館的工作時間大概可算是三百六十行中最長的一行﹐特別還要賣早餐﹐讓人飲茶。工作人員可以分兩班﹐但老闆不能一分為二。既然是自己的店﹐他必得留在那裡照看。所以江太太經常一人在家﹐或去姐姐處聊天﹐一起出去買衣服首飾。閑中無事﹐她就開始寫日記﹐想以後有機會出版﹐讓讀者也知道世界上有她這麼一個人。不過她自己也知道﹐如要出版日記﹐非得幹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否則誰要看她這種平淡無奇﹐枯燥無味的日記。她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是幹驚天動地大事的料﹐只能寫著玩兒﹐消遣消遣。她沒想到她的日記卻會成為將來破案的線索。
            狄家姐妹的父母死後﹐給她們留下大筆遺產。但也遺傳給妹妹先天性心臟病。她從小吃藥吃到大。有人開玩笑說她不是吃飯吃大的﹐而是吃藥吃大的﹐給她看醫生吃藥化的錢足可打造一個同樣大小金子的人。這話也不無道理。不吃藥﹐恐怕她早就嗚乎哀哉了。她是死於心臟病突發﹐醫生斷定是自然死亡。她可能自己有死亡的預感﹐臨死前﹐她把一箱子日記請她姐姐保管﹐說等她死後才能看。日記當然都寫的個人隱私﹐包括思想上的不可告人之處﹐她姐姐為了尊重妹妹的隱私﹐從來沒有看過她的日記﹐一直保存在那個箱子裡﹐而箱子放在頂閣裡。最近一個晚上﹐任太太狄翠雲夢見自己妹妹﹐眼淚汪汪﹐吞吞吐吐﹐欲說還休﹐只做了個寫字的動作。鬼魂能在夢裡告訴她秘密嗎﹖她醒來後﹐還能清清楚楚記得那個夢。據說記不清的夢屬於亂夢﹐不必去圓解。只有從頭到尾記得清楚的夢或許有意義。她叫醒丈夫﹐把那個夢說給他聽。兩個人躺在床上再也睡不著﹐儘想那個夢﹐直到天亮。早飯後﹐任抒真在看報﹐突然觸及靈感﹐忙問太太﹕“夢裡紈雲是不是有個寫字的動作﹖”任太太說﹕“是呀。你有什麼新發現﹖”任抒真說﹕“我猜想她這個動作表示她要說的話都已寫下來了﹐讓我們自己看。”任太太說﹕“那只有她的日記﹐我一直沒有看﹐早就忘了。你是說她要我們看她的日記﹖”任抒真說﹕“要你。”任太太說﹕“好吧﹐等會一空﹐我就去閣樓把日記本都拿下來。箱子上一定積滿了灰。”
            日記本的紙張已經發黃﹐但字跡還是很清楚。任太太就按照一年一本的年份順序看下去﹐把重要的段落摘錄下來。
 
五月二十七日   晴
結婚至今﹐月已三圓。這是我的第一本日記。我要好好地寫﹐把它保存起來﹐留作紀念。江郎待我真好﹐什麼事都依著我。結婚前﹐我一直在想﹐我應該選擇怎麼樣的一個男人﹐當然最好是兩情相悅﹐互有愛情。但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如果不得已而求其次﹐找個我愛的人﹐還是找個愛我的人﹖仔細想來﹐應該找個愛我的人﹐愛我的人才能待我好﹐而我愛的人卻未必會待我好﹐到時後悔莫及。現在江郎愛我﹐我也愛他﹐算是到了上乘境界。天之厚我可謂至矣﹐夫復何求。
第四年的一本日記裡﹕
 
三月五日                      陰
寒暑更迭﹐倏忽爐扇四換。江郎今天回來得特晚。他從來沒有這麼晚回來的。我一直等他回來才睡覺。我問他去了哪裡﹐他居然粗暴地對我說﹐跟朋友去宵夜了。江郎從來沒有什麼朋友。他一心都在餐館上﹐當然除了關心我以外。現在居然交起朋友來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狐朋狗友。我第一次跟他吵架。他也第一次還嘴。真是意想不到。人為什麼會變﹖
 
三月十六日                   雨
江郎不像姐夫有武功﹐而且力氣也不怎麼大。平時搬動一張紅木桌子總要我和他兩人抬﹐今天他一個人輕輕鬆鬆就把那張紅木桌子搬動了。也不知他最近力氣怎麼會變得這麼大。他最近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裡。有一次很晚回家﹐我聞到他的襯衫上有香水味﹐不知跟哪個女人在一起。我責問他﹐他居然說照顧我的身體。我的身體現在是比以前差多了﹐連做愛的精神也打不起來。一動就心裡發慌。我不知該怎麼辦。
 
四月二日                      陰
他現在變得越來越不安分守己﹐餐館也不好好經營﹐說是用了個經理在管﹐還說要做旁的生意﹐要我拿錢出來投資。男人當然要有事業﹐能發展事業當然是好的。我就把父母的遺產給他一半﹐讓他去做個功成名就的男人。
 
七月十二日                   雨
這些日子來﹐也不見他開過一家新店﹐真不知他把資金投到哪裡去了。我問問他﹐他說不用我操心。以前他什麼事都跟我商量的。我們吵架的次數越來越多。我姐姐和姐夫也對他越來越不滿意﹐而且勸過他好幾次他都不聽。
 
九月二十五日   晴
我自己覺得身體越來越不好﹐發心臟病的次數也頻繁起來。江郎只有一點對我還和以前一樣好﹐就是要親自給我吃藥。但不知為什麼﹐越吃藥身體越壞。
 
十二月八日                   晴
我自己知道不久人世了。我現在連寫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停止寫日記﹐等以後好點再寫﹐如果我還能好一點的話。
 
這是最後的一頁﹐也可以看作絕筆。在那一段時期裡﹐狄翠雲幾乎每天去看妹妹﹐就是沒話講﹐也坐在邊上陪她。她也知道妹妹的日子越來越少了﹐能多聚一天是一天。現在看了日記﹐回想起來﹐還忍不住涕淚滂沱。她把摘錄下來的這幾段﹐讓任抒真也看了﹐問他看出什麼問題嗎。任抒真搖搖頭說﹕“我不是個會用腦筋的人。要不要給我把兄的女兒看看。她是個大偵探﹐一定會有所發現的。”於是夫妻倆就開車去唐鍔君家﹐寒喧一陣後﹐把這次來的事由說一下。唐鍔君要他們把日記的摘要留下﹐他會交給女兒看的﹐並堅留他們吃過晚飯再回去。唐碧君很晚回家﹐客人早就走了。他爸還在等她回來﹐告訴她任抒真夫婦來過﹐並把那些日記摘要給她看。唐碧君看完上面的幾則日記﹐覺得現在她可以把所有的環節都串連起來了﹐現在她所有的疑問都獲得了解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04: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三回  真相大白

現在到了與黑豹黨決戰的時候。為了使迅雷不及掩耳﹐他們第二天一早就對黑豹黨老大的住宅發動進攻。仇曼麗的示蹤器還在老方位上。這說明黑豹黨對昨晚他們的攻擊還沒有反應過來﹐至少還沒有新的行動計劃。現在正好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唐碧君的車子領頭﹐金婉英和她養女們的車隊跟上﹐張劍森的人馬殿後。不久到了舊城郊外一幢豪華大花園洋房大鐵門前。唐碧君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她派三十個金婉英的養女﹐帶上火器﹐去埋伏在花園四周﹐封鎖各個進出要道﹐不讓裡面的人逃掉。隨後她把車開到門前﹐用微型火箭轟開鐵門﹐往裡衝去﹐繞到屋子後面。每天此時﹐正是黑豹黨老大帶了徒弟手下﹐在屋後練武場上練功的時候。唐碧君等人下車後﹐來到練武場上﹐一看黑豹黨老大老二老三都在。唐碧君最開心的是看到安娥﹐站在老大的旁邊。她想起了栽贓陷害的事﹐到現在警察局的案底還沒銷﹐要抓住栽贓陷害犯才行。唐碧君看到安娥﹐笑著對她招招手說﹕“安娥女士﹐咱們好久沒有親近了﹐來吧﹐咱們說說體己話。”安娥對她尷尬地笑笑﹐搖搖頭。唐碧君轉過臉來對黑豹黨老大說﹕“張阿狗先生﹐你好。”那黑豹黨老大聽到這個名字一愣﹐馬上說﹕“誰是張阿狗﹖我不認識。”他故意轉過臉來問老二﹕“你叫張阿狗嗎﹖”老二搖搖頭。他又問老三說﹕“你叫張阿狗嗎﹖”老三也搖搖頭。他們不知道老大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他對唐碧君說﹕“我們這裡沒有人叫張阿狗。如果你要找張阿狗﹐你找錯了地方。”唐碧君拍了兩下手﹐對黑豹黨老大說﹕“精彩表演。你的演技可以獲得奧斯卡金像獎。不然的話﹐怎麼能蒙蔽人們這麼多年。你在少林寺學武時﹐就叫張阿狗。這是知客僧親口告訴我的。我還到過你出生的村裡。你父母在你剛滿周歲時﹐得傳染病死亡﹐你被同村張家領養﹐取名張阿狗。後來那張家自己生了幾個小孩﹐就不再喜歡你﹐把你送到少林寺去﹐你不肯做和尚﹐就派你掃地打雜﹐你偷學武功。十年後﹐你長大了﹐就偷下山來。”黑豹黨老大也拍拍手說﹕“唐女士有講故事的天才。老夫今天無事﹐正好聽聽。”唐碧君接下去說﹕“你一向不肯安分守己﹐就組織了個黑豹黨。這位就是你原先在黨內的第三把手張學朋﹐現在改名張劍森。”她指了下站在她身後的張劍森。她再說下去﹕“黑豹黨那時的第二把手叫姜永﹐現在改名為仇建英。他們改名的改名﹐整容的整容﹐就是為了怕你報復。結果仇建英還是讓你派人殺了。我在他辦公室裡找到一隻非常特殊的鐘﹐就是致他命的凶器。這位就是他的遺孤﹐金婉英女士。”她指一下身後另一側的金婉英﹐接著說下去﹕“你連他的手下人也不放過﹐一個個被你派人暗殺。你之所以還沒殺死張劍英﹐是因為你要他手裡的一張藏寶圖。這張藏寶圖是他從海盜身上偷來的。這次已經給我中途截獲﹐還給了現在的海盜首領田桂芬。”黑豹黨老大說﹕“我的好事都讓你這丫頭破壞了。我跟你沒完。”唐碧君說﹕“等會我們是要算總賬。你別急﹐我的話還沒說完。你有個孌生兄弟﹐在你被張家領養的同時﹐他被江家領養了。江家乃小康之家﹐後來搬到城裡去住。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碰到你的孌生兄弟﹐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殺害你的孌生兄弟﹐並且頂了他的名字﹐江偉英﹐一直用到現在。不過我讀過他太太的日記﹐說明她丈夫完全變成另一個人。這只能表示這人已經不是原來的江偉英了﹐已經掉包了﹐而且原來的江偉英沒有武功的﹐而現在的江偉英董事長武功這麼好。要掉包得外形完全一樣﹐能騙過妻子﹐只能是孌生兄弟。我到你長大的村裡訪問過﹐才使我確定你頂替了你的孌生兄弟。為了確保你這假貨不被人發現﹐你肯定殺害了孌生兄弟。你還裝模作樣﹐要我幫你去尋找失蹤多年的第二個太太。現在我分析﹐你第二個太太一定發現你什麼秘密﹐被你殺死滅口了。對不對﹖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黑豹黨老大說﹕“我們現在不是用說話來解決問題。”說著﹐他拍拍手叫道﹕“來人哪﹐把他們押出來。”只聽得二樓陽台上有人接口說﹕“不用了﹐我們在這兒。”大家抬頭一看﹐只見張繼中仇曼麗站在陽台上﹐第三任江太太站在他們後面﹐還有一個中年婦女站在旁邊。這是江太太新僱的女佣人李媽。江太太一直對丈夫的所作所為不以為然﹐而且她是被迫離開自己心愛的男子而嫁給他的。今天這麼多的人找上門來﹐所謂善者不來﹐來者不善﹐江太太預感到江先生的大勢已去﹐忙與李媽商量怎麼辦。李媽說﹕“你要好好保存自己和肚子裡的孩子。”江太太說﹕“如果來的人不能容我呢﹖而且他們還可能要斬草除根﹐不讓我和孩子活下去。”李媽說﹕“現在地下室關著他們的兩個人質。我們去把人質放出來﹐他們一定會放過你的。”所以她們兩人去到地下室。外面一間裡有個監視的人坐在那裡﹐也是江先生的親信。江太太問他要鑰匙開門﹐他說沒有江先生的命令﹐誰都不能開。李媽隨手拿起旁邊一根棍子﹐在他後腦上打了一下。他就跌倒在地。李媽從他身邊拿出鑰匙來﹐打開地下室的門﹐把兩個人質放出來﹐帶到樓上江太太房裡﹐叫他們待在那裡不要亂走。他們的穴道被封﹐武功盡失﹐當然不能到處亂走﹐免得被人發現又關進去。但張繼中一股勁地說“暴斃吧﹗”江太太和李媽站在陽台上聽下面的人說些什麼﹐所以都知道了。到了差不多的時候﹐江太太知道丈夫要攤牌了﹐要把兩個人質押出來脅逼對方﹐忙叫張繼中仇曼麗兩人站到陽台上來﹐自己和李媽退後兩步。
            金婉英看到女兒在陽台上﹐似乎沒有受到威脅﹐忙招手要她跳下來。仇曼麗說﹕“媽﹐我們的穴道給他們封住了﹐不能跳下來。”李媽忽然用手往兩人身上一拍﹐兩人覺得身上氣機暢通起來﹐武功已恢復了﹐忙一起跳下來。仇曼麗投入母親懷裡。張繼中站到父親身邊。嘴裡還嘀咕一聲“暴斃吧﹗”正當此時﹐屋角那邊轉出三個人來。唐碧君橫眼一看﹐原來是海盜首領田桂芬和她兩個手下。唐碧君出發前打電話給田桂芬﹐說現在要去打黑豹了﹐她要來就來﹐不來也可以。像田桂芬這樣的人﹐能錯過打打殺殺的熱鬧場面嗎﹖她站到了唐碧君邊上﹐突然抬頭一看陽台﹐大聲叫道﹕“媽﹐你怎麼會在這裡﹖”這時﹐李媽對她招招手﹐托地跳了下來。原來她就是被認為失蹤的原海盜首領鄭玉蓮。她那天逃上山林﹐就計劃要潛伏下來﹐暗查黑豹黨。她通過各種蛛絲馬跡﹐就懷疑江偉英是黑豹黨老大﹐為了混進江偉英家﹐她只能假扮佣人﹐到職業介紹所去登記。當時職業介紹所要介紹她去另外兩個地方﹐她不要去。後來江太太來電話要人﹐她賄賂了那個工作人員﹐把她介紹去。她進了江家﹐一直在暗中收集江偉英的資料﹐要確定江偉英是不是黑豹黨老大﹐如果他是黑豹黨老大﹐她就要殺死他為爸報仇。現在她在陽台上聽得一清二楚﹐就是女兒不來﹐她也要跳下來的。江太太在李媽跳下去後﹐就回到她自己房裡。她不想知道這次打鬥的結果。無論什麼結果﹐她都不會高興的。
            鄭玉蓮站在江偉英﹐應該說張阿狗﹐對面說﹕“你在二十年前殺死我爸。父仇不共戴天。今天我們來清算這筆血債。”這時﹐金婉英踏上一步說﹕“這位女士﹐我跟他有殺夫之仇﹐能不能讓我先來跟他決鬥﹖”鄭玉蓮說﹕“這位太太﹐很抱歉﹐父在夫先﹐殺父之仇大於殺夫之仇﹐應該我先來與他決鬥。如果我殺不了他﹐你再來。”江偉英﹐不﹐張阿狗﹐在旁邊一聽﹐氣炸了肺﹐她們似乎在爭殺他的權利﹐好像她們一定殺得了他﹐於是大喝一聲說﹕“你們不用爭﹐兩個人一起上吧。我從來就是以多為勝的。一生沒講過江湖規矩。”原來黑道有黑道的規矩﹐所謂盜亦有道﹐到了現代﹐黑道的規矩也逐漸被破壞了﹐黑道上的道德也逐漸淪喪﹐如果黑道上是有道德的話。鄭玉蓮想起他們三個打她一個的時候﹐就說﹕“好吧﹐我們一起上。”張劍森對老三侯耀武說﹕“我是舊老三﹐你是新老三。咱們倆來較量較量吧。”就作對兒打了起來。唐碧君對老二韓法真說﹕“我們昨天還沒打完﹐你怎麼一個人溜走了。好在今天又碰到你﹐我們繼續打吧。”韓法真經過昨天打的一架﹐知道唐碧君不好對付﹐本想換個對手﹐但對方已經叫了陣﹐不能不接﹐就打了起來。田桂芬站在邊上﹐看見安娥沒有對手﹐就說﹔“咱們來玩玩吧。”唐碧君叫道﹕“桂芬﹐這個女的要活捉。我有用。”聽上去像是在捉蟹捉魚捉雞捉鴨似的﹐弄死了吃口不好﹐要活的才好吃。那些手下人也都一對一﹐一對二或二對一地打起來。張繼中仇曼麗也加入戰團。
            安娥與田桂芬的武功差得實在太遠。田桂芬要把她活捉的話﹐可說是手到擒來﹐但一下子捉到她不好玩﹐捉到後就沒事可幹了﹐所以她就像貓玩耗子一樣﹐在安娥身上東抓一把﹐西擰一下﹐有時在她兩個大波霸上抓一抓﹐在她的肥臀上擰一把﹐再在她膈肢窩裡搔一記癢﹐弄得安娥哭笑不得﹐打又打不過人家﹐逃又逃不掉。最後安娥耍起無賴來﹐往地下一躺﹐兩手捶著胸﹐叫道﹕“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吧。”田桂芬停手看著她說﹕“你明知道我不能殺你﹐你偏叫我殺你﹐你這個人好壞。”安娥突然趁田桂芬旁顧之時﹐跳起來就逃。田桂芬一縱身﹐跳過安娥頭頂﹐攔在她前面。安娥轉身又逃﹐田桂芬又攔在她前面。安娥忙跪下叩頭﹐求道﹕“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吧。”田桂芬怕她又玩什麼花樣﹐就一指戳在她身上﹐先廢了她的武功﹐再點了她穴道﹐使她不能動。田桂芬再四面一覽﹐看有沒有什麼地方她可以幫忙的。那些手下人打得也很熱鬧﹐互有死傷。田桂芬想先把那些黑豹黨手下解決了吧﹐免得看著心煩。於是她就縱高竄低﹐專點那些黑豹黨人的穴道﹐廢去他們的武功。那些黑豹黨人正在大打出手之際﹐忽覺身上被人點了一下﹐突然像皮球泄氣一般﹐手腿上一點力量也發不出來﹐一個個被對方打倒在地﹐都被綁起來提到一邊。這邊的人手都停下來﹐站在一旁觀看。
            張劍森跟侯耀武功力相當﹐所以打得特別激烈。這是生死搏鬥﹐一不小心就會命喪黃泉。兩人短兵相接﹐手腳並用﹐就在一平方公尺範圍內撕打。有時候打跌在地﹐似乎再也爬不起來﹐但過一會兒﹐卻搖搖晃晃站起來再打。(電影電視連續劇裡就是這樣的。)最後侯耀武一記撩陰腿踢向張劍森褲襠裡﹐這跟點人死穴沒有什麼兩樣。張劍森左掌向他膝蓋上斫去。侯耀武來不及收回右腿﹐只好用右掌向張劍森前臂劈去。這兩個動作都像火光電閃般快。張劍森斫中對方膝蓋﹐把大小腿連接處的骨頭打折﹐膝蓋骨也粉碎﹐但同時侯耀武也劈中張劍森前臂﹐前臂也骨折了。侯耀武跌倒在地。張劍森用右手托住左臂﹐狼狽不堪。張繼中忙上來扶住老爸﹐嘴裡還說“暴斃吧﹗”現在場地上只有兩組五個人在打。張劍森估計不需要人幫忙了﹐就對田桂芬說﹕“請轉告唐女俠﹐想來沒事了﹐我受傷先離開。”於是在他兒子扶持下﹐帶著手下離去。田桂芬過去把侯耀武的功夫也廢了。
            韓法真昨天就打不過唐碧君﹐今天再打﹐心裡更膽怯。他完全用拼命的打法﹐雙掌交替發出一陣陣陰毒之氣。唐碧君也發出陣陣罡氣抵住。但韓法真的掌風每一次跟唐碧君的掌風相撞﹐他人都要退一步﹐最後到了場地邊上﹐身後有練武時用的兵器架擋住﹐他忙拿起樣兵器﹐也不管是什麼﹐往唐碧君頭上砸來。唐碧君見一根狼牙棒砸來﹐忙一側身避過。韓法真把狼牙棒舞成一片光影﹐向唐碧君衝來。唐碧君縱身躍上附近一棵樹頂。韓法真奮起全力一棒把樹打斷。斷樹倒下時﹐韓法真忙往後退。唐碧君躍離樹頂﹐下落時一腳踏在韓法真頭上。韓法真剛要舉狼牙棒往頭頂掃去﹐唐碧君已落到他身後不遠處站定。韓法真知道唐碧君如果要殺他的話﹐腳上一用勁﹐可以把他的頭壓進胸腔裡去。韓法真轉過身來看著唐碧君﹐只見唐碧君用手對他一指﹐發出一縷極細的指風。韓法真忙丟下狼牙棒﹐凝聚二十四成功力﹐發出一陣掌風。不料那縷指風像把利刃﹐穿透他的掌風﹐像潛艇劈開波浪前進一樣﹐擊中了他。韓法真突然覺得全身乏力﹐像海裡的水母上岸般癱在地上。他的全身功力盡失﹐感到掌上的毒氣在上侵﹐因為沒有功力在壓制。他忙爬起來﹐走到兵器架旁﹐用右手拿起一把刀﹐把自己的左手齊腕砍掉﹐隨後對唐碧君說﹕“求求唐女俠﹐把我的右手也砍掉吧﹐否則我就不能活。”唐碧君倒不能對這樣一個人下手。田桂芬在邊上看著﹐走過來用刀把韓法真的右手砍掉﹐還說﹕“救他的命要緊。”唐碧君忙點了他臂上的穴道﹐止住流血﹐再叫人去屋裡拿來急救箱﹐幫他包紮起來。
            再說黑豹黨老大江偉英﹐應該叫他張阿狗才對﹐向鄭玉蓮金婉英兩個人挑戰﹐真是自不量力。她們兩人之中的任何一人對付張阿狗足夠有餘。實際上她們兩人並不同時進攻。在一個人進招時﹐另一個人空在邊上。這個人停頓時﹐另一個人就補上。所以張阿狗雖然一時不至於落敗﹐但只有挨打的份﹐沒有還手的機會。等到其他人都被解決後﹐張阿狗已是累極了﹐就是不被打死﹐也會累死的。鄭玉蓮見時機已到﹐用南海派的一記絕招“玉女投梭”﹐以中指點在張阿狗的喉結上﹐把喉骨戳斷。張阿狗跌倒在地。金婉英踏上一步﹐起手點上張阿狗的死穴。張阿狗就成了一條死狗。
            鄭玉蓮和女兒田桂芬帶了手下回海島去。金婉英也帶上她的女兒和養女們離開這是非之地。現在她可以公開活動了﹐就繼續經營她的新昌公司。她女兒仇曼麗回美國波士頓去繼續她的學業﹐後來獲得哈佛大學的博士學位﹐再回來幫助她媽管理公司。金婉英的養女們都出來參加工作﹐有的找到對象結婚生子。張劍森接好了手骨﹐繼續經營萬隆公司﹐並聽從了唐碧君的勸告﹐放棄了黑道生涯。他兒子張繼中回到美國紐約﹐去找汪杏琴。他自己知道跟唐碧君無望﹐找個假唐碧君﹐也聊勝於無。他被綁架離開美國時﹐不能與汪杏琴告別﹐怕她怪他不辭而別﹐會另找對象﹐所以這裡事完後﹐馬上趕回紐約。一下飛機﹐他就乘出租車直接去找汪杏琴。汪杏琴雖然沒有新對象﹐但已決定從此不睬他。誰叫他不告而別。他好不容易橫解釋豎解釋﹐把所有的事情都和盤托出﹐讓汪杏琴覺得他確實是很誠懇的﹐才贏回了她的芳心。他一面心急慌張地解釋﹐一面不斷插入他的口頭禪“暴斃吧﹗”隨後他就學外國人的樣﹐買了一打紅玫瑰和一隻鑽戒﹐去向汪杏琴求婚。等汪杏琴答應了﹐張繼中就帶她回國結婚﹐隨後參與父親企業的管理。
            唐碧君又打電話給舊城警察局﹐讓他們來收拾殘局。她帶上安娥去新城警察局﹐讓安娥把陷害她的事錄一口供。這樣法院就判她無罪。邱大成了她爸的徒弟﹐從新練習唐家正宗武功﹐並且成為唐碧君的助手。唐碧君還是一個私家偵探。她的終身大事還是沒有著落﹐還是讓她媽為她擔心失望﹐怕她成個老姑娘。(想要跟唐碧君求婚的人﹐快請打電話768594〔十三點﹐是上海姑娘的口頭禪〕。)
            江太太繼承了中興公司﹐派人去找她從前的男朋友。那男朋友雖然已經結婚﹐但對太太的感情並不怎麼好﹐現在有原來的女朋友來找他﹐並且成了有錢的寡婦﹐他就要跟自己的妻子離婚﹐但被妻子大大地敲了一筆錢﹐終於跟江太太結了婚﹐婚後成為中興公司的總經理﹐學習管理企業。江太太生了個兒子﹐還姓江﹐算是紀念原來的江偉英。
 
           *                                   *                                   *
 
張阿狗在少林寺十年﹐雖然學得武藝﹐但過不慣清苦的生活﹐而且還要他打雜﹐所以在覺得自己的武藝足以行走江湖時﹐就不再要求上進﹐匆忙下山而去。他沒了管束﹐貪吃懶做﹐好逸惡勞的本性馬上暴露出來。他也不肯找個工作﹐只想走條終南捷徑﹐很快發財。快速發財的方法只有偷搶。於是他就開始做起沒本錢的買賣﹐成為樑上君子。說他沒本錢吧﹐他也有一點本錢﹐就是他的武功。沒有武功﹐要偷還真不容易。他專門光顧大戶人家。人都是爹娘生的﹐為什麼他們這麼有錢﹐而他自己卻是一文不名。憑什麼他們可以如此享受﹐而他卻要吃這般的苦。這太不公平了。如果上帝對人們如此不公平﹐他要用自己的力量來取得公平。
            他為了要知道怎樣才能破解警報系統﹐去一個專門為人家安裝警報系統的公司工作。如果他能一直工作下去﹐社會上倒少了一個壞人﹐但他竊賊之意不在工資。等他把這一行業的花樣都學會了﹐就不告而別。公司領導倒都很惋惜﹐少了這麼一個人才。他再去學如何開各種各樣的鎖。現在他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這個東風就是他要偷竊的對象。城裡城外﹐有錢人這麼多﹐東風隨時可以刮起來。他挑肥嫌瘦地找到對象﹐隨後就是偵察踏勘﹐等把門路摸熟了﹐再找一個風高月黑的晚上﹐潛入那戶人家﹐先把他們的警報系統關掉﹐再摸到書房或臥室裡﹐有人的話﹐就給點上睡穴﹐再打開保險箱﹐擄走金銀首飾錢貨財寶。他離開時﹐把一切都復原。第二天那家主人醒來﹐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異樣﹐直到打開保險箱才發覺失竊了﹐馬上報警。但張阿狗早就去了別的城市。中國有這麼大的地方﹐這麼多的城市﹐他決不在同一個地方或城市作第二次案﹐以保萬全。
            他迤邐南下﹐來到一個城裡﹐已是晚飯時分。他走進一家飯館﹐叫了許多菜﹐現在他身邊有錢了﹐可以擺一下闊。他不知道擺闊比闊都是暴發戶的作風。正經有教養的人家不興這一套﹐從不炫耀財富。有一位有錢的老太爺﹐穿著打補丁的褲子﹐坐在小食攤上吃東西。沒有人知道他有億萬身價。張阿狗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直到店裡要關門﹐才起身到賬台上去付賬。飯店老闆親自在賬台收款。張阿狗對老闆的臉一看﹐吃了一驚﹐還以為自己有分身術。這老闆跟他長得一模一樣。他付了錢﹐一路出來一路想﹐如果他能做那家店的老闆也不差。這樣他就得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接下來幾天﹐他就盯住那個老闆﹐看他家住哪裡﹐家裡還有些什麼人﹐原來只有一個太太﹐以及平時那老闆的生活和活動規律。等他認為對老闆的研究差不多了﹐就在老闆離店要回家的一個晚上﹐他躲在店後面停車場上的一棵大樹上﹐等老闆出來﹐鎖上店門﹐要上車時﹐他從樹上跳下來﹐點了那個老闆的死穴﹐隨後把屍體放進後車廂﹐他就把車開到城外一個小樹林裡。他把屍體拖出來﹐對換了衣服﹐撿了一大堆枯樹枝﹐把屍體架起來燒掉﹐把灰埋在地下。他不能冒這個險﹐讓人們發現這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屍體。他也從來沒想到過﹐他有個雙胞胎兄弟。他從駕駛執照上知道這個老闆叫江偉英。現在他就是江偉英。張阿狗死了﹐被火燒掉了。他很高興在一夜之間變成一家餐館的老闆﹐而且有了一個太太。但這麼一來﹐他回家當然比平時晚了。他儘量要掩飾自己﹐把自己裝得像江偉英一樣﹐但在太太眼裡﹐破綻很多。不過開始時﹐太太只以為他變了﹐還不知道是貍貓換了太子。那個假江偉英覺得太太對他保持假冒身份是個威脅﹐但又不能馬上殺死她。後來他知道太太有心臟病﹐就親自餵她吃藥。他問過醫生﹐心臟病人停止吃藥﹐心臟病會發展變壞。他就把維生素片換掉她的藥片。所以太太的心臟病日趨惡化﹐後來他給太太吃了對心臟有害的藥﹐才心臟病突發死亡。
            他現在成了逃出籠子的猴子﹐斷了韁繩的野馬﹐沒了管束﹐可以為所欲為。他召集了一批年青的地痞流氓﹐教他們武功﹐算是他的徒弟﹐再把偷來的珍寶變賣掉﹐飯店也賣掉﹐開始做黑道生意。他心狠手辣﹐經常黑吃黑。他奉行的是曹操的人生哲學﹕“寧可我負天下人﹐不使天下人負我。”所以他的財富積累得很快。他在郊外山上買了座大房子﹐開始招兵買馬﹐組成了一個團體叫黑豹黨。老二姜永﹐即後來的仇劍英﹐老三張學朋﹐即後來的張劍森﹐都給他招賢招來的。當時他手下雖然有些人﹐但勢力還是不大﹐所以在海盜的打擊之下﹐大部份實力都喪失了﹐不得不收山﹐以期東山再起。
            二十年後他又發跡起來﹐黑貨買賣做到國外。那個第二任太太的父親是印尼黑道頭頭﹐與他有黑貨交易來往。他看假江偉英時方壯年﹐大有可為﹐前途無量﹐就把小十幾歲的女兒許配給他。他當然好好把她供養起來﹐但年輕太太總愛撒嬌亂發脾氣﹐況且又是毒梟的女兒﹐家中寵養慣的。她經常衝假江偉英發脾氣﹐還要撒潑。假江偉英為了跟她爸做黑貨生意﹐對她一再忍讓。有一次﹐他太太簡直有點無理取鬧﹐並且一頭向他撞來﹐他一時氣憤﹐出手重了一點。一個有武功﹐一個沒武功。他一掌向她頭上拍去﹐想把她推開﹐不料這一掌把她顱骨擊碎﹐腦漿迸裂而死。他知道這一下禍闖大了﹐岳父問他要人怎麼辦﹖他又不能說暴病身亡。沒奈何﹐只能叫手下把屍體偷偷火化了﹐骨灰埋在花園一角的地下。他對外放出空氣﹐說太太失蹤了。他岳父還要跟他做生意﹐所以對女兒之死就不了了之﹐便宜了那個假江偉英。其實那次底下人只見到太太腦漿迸裂而死﹐其原因只聽假江偉英一個人所說。事實上﹐那位太太是他父親派來做經濟情報間諜的。她經常偷看假江偉英的材料﹐並且用電腦發給她父親。終於有一天給假江偉英發現了﹐把她一掌打死。現在他這些醜事都讓唐碧君多方調查﹐終於揭露出來﹐撕下了他偽善的面目﹐還以兇殘虛偽的真相。真金不怕火燒。假的終有一天會真相大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消息树

GMT-8, 2018-9-23 18:17 , Processed in 0.07147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